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科技 2021-09-18 00:57 的文章

138ys 陈天桥亲笔撰文:自由意志是否存在

△陈天桥在高山大学“高山夜话”现场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陈天桥 编辑/朱珍

来源:高山大学(ID:gasadaxue)

陈天桥:盛大网络创始人。26岁白手起家,创立盛大,31岁公司上市,成为“中国最年轻的首富”。现专注于脑科学研究的公益事业。2016年末成立陈天桥雒芊芊脑科学研究院。

为什么我们必须了解大脑?

推动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是什么?我们中国人都知道,那就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但我们有没有考虑过,这种物质文化需求为什么日益增长,而不是⽇益减弱?

从历史上看,这种欲望或者担⼼失去的恐惧,如果处理不当,可以让好人犯罪,让国家发动战争,让动物灭绝,让冰川融化,让人类想要逃离地球。

所谓“理性”,从历史的长河中来看似乎并不是主⻆。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欲望以及担⼼失去的恐惧,都来⾃于我们的大脑,⽽我们一直没有打开过大脑这个黑盒子,来研究这种欲望和恐惧究竟来自于何方。

换句话说, 我们从来不了解大脑的真正的运行机制。

△我们对大脑可能一无所知,图自网络

我们能做到的就是不断通过调整输入大脑的信号(通过我们的感官)来谋求对输出(行为和决策)的控制,这些行为和决策导致的后果又通过感官反馈回大脑,形成一个循环。历史的发展从某个角度来看就是这样无数循环不断作用的结果。

在过去的几千年里,我们的科学和技术并不足以让我们了解到输入信息到输出决策的过程中,大脑是如何工作的?我们的记忆如何参与其中?我们的知识如何参与其中?我们情感如何参与其中?我们的关注点的变化(attention)又起到什么作用?当然还有所谓的人和动物的最大区别,有人称之为觉性(consciousness)或者自由意志(freewill)到底有没有?如果有,又是如何参与其中?

我们充满了猜测,但其实一无所知!所以虽然控制论在1945年才提出,但人类早就是实践控制论的一把好手,不断试错,不断调整,小心翼翼地取悦于大脑这个精密的机器。

当这种试错式的讨好积累到了一定阶段,越来越多弊病被堆积而且无法清除。到二十一世纪的现在,我们已经无法回避这个问题:大脑认知能力有没有局限,局限在哪里?指数级增长的信息不断涌入我们脑海会否达到以及突破大脑认知能力的边界?

△2015年全球抑郁症发病率及性别、年龄分布

事实上我们已经看到了前所未有的精神疾病的发病率。抑郁症、焦虑症随处可见,自杀率居高不下,忧郁症甚至已经超过了癌症和心血管病成为人类的第一杀手,我们还看到了大量老人失智,这些是不是和大脑认知处理能力局限有一定的关系?

我们花了90%的精力治愈了眉毛以下的毛病,连癌症都有可能被控制在慢性病的范畴中,为什么在大脑老化的问题上没有实质性突破?

如果人的寿命不断延长,而我们不了解大脑老化的机制,我们将面临前所未有的老年化挑战。根本问题是:我们不知道正常的大脑是如何运转的,我们⼜如何懂得修复成本来该有的样子?

同样, 通过试错来取悦大脑的粗放式的做法也发展到了瓶颈,这种试错的代价就是外部环境和资源的利用效率极低。全球变暖只是一个其中的例子,这种例子在历史上俯拾皆是。

当我们终于意识到用试错这种粗放式的方法来满足自己不断增长的需求并不可持续时,于是我们想让周围环境变得更智能。我们试图通过AI来实现这个能力,让周围的世界不但有眼睛,有耳朵,甚至还要有大脑。就像汽车,100多年前就能够跑得比人类快许多,但是无法缓解车祸、交通拥堵、环境污染等问题,新的世纪里,人们开始研究无人驾驶,希望给汽车赋予驾驶员一样的智能。但是如果我们不了解我们的大脑,我们如何赋能?很多人都认为AI将驱动第四次工业革命,但是AI的突破同样需要了解我们的大脑,只有这样,第四次工业革命不再仅仅局限于跨越式的增长,同时还是可持续性的增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