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科技 2022-05-01 10:56 的文章

金炫余 优酷迎来至暗时刻:“就算硬扛着,也得烧”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尹太白

来源:子弹财经(ID:wwwhygc)

“因经济问题需要配合警方调查取证。”

出乎所有人意料,2018年12月4日,原优酷总裁杨伟东以被警方带走调查的方式告别了他执掌两年的优酷。

在事情发生的前一周,杨伟东还在第六届网络视听大会上慷慨陈词,声称“要与时代日新月异的变化产生集体的共鸣”。然而短短几天后,属于他的优酷时代就彻底画上了句号。

杨伟东出事后,樊路远接下了“烂摊子”,并将办公室从阿里影业搬到了七公里外的望京优酷总部。

作为阿里最早的27位合伙人之一,樊路远身上带有浓重的“阿里味道”。虽然樊路远接手时的优酷早已不复往日风光,但他仍临危受命,其核心使命就是要帮助优酷“止血”,度过至暗时刻。

01

修罗战场

网络视频行业从来都是一个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修罗战场。在这个战场上,最可怕的不是烧钱如烧纸,而是缺乏造血能力。

“根据阿里巴巴2018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阿里巴巴当季收入1173亿元,其中大文娱业务贡献收入仅为65亿元,增幅刚刚20%,除了占比不足个零头,增幅也不如阿里其他业务。”

作为大文娱板块中的举足轻重的巨头板块,优酷的发展显然未能达到阿里集团的预期。

尴尬的是,除了营收微薄,优酷在与腾讯视频和爱奇艺的竞争中,也从早些年的行业第一跌落至头部梯队末尾甚至是行业第二梯队。

和腾讯视频、爱奇艺相比,优酷的发展历程更为曲折。

十年前,优酷面对土豆、酷6等竞争对手,古永锵打透了两个点:

一是斥巨资购买带宽,保证视频播放拥有足够的流畅性,提升用户观看体验。

二是大力发展UGC(User Generated Content),依靠互联网用户创造并上传内容,满足平台的多样性。

2012年8月,在缠斗多年后,优酷土豆宣布合并,至此,优酷便坐稳了网络视频行业的头把交椅,后来阿里巴巴和云锋基金又以12.2亿美元入股优酷,为优酷带来了不少的广告客户。

但优酷并未形成一家独大格局,腾讯视频和爱奇艺的崛起,代表着网络视频2.0时代的到来,此时版权的重要性上升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对于网络视频行业而言,烧钱是常态,而烧不起钱的往往都活不下去。

一部热播剧,如果没有版权就无法播放,长此以往,用户流失率将会持续升高。为了拿到热播剧的独家播放权,视频网站烧起钱来毫不手软,而这一行为,也直接导致版权价格水涨船高。

通过高价购买版权和独播权,用买来的视频吸引用户,获取流量,然后再通过贴上广告的方式赚钱,成为了网络视频行业最普遍的盈利模式,但广告主不会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面,广告投放会趋于分散,所以靠贴广告的方式获得盈利也只能保证不死,并不能保证吃饱,也根本无法将行业拉出亏损的深渊。

其实说白了,各大网络视频网站也只是把热播剧从电视上复制到网上而已,除了投入成本居高不下,更糟糕的是很难形成用户粘性,一旦没有了流量,那么靠贴广告赚钱的盈利模式也就无从谈起。

视频行业比拼的是差异化内容,哪个平台内容独具特色,用户就倾向于哪个平台。

爱奇艺首席内容官、专业内容业务群总裁王晓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自制剧既能控制成本,又能实现内容的独特性,差异化应该成为视频网站最重要的目标。

优酷和腾讯视频也认识到了这个问题,在同质化现象越来越严重的时候,自制剧显然是一条更能体现出核心竞争力的道路。

但腾讯视频背靠腾讯,爱奇艺有百度支撑,资金方面不成问题。被阿里收购前,优酷大部分时间都处于亏损状态,而现金流的枯竭,在很大程度上直接影响到了优酷自制剧的布局。

从2014年开始,优酷渐渐减少了热门内容的采购,希望通过缩小购买版权成本来实现盈利,但结果并非如其所愿,比如《中国好声音》第二季、第三季分别花落搜狐视频与腾讯视频,2014年世界杯的独家版权被央视握在手里,《爸爸去哪儿》、《康熙来了》等热门综艺节目的独家网络版权被爱奇艺砸钱买下,而《我是歌手》则被芒果TV独家垄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