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社会 2022-03-18 10:14 的文章

抱抱城对王兴舟散文的了解和认识

我对王兴舟本人及其作品都很熟悉,在这之前,也曾为他的作品写过评论,不是因为这一次参加他的作品研讨会才觉得他的散文写得不错,而是在这之前相当长的时间就认为,在当前散文创作的浩瀚大海中,兴舟同志的散文是有水平、有质量的,写得很用心,对自己有取法乎上的要求。

由于我还读过他以往的几本散文集,所以我的发言就不仅限于最新出版的这本集子。

首先,作为迄今还一直担任比较繁重的现职工作的业余作家,兴舟同志对散文(当然也不限于散文)的热爱是一贯之非同寻常的,不说是整个生命,也是生命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二三十年间,兴舟同志对散文写作锲而不舍,从未间断。既然要写就力求写好,在每一篇文章的选择上也是如此:一是熟悉这块生活,二是喜欢这个题材,三是集中力量倾情倾力写好这一篇,这三个要素构成了一篇哪怕是区区两三千字散文的坚实载体。

其次是他的语言文字。在我的印象中,他的文字介于清淡与浓烈之间,总的来说是比较干净的。他长于写真,有画面感和具象感,但不是那种着力去营造氛围,而似乎是信笔烘染所致。相对而言,他还是喜欢简洁,不该浪费笔墨时很“现代”,点到为止,绝不婆婆妈妈,唯恐读者不懂,啰唆个没完,有时不惜一步迈过而登堂入室,省却了多余的循规蹈矩。他不保守,更不盲目追逐新奇。正因为如此,他的散文风格比较适合很多人的口味。记得我几年前读过他的一本散文集,其中的篇章味道就不单调,有的近于天真纯情、蓓蕾初开,有的又文意老劲,如入深山老林,古意融融,不一而定。

由兴舟同志的散文联想到散文及至整个文学作品的技巧问题。以散文为例,几十年前就有所谓“形散而神不散”的高论,还有更具体的如“四规八法”之类。当然,也有对此不以为然的,最大的技巧仍是无技巧的说法。对此,兴舟同志都注意过,也思考过,却都没拘泥于何种圭臬,只是“择其善者而从之”,或者说是“择己认为善者而从之”,还是按照自己的选择和理解持之以恒地实践下去。对每个写作者而言,就像鞋是合脚还是挤脚,只有本人觉得合适才好走路,而且每个人的脚型和走路的习惯也都不完全一样。

所以,我的上述发言不是对他的鉴定,更确切地说是通过我对他写作散文的感受与了解做了一些不全面的介绍,与多数人的共识做粗浅的对照。(石 英)

原标题:对王兴舟散文的了解和认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