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体育 2021-02-18 00:40 的文章

三毛猴子考演员飞扬“冰丝带”舞动“雪如意”

巍巍长城,苍龙盘桓。

天安门以北14公里,国家速滑馆“冰丝带”光影流转,22条玻璃“丝带”盈盈欲舞,光耀京城之夜;

雪国崇礼,山势绵绵,国家跳台滑雪中心“雪如意”傲视群峰,赛道沿山体飘摇直下,惊飞塞北的雪。

万事几近具备,只待奥运东风。长城内外,点燃冰雪激情!

再数365个日夜,度过一季春秋,且看四海宾朋会聚东方,共襄冬奥盛举!

翘首东方

桂华流瓦,冰轮转腾。

从2018年1月23日打下第一根桩,到三年后的1月22日首次制冰成功,北京冬奥会唯一新建冰上竞赛场馆“冰丝带”终于变成了想象中的模样。

甚至,比想象中还要梦幻——使用世界上最环保最先进的二氧化碳制冰技术,有望成为“最快的冰”;采用多功能全冰面设计,冬奥会后将成为以冰雪运动为核心的体育休闲综合体……

场馆外观“丝带”飞舞,那是速度滑冰运动员在冰面上风驰电掣时冰刀留下的轨迹。北京国家速滑馆经营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武晓南说:“我相信它未来能够成为人民群众对冬季美好生活向往的一个新标志。”

时光流转,北京城中还有许多地标式建筑在悄然改变着样貌。

没有了钢铁冶炼的热量,冬天的首钢群明湖开始封冻。从湖边升入半空、背靠三个巨大冷却塔的滑雪大跳台巍然耸立,形如敦煌飞天飘带,又像“水晶鞋”,百年钢铁“梦工厂”成为城市更新的典范。

“双奥场馆”是北京赛区的一大特色。“水立方”变身“冰立方”,国家体育馆、五棵松体育中心、首都体育馆均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遗产”基础上进行了改造,具备冬夏项目场地双向转换能力。

北国风光,山河壮丽;塞内塞外,藏冰卧雪。

延庆赛区小海陀山仍戴雪冠。国家高山滑雪中心赛道从山端直泻而下,11条缆车索道将场馆区域串联,山脚下的国家雪车雪橇中心宛若巨龙盘卧,冬奥村和山地新闻中心掩映于山林之间。

张家口赛区,一柄中国传统饰物“如意”嵌于林海雪原,古老东方文明的馨香从我国首座符合国际标准的跳台滑雪场里悠然沁出;国家越野滑雪中心、国家冬季两项中心、云顶滑雪公园四散分布,漫步廊道缀珠成串俨然“冰玉环”。

“跳台滑雪赛道本身就是一个很光滑、很流畅的S形曲线,你可以说它是一个飘带,更形象的表达就是我们中国文化元素中的‘如意’。”张家口赛区总设计师、清华大学建筑学院院长张利这样介绍“雪如意”的设计初衷。

去年底,北京冬奥会三大赛区12个竞赛场馆如期完工。钢筋水泥写实蓝图伟梦,背后是1000多个日夜的拼搏奋战,中外团队精诚合作;是无数项攻坚克难的专利设计,许多个“中国第一”“奥运首创”就此诞生;是生态修复、协同发展、赛后利用等多重考量,绿色、共享、开放、廉洁的办奥理念一以贯之。

纵然突如其来的疫情为世界罩上阴霾,冬奥人始终未曾停步。

“坚持疫情防控和冬奥筹办两手抓,创新工作方式,努力克服各种困难,做到了工作不断、力度不减、朝着既定目标稳步向前推进。”北京冬奥组委专职副主席、秘书长韩子荣如此说。

过去一年,冬奥组委通过视频会议与国际奥委会、国际残奥委会等保持紧密联系,线上征集奖牌、火炬和制服装备的视觉外观设计方案,发布了第一届冬奥优秀音乐作品、色彩系统和核心图形。市场开发成效突出,各层级赞助企业总数达到38家。赛会志愿者全球招募持续进行,报名人数超过百万。

岁末,冬奥吉祥物“冰墩墩”“雪容融”搭乘嫦娥五号九天揽月;冬奥体育图标踏着新年钟声问世,30个“小红人”于汉印方寸间舞动国潮风韵。

从场馆建设到形象设计,赛事筹办既体现了中国和世界的接轨与融合,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展示与创新。

千磨万击还坚劲,风雨过后见彩虹!

“不管面临什么样的压力,中国举办冬奥会的决心都坚定不移。”这份笃定被伦敦大学亚非学院中国问题专家曾锐生看在眼里。在北京获得举办权之初,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就说,冬奥会“交给了放心的人”。日前他再次为北京送上盛赞:“尽管受疫情影响,冬奥筹办工作进展十分顺利,这几乎就是奇迹。”

奇迹俯拾皆是。

上世纪初,中国人自主设计建造的第一条铁路即连通京张。百余年,换了人间,而今最高时速350公里的高铁将北京、延庆、张家口串连成线。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站在老京张线那段著名的“人”字形铁轨旁,仰望苍山,两侧崖壁上各有一段古长城遗址。那是中国张开的臂膀,向世界发出盛情邀约——诸事已备,诚邀欢聚!

冬梦生长

这是英雄的祖国,是我生长的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