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财经 2022-05-13 09:13 的文章

曼佗森面对新的通胀周期,我们准备好了吗

原标题:面对新的通胀周期,我们准备好了吗

  各国首先还是要保持自身的金融稳定性,“自家各扫门前雪”;建立区域的金融韧性,其中一个重要方式就是提升本币的使用量,减少新兴市场整体对主要储备货币的依赖性。

  ——————————

  “令我最为担心、晚上睡不着觉的主要就是发达国家的加息,以及产生的后果——在亚洲地区的资本流出问题。”4月22日上午,泰国央行行长塞塔普通过视频连线,在博鳌亚洲论坛2022年年会上如是说。

  塞塔普的担忧是有来头的。当美联储进入加息周期,新兴市场往往会面临多重压力。历史上,情况严重的时候引发了拉美债务危机、亚洲金融危机、土耳其货币危机。上一次在亚洲造成的后果便是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泰国货币当局被迫放弃固定汇率制,货币大幅贬值超过30%。

  新一轮的通货膨胀周期正在开启,全球经济该如何应对?各国央行该如何协调货币政策?我们做好准备了吗?

  “我们正处于新的通胀时代”

  2021年来,石油、天然气等大宗商品价格飞涨,食品价格攀升,多国房价走高,俄乌冲突进一步推高了粮食、能源产品的价格,通货膨胀风险威胁着全球经济和金融稳定。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和部分新兴经济体都已步入加息轨道。

  以美国为例。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最近暗示,可能在5月会议上加息0.5个百分点,并表示之后可能需要进行类似幅度的加息以降低通胀。而就在上个月,美联储刚刚决定将利率从接近零的水平上调25个基点。如果5月美联储再度加息,所创造的50个基点的加息幅度将会是2000年以来的首次。

  “我们正处于新的通胀时代。”国际清算银行总经理卡斯滕斯指出,过去一年来通胀上升成为一种全球现象,发达经济体的通胀更为显著,60%的发达经济体的通胀率已经超过了5%,过半数的新兴市场经济体的通胀率在7%之上。

  通胀攀升的原因何在?卡斯滕斯总结了三点:一是全球总需求强劲反弹,与以往危机后的经济复苏相比,新冠肺炎疫情后全球经济复苏更快,发达经济体尤其如此。二是需求更偏向于商品而非服务,尤其是需要接触顾客的服务业的需求恢复缓慢。三是面对快速反弹的需求,供应的反应迟钝,这体现在供应瓶颈、交货延误、运输成本上升和关键生产投入短缺等方面。

  “出于上述原因,我们不应指望通胀压力很快缓解。”卡斯滕斯指出,新的通胀推动力量已经出现。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由于供应枯竭,食品、石油和许多其他大宗商品价格飙升。他提醒“我们有理由保持警惕”,因为有迹象表明通胀预期正在失控。

  三十人小组董事会主席弗兰克尔认为,现在全球经济进入了一个新的通胀周期。如今全球经济面临的供应链、疫情等挑战都是过去的通胀周期所没有的,而且与过去不同,现在真正的问题在于金融市场,因为金融市场有溢出效应。

  弗兰克尔曾担任摩根大通、美林国际等商业银行的董事长,也曾担任以色列中央银行行长,对全球金融市场的风险外溢非常了解。他分析称,当通胀率很高时,会逐步转化成为价格,价格水平又转化为通胀预期,而通胀预期最后又转化成为通胀,通胀又转化成为金融市场和外汇市场的外溢效应。

  既要“自扫门前雪”,也要倡导多边合作

  因为通货膨胀治理不到位,导致金融问题全球性外溢,这类情况在历史上已经出现了多次。该如何防止此类情况再次出现?

  塞塔普认为,各国首先还是要保持自身的金融稳定性,“自家各扫门前雪”;其次是建立区域的金融韧性,其中一个重要方式就是提升本币的使用量,减少新兴市场整体对主要储备货币的依赖性。

  塞塔普以泰国举例称,泰国已更多地采取本币结算的框架,在泰国和马来西亚、泰国和印尼之间,本币的使用占比达到了63%。此外,还可促进区域的零售连接,泰国正在与新加坡建立第一个快速支付系统,包括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老挝、越南、柬埔寨在内的5个东盟国家也会加入,以便促进和提升本币的使用比例,从而提升区域的金融韧性。

  中国香港金融管理局总裁余伟文预测,当前美国通胀水平创下40年新高,美联储将会采取更加激进的紧缩措施。而美联储一旦加息,对亚洲市场的影响不知会在何时发生,但是对于亚洲的溢出效应一定会非常高。因此需要密切关注美联储加息对各个国家和地区自身的影响,尤其是对于房地产行业和整个金融系统的影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