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社会 2022-04-19 10:58 的文章

帅哥爱上人妖我们的节日·清明丨春芽一捧百家尝

春芽一捧百家尝(我们的节日·清明)

□高粱秋

退休后的老婆爱上了挖野菜。每到清明前后,她便掂个小铲,背个挎包,手机里放着乡音袅袅的豫剧唱段,穿一双半旧不新的运动鞋,从洹河堤岸到郊外旷野,瞪着酸涩的老眼,风尘仆仆地四处寻觅,把那些鲜嫩的茵陈、开着灿烂小黄花的蒲公英、葱绿如韭的野蒜苗等一棵棵挖出来,塞成满满的一包,像打了胜仗的将军一样,兴致勃勃地带回家来。

进了家门,她来不及换鞋,顾不上洗脸,一面诉说田野里的风光趣闻,哪里的野菜最鲜嫩、最肥美,一面打开水龙头,对地上的一堆春芽又是摘拣又是淘洗,宝贝儿似地弄上老半天,任是你喊她吃饭也全然不顾。直到把那一堆春芽伺弄得光鲜亮丽,泛出孩童眼神般的光泽来,她才分门别类、小心翼翼地把它们用木板晾晒在阳台上,再欣赏几眼,随后得意地吃起已经凉了的饭菜。

对于我们这个半路出家的城市家庭而言,吃野菜并不是全家人的爱好,她做野菜的手艺也是乏善可陈,她乐此不疲地采挖是另有原因。每当把野菜淘洗晾晒干净后,她就会找来腾空的茶叶盒、超市包装袋等,把野菜分成若干份,让孩子们分发给自己的亲朋好友。她还把这些野菜分发给在健身、唱歌中结识的老姊妹,不厌其烦地给人家介绍这是什么野菜,食用价值和药用价值都是怎样,配上哪些食材口味更佳等。其实我知道,她在这方面的好多知识并不是小时候练就的童子功,也不是长大后发明的独门绝技,而是退休后从手机上学来的。

及至分到了野菜的人家把“野菜如何如何好吃,家里哪个大人、孩子吃得最多”等消息反馈回来,她更是全然忘记了挖、摘、淘洗野菜的辛劳,竟然高兴得手舞足蹈,脸上露出孩子一样的笑意来。

每当看到她沉浸在分享中的欢乐模样时,我眼前忽然就出现了小时候在农村老家母亲与邻居分享枣子的情景。那时候,老宅里有一棵双人合抱的枣树,树身倾斜,搭在西院二奶奶家的房顶上。也许是树老了,也许是肥水不足,麦子稍黄时满院浓郁的枣花香,可一到夏天就成了扑簌簌落满地的青涩枯枣,及至收枣的季节,秋阳下的红枣已是寥若晨星。

趁一个阳光尚好的午后,母亲会让我们兄弟几个拿上竹竿,上房顶的上房顶,爬树的爬树,把一颗颗枣子打下来,归集成多半竹篮的样子,然后倒在地上分成若干份,给左邻右舍送去。“生瓜梨枣拜天爷爷、地奶奶所赐,并没有说是谁家的。大家巴巴地望了一年,枣子熟了各人吃一口尝尝鲜。”怕我们兄弟有意见,母亲每年都把这句话重复说一次。尽管这样做的后果是每年春节蒸枣馍时,她都必须从内衣兜里抽出一张折皱的五毛钱到供销社买干枣,但依然乐此不疲。

一晃半个世纪过去了,步入老年的妻子越来越像她曾经的婆婆,同样把与人分享天然食物当成了烟火人生最大的快乐。当然,现在的城里人早已不再馋那些花钱就能买到的天南地北的奇珍异果,但她能想到用接地气的野菜作替代品,想来还是有几分创意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