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科技 2021-08-09 09:07 的文章

纳豆 阿福 我是如何被淘集集拖垮的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淘集集危机波及商家及供货商

文/谭宵寒

来源:淘集集(ID:wujicaijing)

在社交电商平台淘集集上经营一家面膜店的义乌商人王军,10月11日前往上海淘集集总部,索要15万欠款。三天过去,他一无所获。

10月13日,他返回义乌家中,辗转反侧,凌晨4点多才朦胧睡去。他的生活本就严峻,两岁的女儿刚被检查出有自闭症倾向,淘集集欠款让他雪上加霜:起初就反对他做淘集集的妻子打算离婚。

在上海的那三天,王军碰到了很多跟他有同样遭遇的商家,有的已经将房子抵押给银行,有的是兄弟姐妹去银行贷款再借给自己维持运营,王军自己被拖欠的那15万货款中,也大部分来自于亲戚朋友和网贷,但他们现在都无法从淘集集索回分文。

淘集集给他们的选择是一份协议,要么签,要么继续等待。协议里写着:淘集集将出售公司资产给某大型集团公司,当收到支付的收购价款1个月内,向商家偿付债务金额的20%,剩余债务延期至公司估值达到20亿美元或上市时,由创始人张正平及其高管团队通过股权质押或转让股权的方式来偿还。

很多商家无法接受这样的协议。商家刘芳说,这份协议发出的那天,有商家要从淘集集总部26楼跳下来,后被拦下。“这份协议毫无诚意”,刘芳说,她最后一次从淘集集收回货款还是在今年8月。1天、1个月、2个月……淘集集的回款周期在不断拉长、拉长,去找客服咨询,等待她的永远是一句“财务正在处理”。到现在,她已经被拖欠了20多万,这里有她欠供应商的7万块。

她答应过供应商在中秋节前结清这笔钱,但淘集集一直拖着货款,导致她还不上。供应商打来的无数个电话,她不敢接,越不接,供应商越不信任她,说话也不客气了。“再不还,我就要叫别人来要了。”

近几月,社交电商平台淘集集接连被曝拖欠商家货款。淘集集一度被视作下沉明星,在2018年8月上线后,2个月,DAU破500万,6个月,用户量达到1亿。

接近淘集集的人士王路告诉字母榜,2018年底,公司员工数大概在300人左右,春节后公司提出要扩张到至少1000人,年中公司内部再传出新目标,将地推团队扩充到2000人。“年初,公司的发展还是蒸蒸日上的。”

但激进地挪用商家货款做用户补贴和大量市场投放以换取用户数据增长的淘集集,很快便难以维持运转了。王路说,8月便有供应商来到公司询问拖欠货款一事,但被内部压下来。不久后,公司办公室所在的26楼和27楼,分别配备了一名保安,检查进入办公区者是否为淘集集员工。9月初,公司还成立了专门的应急小组。

一位淘集集员工告诉字母榜,自9月底,公司楼下每天都聚集着来维权的商家,警车也不断,现在工资还能正常发放,业务运转也基本正常,但很多同事有些消极,在找下份工作了。据王路透露,有多位此前离职的员工尚未收到离职月应收工资。

15日凌晨3时,淘集集官方微博发出了一封署名为创始人张正平的道歉信(全文见文末)。“从2019年6月起,人生走了趟过山车”。据张正平叙述,6月初,公司启动B轮融资,投后8亿美金融资2亿美金,很快就拿到多个口头offer;7月,由于内外部一些因素,业绩增长受到极大影响,销售额出现停滞,而自己犯了极大的错误,将过多的时间花在了融资上,想通过融资款解决当前增长问题,延误了最黄金的自救期,策略上选择了继续亏损获取用户;9月,由于融资迟迟得不到确认,现金流下降,“9月25日有人煽动供应商集中上门挤兑货款”。

在道歉信中,张正平还特别指出,如果去法院只会有一种情况发生:淘集集无法继续经营下去,公司当前余款三到六个月后,平均落到大伙儿身上不足以抵扣1%的货款。“是的大家没看错我也没乱说,就是不足1%。”

昨晚,王军给字母榜发来消息——“今天系统显示有一笔钱可以提现,但是提现失败,现在这笔钱不在可提现余额里,也不在提现中余额里,就这么消失了。”而据他了解,今天被这样对待的商家,不止他一个。

淘集集方面今日向字母榜出示了一份“淘集集与供应商代表联合声明”,声明中提到淘集集主要经营模式由商家入驻模式,调整为合伙人自营模式,现在主要供应商转为淘集集股东合伙人。下方是淘集集代表张正平和广东、福建、浙江、湖北、安徽、河北在沪商家团代表的签名。“这算是尝试一种新模式。电商行业由自营,第三方入驻两种模式,再增加了合伙人模式。这样商户和平台的粘性就很强。”淘集集方面表示。

王军向字母榜表示,“我们一个2000人的商家群里都不知道这个浙江代表是谁。说好的有大型集团收购现在变成了商家债转股。”

王军已经不再信任淘集集了。

以下为淘集集商家王军自述:

真的绝望了。

我就是一个淘集集上的小卖家,从农村出来,学历也不高,以前我给人家开货车,老婆在厂里上班,夫妻俩一个月能赚1万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