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财经 2022-03-15 10:23 的文章

洪欣瑜政府一头热、民间一头冷,如何挺起职业教育的脊梁

原标题:政府一头热、民间一头冷,如何挺起职业教育的脊梁

  “‘大有可为’的职业教育,为什么‘想说爱你不容易’?原因在于,职业教育被长期污名化,被认为是‘失败者’的教育。”3月7日,全国政协委员、上海中华职教社常务副主任胡卫在“委员通道”上的一番话,引起不少共鸣。

  胡卫长期关注职业教育。他告诉科技日报记者,挺起职业教育的脊梁,当务之急在于破除体制障碍,破解政府一头热、民间一头冷的困境。

  分流被视为分层

  一个常被提起的词,叫“普职分流”。简单理解,就是中考之后,一部分学生去往普通高中,一部分学生去往中等职业学校。

  “但现在的普职分流,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分层’。”胡卫说,学生在中考后就被“分层”乃至“淘汰”到中职,令家长充满“普职分流恐慌”。这加剧了中考竞争,也影响义务教育阶段“双减”目标的落实。

  从现实层面来看,因为“分流”成了“分层”,好学生到了普通高中,差学生到了职校。职校的老师没有积极性,职校学生的家长也觉得脸上无光。

  数据显示,2017年中等职业教育招生582.43万人,2020年毕业生484.87万人,这意味着有近100万的中职学生没有顺利毕业。中职毕业后直接就业的学生也越来越少,多年来全国中职校毕业生升学比例在半数左右,一些地区甚至超过80%。

  全国人大代表、农工党中央委员、山西工商学院校长牛三平也表示,尽管国家下大力气实现高中阶段教育普职规模“大体相当”,但客观来说,目前部分中等职业学校现状不容乐观。“在我国,高中阶段并不是培养劳动技能的好时机。打基础、学文化才更利于孩子的可持续发展。” 牛三平说。

  他建议,将职业教育重心由中职教育延后至高等职业教育阶段(包括职业本科教育),让学生在大学教育阶段再进行教育分类,接受高职或者本科层次的职业教育。“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政策制定应当立足中国文化和国情,才能培养出大批高素质劳动者。”牛三平强调。

  需要横向和纵向的“融”“通”

  “分流”变成了“分层”,破题之道,在于“融”“通”。

  横向上的“融”,就是各级各类教育中,都应强化师资互聘、课程互享、学分互认等方面的普职衔接。普通中小学校可以把劳动教育和职业启蒙、生涯指导、创业教育等结合起来,着力培养学生的劳动观念和劳动技能。中等职业学校则要强化学科知识和核心素养培养,为学生全面发展夯实基础,并为高职教育输送符合要求的生源。

  胡卫还提出了试点综合高中的设想。在综合高中内,开设学术性与技能课程,实行学分制教学,由学生自主选择课程。

  纵向的“通”,就是要畅通职业教育的升学渠道。

  “要适时建立符合职教类型特点的新高考制度,突出能力和实操导向,更加重视过程评价和增值评价。同时,要推进普通高等院校技术技能类专业通过职教高考途径招生,以充分扩大受教育者的选择权。”胡卫说,“我认为普通高校甚至像清华这样的名校,技能技术类专业也可以通过职教高考来遴选学生。”

  2013年,教育部印发了《关于积极推进高等职业教育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山东、江苏等多地已经对“职教高考”进行了试点,取得了良好效果。此前,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司长陈子季表示,下一步要使“职教高考”成为高等职业教育招生,特别是职业本科学校招生的主渠道;要推动建立省级统筹、综合评价、多元录取的“职教高考”制度,改善学生通过普通高考“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情况,使“中高本”一体化培养模式基本形成。

  牛三平告诉科技日报记者,产教融合、校企合作是职业教育的基本办学模式,是办好职业教育的关键所在。他特别建议,要制定具体的支持政策,鼓励社会力量兴办高等职业教育,提升职业教育现代化水平和服务能力。

  具体来说,牛三平表示,可推动职业教育由政府举办为主向政府统筹管理、社会多元办学的格局转变,出台灵活有效的优惠政策,引导社会各界特别是行业企业积极支持职业教育。支持建设一批混合所有制、股份制办学改革试点,建立基于产权制度和利益共享机制的校企合作治理结构与运行机制,推动职业院校和行业企业形成命运共同体。

  (科技日报北京3月7日电)


(责编:赵竹青、陈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