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社会 2021-11-28 10:18 的文章

gujiaguo打造后“申遗”时代的宝藏之地|听单霁翔、高蒙河、张谨谈殷墟

打造后“申遗”时代的宝藏之地
——听单霁翔、高蒙河、张谨谈殷墟

安阳融媒记者 高学艳

今年是安阳殷墟“申遗”成功十五周年,又逢中国现代考古学百年华诞,10月18日,在三门峡市举办的第三届中国考古学大会上,全国“百年百大考古发现”终评结果揭晓,安阳殷墟榜上有名。由中国文物学会会长、故宫博物院原院长单霁翔担任文化向导的《万里走单骑——遗产里的中国》摄制组于10月17日至18日在我市拍摄殷墟特辑,同行的还有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教授高蒙河,北京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遗产保护与城乡发展研究中心副总工程师张谨。让我们一起来听听这些遗产保护大家是如何谈殷墟的。

单霁翔:

殷墟是中国考古界的一面旗帜,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文创产品要突出创意和实用

虽已是年过六旬的老人,但单霁翔却称自己是“少年”。他说,在有着3300年历史的殷墟面前,我们都是孩子,要始终抱着学习的心态。单霁翔先生曾在殷墟“申遗”过程中作了大量的工作,对其变迁有着深入的了解。他说,殷墟是中国考古界和考古机构进行的发掘次数最多、发掘时间最长、发掘面积最大的一处遗址,影响深远,在中国考古界是一面旗帜。

2003年,为了安阳殷墟“申遗”工作,单霁翔第一次来到这里,在整体保护规划的编写中,首先面对的是安钢集团作为一个工业企业,离殷墟遗址太近,需要进行一些拆除和整治;其次是墓葬深埋在地下,怎样才能很好地展示它们,以方便游客进行观赏?后来,我市对安钢集团部分厂区进行了拆除和环境整治,并在洹河附近建设了一个地下博物馆。

商代晚期的都城遗址是中国城市走向新时代非常典型的一个案例。夏代、商代早期,城市是封闭的、块状的,到了殷商时期,开始成为一个环状的、放射形的开放城市,这种城市格局对后世的影响非常大,特别是利用河流进行防洪和防御,给后代的都城建设提供了很好的借鉴。

殷墟的地下还埋藏着很多珍贵文物,那个时期使用的青铜器造型精美、制作精良,寄托着人们的理想和对国家、社会的期盼。今天,我们不但要很好地保护这些文物,让它们有尊严地得到展示,更要活化运用,让人们增强文化自信,感悟文物的现实意义。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的,要让收藏在博物馆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在这方面,殷墟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文创产品首先要突出“创意”两个字。其次要在创意里加入适合现实生活的内容,这样的内容要生动,要对年轻人有吸引力,对人们的现实生活有实用性。所以,文创工作者要深入考察和观察人们在现实生活中的需要。与此同时,我们还要深入挖掘殷墟地上和地下那些博大精深的百科全书式的文化资源,对它们进行深入研究,提炼出能够与现实生活对接的信息,以富有创意的形式表现出来。

高蒙河:

后“申遗”时代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挑战,也是一个机遇

学考古的、做考古的人,都把安阳作为考古学的圣地,因为安阳的考古经过了93年的一个历程,已经成为培养中国考古人才的摇篮。安阳作为历史文化名城,是我国最早被文献印证和记载的都城,有着特别突出的历史地位。殷墟是中国早期都城的一个典范,2006年“申遗”成功后,安阳进入了后“申遗”时代。那么,在后“申遗”时代,安阳以殷墟为代表的历史文化遗产怎样进一步得到更好地保护、利用和传承,这是我们面临的一个新任务,也是一个新机遇。在文旅时代这样一个背景下,如何让更多人了解殷墟,爱上殷墟,传承殷墟,这对专业工作者、对全体市民、对安阳政府来说,都是一个新的时代的呼应、时代的挑战、时代的机遇。

经过“申遗”这样一个历程之后,安阳的历史文化遗产特别是以殷墟为代表的遗产得到了很好的保护。今年是安阳殷墟“申遗”成功十五周年,我们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里,录制这样一档新型的、以文化加综艺为代表的节目,就是希望让更多年轻人喜欢上历史文化,让安阳殷墟的价值得到更广泛的弘扬。

张谨:

要让老百姓在遗产保护中受益,让年轻人找到创业机会

城市的规划和发展好,年轻人才会回归,一些好的城市业态才会得到建设和发展。所以,对于殷墟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规划,除了考古的事项,张谨考虑更多的是关于民生问题的设计。她说,要让老百姓从遗产保护中获得更好的收益,不仅是经济收益,也包括对家乡的自豪感和认同感等社会效益。在规划里,要让年轻人找到创业机会。比如,规划中有一个考古工厂,就是把豫北纱厂做成一个工业改造的项目,类似于文博产业园,植入文物的展览、修复和研学等形式,为年轻人提供更多的创业和就业机会。把一些有底蕴的乡村改造出来,变成民俗旅游村,增加村民的收入。同时,要把洹河变成一个水草丰美的沿河景观,把安钢濒洹河区域整治出来,把一些工业厂房改造成冶金式博物馆,为游客提供休闲、学习、研学、科普等多样化的旅游体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