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科技 2022-03-28 09:22 的文章

小爸爸里面的薛丽 最爱Uber的人受伤最深:那些早期投资者背后的故事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西昻翔

来源:Yourseeker(ID:yourseeker2018)

几乎所有大大小小的公司都有“顾问”这种神奇的存在。对创始人而言,双方交集包括但不限于:吃过饭、聊过天、给过经验和意见。

“顾问”大概分三类:爸爸型的专注于解决问题、改进方案(虽然多数时候都不对);妈妈型的不解答问题,而是反向提问;爷爷型的最有意思,你向他们提问题,他们给你讲故事~~

一路跌跌撞撞的Uber终于在近日上市,算是来到一个milestone。作为共享经济的代表产物,胜利宣言也被早期员工和众多投资人反复传颂。而错过盛宴的,终将留下遗憾。

因为对Uber颇感兴趣,我发现其四位早期投资者的背后故事挺有代表性(分别是 Mark Suster、First Round、Google Venture、Benchmark)。借此我们可以一窥,Uber成长为参天大树之前到底究竟多少艰难。

此外,文末附上Uber和Airbnb 关于业务可持续性的对比。

1

硅谷知名创投圈代表 Mark Suster 其实是 Travis 萌生融资想法后第一个遇到的人,他在 Twitter 上这样描述当时的“盛况”:

Travis pitchesUber(Uber cab) raising $1.5m at like a $4.5m pre. I scratched my head thinking “taxi lobbies will crush them” - @chrisfralic raises his hand on the spot and says “I’m in for $500k.” He’s retired now. I’m not.  #TrueStory

(Uber创始人 Travis 想以 450 万美元的投前估值融 150 万。我挠了挠头,"出租车司机不会让他们轻易摘果子",于是放弃了。而 Chrisfralic 当场举手,"我跟 50 万"。现在他可以退休了,但我不行。#真实且悲伤的故事)

然而命运的捉弄不只一次。尽管 Mark 拒绝,对方仍不肯放弃,他们随后邮件告知 Mark 自己生意的进展以及早期投资人有多靠谱。

深思熟虑两分钟之后,Mark 再次和上天砸下的礼物说再见。这一次他给出的理由是:我们之前看过,感觉这事儿做不大。

如果只有两次纠缠倒也算了。仅仅一周之后,Uber这方仍不甘心、继续发邮件希望深入聊聊。而 Mark 事太忙,选择第三次婉拒。

事不过三,至此,Mark和Uber终是无缘。

2

时间来到一年之后的 2010 年,此时Uber发现钱根本不够烧,打算融多一点,于是两位创始人Travis和 Garrett Camp准备找些机构领投。

恰好,2006年First Round曾投过一家Garrett Camp的公司(该公司随后被 eBay 收购),对方发现他又在搞新玩意儿(UbeCab,早期的Uber)。出于信任,于2010年春,发来一封邮件:

First Round合伙人简单问了句:聊聊?我们投一点?

在和Uber团队见面并了解更多测试版进展后,First Round合伙人自己也打车体验了一下。当时Uber在旧金山的供给还只有几十辆黑色汽车,但他发现,这东西真的不错。

在后来 First Round团队复盘的过程中,他们一致决定该投。当时的投票记录如下(1-2 表示不投,4-5 表示必须投资):

不少人之所以打 4 分,是因为担心市场不够大。他们当时看来,付 1.5 甚至 2 倍于出租车的价格去打黑色轿车,似乎只适合高端出行,这真的能抢走出租车的一部分市场吗?存疑。但不管怎么说,产品不错,可以投。

领投种子轮后,双方合作变得更加紧密。

3

如果按照时间顺序,我们接下来应该讲A轮投资者Benchmark与Uber的爱恨纠葛。但需要先跳跃一下,来看 C 轮领投方 Google Venture 是怎么看待Uber这盘生意的。

其主导者 MG Siegler 早在 2010 年(当时Uber被人举报非法营运)写过这样一篇文章(请注意,GV 于 2013 年中领投UberC 轮):

像硅谷的大多数人一样,我对Uber cab停止运营这事非常感兴趣。我的第一反应是,“啊哦,看来他们惨了”。但很快我转变了想法:这可能是发生在年轻创业公司身上最好的事了。

似乎很难理解。我们来简单理一理:

首先,当然没人喜欢法律诉讼的威胁,但这种举报恰恰是对Uber cab想要做的事情的一种好的验证。如果旧金山管理当局根本不关心这家公司做了什么,或者Uber cab的服务本身很差劲,那么他们可能根本就不会被大家注意到。

但事实并非如此。显然大家都需要这种服务。在出租车行业看来,Uber cab是一种巨大威胁:

Uber cab的运营方式与出租车公司非常相似,但车辆无需出租车牌照。

Uber cab无需为营运车辆缴纳出租车保险。

Uber cab可能会威胁出租车调度员的工作。

而且根据当时的法律规定,美国城市的豪华轿车通常必须提前一小时电话预订,持有出租车牌照的出租车才能立即接送,但Uber cab可以立即响应。

所谓的“举报”换句话说就是:我们害怕这种新模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