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科技 2022-04-29 09:17 的文章

水华青阳 人造肉“概念股”荒诞史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孔如也

来源:偏见实验室(ID:ThePrejudice)

特朗普一条不怎么友善的推特,A股成了一片绿油油的麦田;纳斯达克一声钟响,大洋彼岸的中国人炒起了概念股。

看似不相干的两件事,发生在5月的第一个交易日,千股跌停的潮水中,双塔食品、哈高科、维维股份等多只个股涨停。

这几只个股在这一天,有了一个新名字:“人造肉概念股”。

相同的是,它们在大豆蛋白领域都有布局,双塔食品主营业务包括豆类蛋白,哈高科主营业务包括大豆深加工,维维股份就厉害了,它的主营业务中跟大豆有关系的,是豆奶粉。

这一天,A股只要是做大豆产业的,都叫人造肉。

人造肉概念股之泽,甚至还惠及了农业股的逆势走强,如宏辉果蔬、金健米业、农发种业、登海种业等也纷纷头上飘红。

有识之士指出,A股绿叶丛中开出的几簇人造肉概念股红花,源于5月2日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人造肉第一股”Beyond Meat,更振奋人心的是,第一天,Beyond Meat的股价直接暴涨163%。

自金融危机以来,美股IPO从未如此扬眉吐气过。

在马西兰西部家族农场的少年,徜徉于农间与家禽共处,让他产生了不吃家禽而生产肉类的想法,“我热爱清洁能源,并且始终被儿时‘为了吃肉就应该杀死动物吗?’这样的问题所困扰。”

这是擅长讲故事的Beyond Meat创始人兼CEO伊桑·布朗(Ethan Brown)在致股东信中提到自己经营人造肉的初衷。

2009年,Beyond Meat创立于美国的“创业圣地”加利福尼亚州。作为人造肉第一股的CEO,伊桑·布朗有着一个伟大的愿景:当人类纠结于吃肉或者不吃肉的时候,人造肉是解决这个问题的一个新方向。在他所表达的观点中,肉类饮食往往对人类健康、环境、自然资源和动物造成巨大的伤害,而吃肉这一行为也与癌症、心脏病和糖尿病等息息相关。

“为人类提供更好的食物解决方案。”

故事讲得好,话术又漂亮,资本市场的追逐,也从知名投资者的光环笼罩开始。包括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和好莱坞影星“小李子”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还有可口可乐CFO凯茜·沃勒以及麦当劳前任首席执行官唐·汤普森,都“看好”他的人造肉,他们都是Beyond Meat的投资人。

在媒体的渲染下,摆在经营人造肉的Beyond Meat面前的,是一条敞亮的星光大道。

招股书中有一句话能与这个观点相互佐证:93%的Beyond汉堡顾客在同一时期也会购买动物蛋白产品。

换句话说,Beyond Meat的用户,非素食主义者占了绝大多数。这句话在招股书中,就有了另一层炫耀的意味,连非素食主义者都青睐人造肉,可以想象市场份额了吧?

Beyond Meat的销售额增长迅猛,2015年时,其销售额还是880万美元,到了2017年,就跃升至了3260万美元,2018年,这个数字是8790万美元。

有心人发现,“成就”了人造肉第一股的比尔·盖茨并非只“钟情”于Beyond Meat,在投资Beyond Meat之外,比尔·盖茨还投资了另一家同样做人造肉的公司Impossible Burger。

在Impossible Burger的投资名单里,还有一个中国人很熟悉的人——李嘉诚。

人造肉,朝阳产业。

被看好的人造肉具有广泛的市场,与口感脱不了干系。《福布斯》报道中,2013年,比尔·盖茨尝了一种Beyond Meat的不含肉类的“鸡肉玉米饼”,当即便表示:“我被震惊了,这肉不仅看起来像鸡肉,闻起来、尝起来的感觉也与真正的鸡肉无异。”

完全能够以假乱真的人造肉上了餐桌,纽约市Hell’s Kitchen附近的Bare burger餐厅里售卖的Beyond Burger人造牛肉汉堡,让很多人不辨真假。

然而,鉴别它是人造肉很简单,普通的牛肉汉堡售价是11.99美元,而人造牛肉汉堡的售价为12.95美元,更贵。

一个不争的事实摆在眼前,和销售额的增长成正比,Beyond Meat的亏损也年年攀高。2016年时,Beyond Meat亏损超过2500万美元,2017年,亏损3040万美元,临上市的前一年,这家公司都入不敷出,2018年,这个数字比2017年小幅下降了50万美元,相较于连年来的巨额亏损,50万美元只是杯水车薪。

该公司管理层曾表示,在寻求扩大营收的同时,预计短期内不会实现盈利。

上市当日,他们的竞争对手Impossible Foods的首席财务官David Lee发了一条推特:恭喜Beyond Meat成功上市!我们拥有着共同的使命,相信大众市场已经为我们两个做好了准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