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体育 2021-02-17 09:33 的文章

虐爱社区个人主页相约北京冬奥共赴冰雪盛会(北京冬奥会开幕倒计时一周年·特别报道)

  雪车运动员邵奕俊——

  滑行多一次,目标近一步

  本报记者 季 芳

  “北京冬奥会越来越近,我们要只争朝夕、拼尽全力,努力展现中国运动员风采,实现成绩突破。”雪车运动员邵奕俊道出了中国冰雪健儿的心声。

  在北京延庆,中国雪车队正紧锣密鼓进行训练。每一次推车、每一次滑行,队员都专注认真。2015年,中国第一支雪车队建立起来,有多年铅球训练基础的邵奕俊在那时进入队伍。最初接触这项运动,翻车是“家常便饭”。四人雪车比赛的最高时速约130公里,一次次翻车留下累累伤痕,这曾让邵奕俊感到彷徨,却从未使他和队友退却。

  近几年,中国雪车队不断迈出“第一步”:2017年,建队仅一年多就获得世锦赛参赛资格;2018年,中国雪车运动员首次亮相冬奥会赛场;2019年,中国队在世锦赛男子四人车项目上历史性地获得第十四名……

  一步一个脚印,一年一个台阶,中国雪车队经历了从无到有,正在实现由弱到强。顽强拼搏、奋勇争先、不惧困难,队员们展现的精神品质,也是中国冰雪健儿身上的共同标志。邵奕俊说:“祖国越来越强大,以前不敢想的事都实现了。虽然雪车项目起步晚,但我们会用拼搏和汗水,追逐梦想。”

 

  制冰师王博——

  愿这块冰面,助健儿夺冠

  本报记者 范佳元

  国家速滑馆“冰丝带”、首都体育馆等冰上项目场馆日前完成首次制冰。采用的二氧化碳跨临界直冷制冰技术,制冰速度快、冰面温度均匀、制冰效果良好。研发和制作这种冰面的,就是制冰师王博及其团队。

  王博进入冰雪产业有10年左右,主要从事室内冰雪场馆相关设备设施工作。“让新技术服务于冰雪运动,一直是我思考的问题。”二氧化碳跨临界直冷制冰技术,是当前冬季运动场馆最先进制冰技术之一,相比传统制冷系统,综合能耗可节约40%以上。王博相信,落实“绿色办奥”理念,这项技术是上佳选择。

  为此,王博和同事经历了数年的攻关:研究历届冬奥会的制冷系统,多次到国内外冰雪赛事现场交流调研,并与设计院、场地单位的专家反复进行论证。2018年,二氧化碳跨临界直冷制冰技术终于得到国际奥委会认证。

  “用二氧化碳制冷,冰面温度均匀性好,冰面温差在0.5摄氏度以内,优质的冰面能让运动员有更出色的发挥。”王博说。北京冬奥会将成为历史上首次大规模使用二氧化碳制冷剂的奥运会,他感到十分骄傲:“希望我们做的这块冰面能帮助运动健儿夺冠。”

 

  滑雪医生孙旭——

  练过硬本领,强医疗保障

  本报记者 李 洋

  高山滑雪是“勇敢者的运动”,运动员从山巅疾速而下,最快时速可达140公里,稍有闪失就可能发生严重损伤。2018年,北京积水潭医院、北京协和医院等十几家医院抽调72名医护人员,组建“中国冬奥滑雪医疗保障梦之队”。

  国际雪联规定,赛时一旦发生事故,医务工作者必须在4分钟内赶到现场,以最快速度完成对伤员的评估、急救和转运。时间短、赛道险,滑雪医生只能依靠脚下的滑雪板,“要把滑雪练到跟平时走路一样。”

  在极端条件下救治伤员可不轻松。为了提高滑行精度、缩短救援时间,队员们要重复一个个动作以形成肌肉记忆。心肺复苏、气管插管等平时胸有成竹的操作,在赛道上也遇到新的挑战:顶着严寒,趴跪着保持平衡,还要做出精确动作。日复一日背着15公斤的救援装备,在林间雪地训练,摔倒、受伤是常有的事。72名队员没一个人掉链子。

  “竞赛会有意外,但医疗保障工作绝不能有意外!外国人能做到的,中国滑雪医生一定能做得更好!”孙旭说。

 

  滑雪教练卢永帅——

  走进滑雪场,追寻冬奥梦

  本报记者 孙龙飞

  进入雪季,天南海北的游客来到河北崇礼各大滑雪场。滑雪教练卢永帅每天有一半时间要“泡”在滑雪场。

  卢永帅在崇礼长大。1996年,家乡第一家滑雪场塞北滑雪场开业,他跟着爷爷步行翻山,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上雪道,崭新的雪具、飞驰而过的滑雪者,让他大开眼界。20多年过去,如今的崇礼已经拥有7家大型滑雪场、169条雪道。卢永帅也成为一名专业滑雪教练,还考取滑雪培训和户外救援资格证书,在滑雪场找到自己的舞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