来自 国内 2021-09-06 16:19 的文章

易如歌 金鸡重啼,电影万岁


在23日晚落幕的第32届金鸡奖颁奖仪式上,由郭帆执导的科幻电影《流浪地球》斩获了当晚的“最佳故事片”大奖。它所击败的对手里,包括了同样备受期待的《我不是药神》《红海行动》《地久天长》等热门影片——今

在23日晚落幕的第32届金鸡奖颁奖仪式上,由郭帆执导的科幻电影《流浪地球》斩获了当晚的“最佳故事片”大奖。它所击败的对手里,包括了同样备受期待的《我不是药神》《红海行动》《地久天长》等热门影片——今年最佳故事片的角逐被很多人调侃是“神仙打架”,因此无论是谁捧杯,似乎总是叫人感到有些遗憾。

图片来源:融媒体中心X时尚芭莎

诚然,“遗憾”本就是很多颁奖季过后绕不开的一个话题,可金鸡奖的遗憾却常常有些无奈。由于此前数年里,金鸡奖都是两年一办,所以一些本该在当年得到表彰的优秀电影,只能放在来年和一些热度还在的影片同台竞技,正如此次《我不是药神》错失“最佳故事片”就被很多从业者称之为电影节的遗珠。

但这样的“遗憾”,在今年之后将成为历史、不再发生。

11月19日晚的第28届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开幕式上,中宣部部长黄坤明宣布,为了顺应中国电影快速发展的重要决策,原本两年评选一次的金鸡奖,从今年起将改为每年一次。几日后的某场论坛上,徐峥对此公开表示了支持:“一年一办,是因为量足够多了……华人导演得到金鸡奖,应该跟(美国人)得到奥斯卡是一样的,金鸡应该有这样的地位,因为华人电影具有这样的容量,我们也应该往那个高度上去追求。”

实际上,奖项评选规则的转变,仅仅是金鸡奖改变的一个侧写。在颁奖典礼开始前,毒眸(微信ID:youhaoxifilm)在本届金鸡奖的举办城市厦门感受到了这个老牌电影节在今年散发出来的新活力。

因为王俊凯、易烊千玺、周冬雨等年轻明星的加入,厦门机场成了粉丝们激动地迎接偶像到来的聚集地,而机场到达口也设置了电影节的签到台,为参与的嘉宾提供引导服务;在电影节主会场的天元酒店周边的餐馆里,附近写字楼上班来吃午饭的白领们都讨论起了即将到来的颁奖仪式;到了颁奖典礼当天,“金鸡奖颁奖典礼”“羡慕金鸡奖安检小姐姐”等话题、“邓超孙俪黄渤胡歌刘诗诗”等明星的名字,以及最佳女主角、最佳摄影等奖项的关键词都牢牢地占据着微博的热搜——多年以来第一次,金鸡奖在大众认知里占据着如此重要的位置。

热闹的热搜榜

除了表象,更重要的是内核的转变。在厦门的几天里,毒眸参与了多场论坛活动、采访了数位到访厦门的中国电影人,在这些交流中我们可以明显地感受到变化的发生:与过去截然不同的海报设计、文艺联合会和腾讯影业合办的“互联网之夜”、5G的市况转播……金鸡奖在力图变得更加“年轻”,在试图通过议程调整、美学风格转变、新技术引用等方式,和当代的文化思潮、受众喜好接轨。

38年前,作为中国电影创作新浪潮到来的开端,金鸡奖发出了它的初啼;38年来,因为电影创作语境、电影产业自身的变化,金鸡奖也曾陷入过迷茫甚至于短暂的“封闭”;38年后,当中国电影再次迎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时,38岁的中年金鸡主动转身,会是雄鸡重啼的开始吗?

金鸡初啼

“那些年里,我们看露天电影,遇上下大雨,好多人就举着伞站在那看完,一眼看过去人挤人的,也没见谁中途离开。”在厦门,一位资深影迷对毒眸回忆起她记忆里的八十年代时说道,“现在想想,那样壮观的场面在今天几乎不存在了。”

那是一个特殊的年代。

在经历过一个物质、精神都相对匮乏的年代后,中国民众对于电影的需求达到了以前所未有的高度。资料显示,1979年,中国电影市场创下全民平均观看电影28次、全国观众达293亿人次的空前纪录(点此阅读:主旋律影片大卖,因为年轻人更爱国?);而在1980-1984年间,全国平均电影产量仅为120部左右,但每年的观众总人次且在250亿左右,电影成为了人们生活娱乐的重要组成部分。

七八十年代农村看露天电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