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科技 2022-03-28 10:47 的文章

带着你的爱人到宁夏看风景 罗永浩与理想主义大逃亡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勿言语 编辑/杨一枝

来源:银杏财经(ID:threemornings)

2019年才刚刚冒了个头,创投圈的“鲨鱼”们就已经闻到了血腥味,齐刷刷地扎进电子烟市场。

多年前,罗永浩应邀到小米总部与雷军见面,二人见面后由于理念不和而分道扬镳。如今,小米在争霸天下的路上继续高歌猛进,锤子科技却已败下阵来,委身给头条。

锤子被收购后坚果OS浮出水面

你后悔当年这个决定吗?如果一定要罗永浩回答这个问题,答案也许会是他口中那句:在理想集团与利益集团的斗争中,最终,总是以理想集团获胜而告终的。

理想主义这条路上就算再难走也只能在发布会上落泪,绝不能公开提后悔二字。毕竟,罗永浩就该有罗永浩的体面。

在中国,摇滚乐也拥有与罗永浩身上相似的浓厚理想主义色彩。

上世纪九十年代一直被人们津津乐道的摇滚乐理想主义时代,以魔岩三杰(窦唯、张楚、何勇)为首的摇滚人曾一度把流行音乐挤到市场边缘。

清醒乐队的主唱沈黎晖是中国最大独立音乐公司摩登天空的老板,他给今年草莓音乐节定下的主题是“循环世界”。

罗永浩同他热爱的摇滚乐一样,对这个世界同样有很深的执念,自媒体吴主任不久前就发表了一篇《罗永浩曾经深刻地改变过这个世界》,这篇文章引得罗永浩本人在微博回复,自嘲是个失败的小丑。

吴主任的文章发表自然是有原因,《大败局》一书作者吴晓波在不久前出席一次活动中,提出了罗永浩的败局:1、梦太大,2、入错行。罗永浩这次控制了脾气,没有亲自下场,但却有很多人出来为他站台。

当然,“梦太大”和理想主义不是罗永浩一个人的专利。

北京迷笛音乐学院的校长张帆一直致力于,把旗下的迷笛音乐节打造成“乌托邦”。推出李诞、池子等脱口秀牌面的笑果文化CEO贺晓曦,也在努力的证明脱口秀能在中国市场大有可为。

这些颇具理想主义色彩的企业家,在直面这个五光十色的商海时,当真的有活路?挣扎、没落、徘徊、或许成功,这是理想主义者认真参与世界的故事。

天空中折腾的猪

灯光昏黄,模糊感十足的画面,几个人影从被故意拉慢的镜头中闪过,首先出现在观众视野里的是酒瓶,然后一个接一个的女人.....摄影机抖动得让人想吐,这部电影一开场就是浓浓的文艺片风。

此时画外音响起:我叫小马,30岁。我是一个摇滚乐手,未婚。

然而,这些画面都没有之前屏幕上闪现出的另一幕让人瞩目,编剧/导演:罗永浩。

罗永浩酷爱演讲,有次站在演讲台上,大肚腩撑着一身休闲的衣服,他背后是深蓝色调为主的屏幕,中间的logo是五角星包裹着一台摄影机,还有自己“老罗英语培训”的网址也印在了大屏幕上。

他开始信誓旦旦的吹起了牛:曾经为了拯救中国电影,他在2003年—2004年的时候在北京电影学院导演进修班进修过。

而这部微电影《幸福59厘米之小马》,就是他在2011年的产物。

关于拯救中国电影失败的原因,老罗自己深刻的分析过,闹腾不起来还是因为没钱,他不乐意在那些土豪面前开嘴炮,忽悠他们的钱去拍电影,也很难接受老头老太太的审查。

所以罗永浩的想法就是花自己的钱去拍,然后电影就不送审,国外上映,国内刻成无数小光碟,全都免费发放。

来自电影《幸福59厘米之小马》

按他这个说法,不当文青去做生意,大抵是为了实现“思想自由”。

“小马”这部电影虽然只在及格线水准,但在网络时代却有“火”的资本。并不是因为罗永浩以摇滚乐为主,暗藏很多社会现实;也不是因为罗永浩对爱情刻画的很美;更不会因为他刻意的去嘲讽中国制造的“山寨货”;只因在网络时代罗永浩这个人火起来后,电影里有他自己扇耳光的画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