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科技 2021-11-28 10:01 的文章

拜仁惊现神预测 一个胎死腹中的电子烟创业梦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邓晓进  编辑/许伟

来源:锌刻度(ID:znkedu) 

1:如今电子烟的购买者以中青年群体为主,电子烟对他们来说是一种时尚。

2:在实体店或者电商平台的标价在100元左右一盒的烟弹,成本不到20元。

3:政策风向对电子烟行业影响很大,电子烟的禁令已在全球蔓延。

9月17日,罗永浩通过微博与FLOW划清了界限。对一个精明的商人来说,当电子烟的是是非非甚嚣尘上之时,要避免给自己挖坑儿。

但他始终还是小野科技的合伙人,电子烟也许寄托着他后半生的营生。于是,一周之后,罗永浩又引用了媒体一篇《纽约大学教授:电子烟将在未来十年拯救700万烟民生命》的文章中的一段文字,却没发表任何评论。

从电子烟行业品牌、销量双双崛起致使融资金额攀上数十亿元,到引发疾病、涉及毒品滥用、宣传虚假功能的争议致使全球禁烟令漫天纷飞,再到呼之欲出的电子烟国家强制标准……在电子烟行业摸爬滚打的人们,都如罗永浩一样透彻:2019年,电子烟虽然火得一塌糊涂,但也来到了生死关头。

1

电子烟会不会成为下一个“山寨机”

“为什么想做电子烟?”

“时代变了,选品越来越难。”

面对记者这个开门见山的问题,郎小龙(化名)的视线并没有改变,继续盯着因快速搅动而形成的咖啡旋涡,用勺子逆向在旋涡中划出波纹。

在深圳打拼了十多年的郎小龙很明白,那个靠一款山寨机就赚得盆满钵满的时代,走到了尽头。但在2018年下半年,看到电子烟在中国出现了品牌疯狂繁殖、资本热钱不断进入的盛况,郎小龙又在想:“电子烟会不会成为他生命里的下一个‘山寨机’……”

郎小龙,1997年毕业于国内一所知名的财经院校。由于家庭环境比较优越,因此,稳定的工作对于他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即便是当时在中国知名科技企业做到了高管。

2004年,郎小龙来到了深圳,因一次活动结识了在深圳华强北打拼的周运齐,两人一拍即合,决定在华强北做山寨手机生意。

郎小龙告诉记者,当时,两人决定先去华强北租一个柜台,“这个柜台一方面用于采购方与厂商联系,另一方面用于在市场前端了解需求再与后方的上游反馈。”

在当时热火朝天的华强北,租一个柜台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根本没有考虑的余地,价格和承租时间都是对方说了算,几分钟做决定,不然马上被抢走”。郎小龙看到这一情景更加确信,来到深圳是一个正确的抉择。

果断的决定没有辜负两个年轻人,两年之后,郎小龙和周运齐靠“串货”收获颇丰,于是他们成立了属于自己的手机代工厂。

郎小龙像打了胜仗的将军一样回忆当年,他们做的第一款手机就成了爆款,“屏幕够大、功能齐全、做工过得去”,在那个需求爆炸的年代,郎小龙仅凭屏幕大这个突破点就收获了超千万元的销售额。

2008年,郎小龙和周运齐在深圳山寨手机行业已经颇有名气,而将手机出口到海外,又成了一个吸金之路。在经营山寨机出口贸易的年头里,郎小龙也成为了成功的淘金者。

“用一夜暴富来形容准确不?”郎小龙笑了笑,“我只能说我很幸运。”用郎小龙的经历来说,2004年~2010年,应该是华强北最辉煌的时代,凭借深圳成熟的电子元器件产业链和摩托罗拉、诺基亚、三星、西门子、爱立信等国外手机品牌在中国的火热,山寨机以超高性价比的优势迅速崛起,出口到非洲、东南亚等地的山寨机市场供不应求。在挤满了淘金者的华强北,一夜暴富的确算不上神话。

但没有什么神话是可以持续不变的,2010年之后,随着小米、OPPO、华为等国产品牌手机的崛起,山寨机的国内外市场都在不断被蚕食,直到2018年初,在山寨机神话走向了最后时刻,郎小龙,拿着上千万元的资金,退出了曾经一手建立的公司。

在深圳这个风向异常敏锐的城市,像郎小龙一样逃离山寨机行业的不在少数,但这群人更快地进入到了电子烟行业,而从上一个项目抽身到在电子烟的上半场挖到第一桶金,有的仅仅只用了不到半年的时间。

2018年6月 ,电子烟行业曝出由源码资本领投、IDG跟投的RELX悦刻宣布完成首轮3800万元人民币融资。这给郎小龙决定进军电子烟打了一剂强心针。

2

难不倒的深圳,却有难以把控的迷思

44岁,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正是当打之年,转向一个新的风口,开启一段新的辉煌对于郎小龙来说不论是从资金还是从经验上来说都绰绰有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