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国内 2020-10-17 13:59 的文章

赤种杀机流于形式 大面积瞒报漏报 山东两市多地被国务院通报

关注焦点,反映民意。微信公众号山东头条news,由中新社山东分社主办。

近日,根据群众在国务院“互联网+督查”平台反映的问题线索,国办督查室派员赴河北、山东、河南等地进行了明察暗访,发现石家庄市、聊城市、淄博市、安阳市普遍存在违规在国省干道、农村公路及城区外环主要过境通道限高设卡、随意执法等问题,严重影响货车通行效率和道路交通安全。

现将有关情况通报如下:

一、部分地方在国省干道及农村公路上违规设立限高设施,迫使货车绕行逆行。

督查发现,石家庄市平山县违规在国道338设立限高杆,双方向限高不等,南向通道限高4.5米,北向通道限高2.4米,货车向北行驶进入县城均逆行穿过限高杆,造成重大安全隐患。淄博市桓台县在国道308违规设立3处高为3米的限高杆,临淄区在国道233、省道228违规设立4处高为2.8米的限高杆,聊城市莘县在省道247违规设立1处高为3.3米的限高杆,途经货车只能被迫绕行十余公里。

上述行为违反了《公路工程技术标准》中“一条公路应采用同一净高”“高速公路、一级公路、二级公路的净高应为5米;三级公路、四级公路的净高应为4.5米”等要求。

二、部分地方在城区道路及外环主要过境通道随意限高,阻断货车通行。

督查发现,石家庄市仅三环以内道路就建有限高杆222处,其中固定限高为2.8米的有103处,升降限高为2.8—5米的有113处,固定与升降组合限高有6处,城市公交车在部分路段需要紧擦着限高杆才能勉强通行。限高设施价格高昂,一套限高杆再配置相关控制设备造价多在30—50万元之间。

聊城市莘县东升路、滨河北路、鸿图街等路段设立了多个高度仅为3米的限高杆,且未科学合理设计绕行方案,影响货车正常通行。淄博市高青县在外环路上任意限高,其中位于北外环大张路口的限高杆由于损坏失修,形成道路北侧无限高、南侧有限高的情况,包括危化品运输车辆在内的大型货车从北侧逆行通过,存在较大安全隐患。

上述行为违反了《城市道路交通设施设计规范》中“城市道路原则上可设置限高架,但是不能造成二次事故”,《城市道路工程设计规范》中“货车行驶城市道路最小净高为4.5米”等规定。

三、部分地方乱设卡点随意执法,交通组织管理混乱。

督查发现,聊城市以应急减排为名,从2019年7月19日起违规在省道706聊城西外环北段、北外环西段设置4处限行卡点,对过境8吨以上重型柴油车禁行,现场由市公安局交巡警支队外雇的保安对来往车辆进行限行、劝返,检查卡点现场既无尾气检测设施,也无货车称重装置,“8吨以上”“过境重型柴油车”等规定仅由保安目测;对部分确需进出限行区域拉货送货的车辆,由保安扣留司机证件作为抵押凭证。

四、部分地方货车通行证办理难,抬高企业办事成本。

督查发现,淄博市临淄区部分区域禁行货车,个别路段的通行证不能网上办理,只能按交警部门作息时间线下办理。安阳市区柴油货车通行证办理需经过各县区攻坚办、市环保部门、市攻坚办、市公安局逐个审批,办理时间长,从几天到几十天不等。

上述行为违反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道路货运行业转型升级促进高质量发展的意见》中“进一步完善城市交通部门配送运力需求管理与公安交通管理部门车辆通行管控的联动机制,优化车辆通行管控”;公安部《关于进一步规范和优化城市配送车辆通行管理的通知》中“要简化通行证审批手续,简化流程、精简材料、压缩时限,高效办理配送车辆通行证”等要求。

五、部分地方限高限行限证,增加货运企业和货车司机不合理负担。

聊城市莘县作为蔬菜大县,在通行要道设有多处限高设施,致使大型货车只能穿行乡村小路,增加油费和人工成本,途经村庄、学校也存在较大安全隐患。安阳市多名司机受限行管控影响,货车运行只能改道或绕行安林高速,每车每趟往返需要多花500多元,总体利润下降30%左右。

六、部分市县限高限宽设施和检查卡点专项清理工作流于形式,出现大面积瞒报漏报现象。

2019年7月10日起,交通运输部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为期半年的公路限高限宽设施和检查卡点专项清理行动。督查发现,山东、河北、河南等地部分市县在专项清理工作中敷衍了事,工作走过场,整治不彻底,造成摸底排查和清理规范数据严重失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