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科技 2021-11-26 10:01 的文章

疯狂猜图eos 已经吃不起猪肉?另一场食肉主义大危机正在酝酿中

文章来源:环球科学

非洲猪瘟扩散以来,国内生猪供应量持续下滑,猪肉价格飙升,许多人已经高呼吃不起猪肉。但是,最新发表在《科学》上的研究指出,关于食用肉,还潜伏着一场更大的危机:抗生素滥用和抗生素抵抗现象已经威胁着全球肉类供应市场。如果不严加管控抗生素使用,超级耐药菌一旦出现,不仅会让我们吃不上肉,更可能会影响全人类的健康。

撰文丨杨心舟

8月以来,猪肉价格持续走高,短短一个多月,全国猪肉价格已经平均上升了18%。而纵观2019年,猪肉价格也是一路上扬,上涨幅度高达50%。根据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受到猪肉价格影响,8月居民消费物价指数已经同比上涨2.8%。

当然,今年猪肉价格激增很大程度上是肆虐全国的非洲猪瘟导致的。尽管这种疾病并不会传染给人类,但对猪群的生存造成毁灭性打击。一旦某一养猪场出现感染,整个养猪场的猪都需要被捕杀、焚烧、掩埋。自今年4月首例非洲猪瘟病例报告出现以来,全国生猪供应量持续下滑,这也是许多人直呼吃不起猪肉的原因。

随着昨日1万吨中央储备猪肉走向市场,猪肉价格在未来将逐步稳定下来。而攻克非洲猪瘟的研究工作也正加紧进行中,上周,中国农业科学院已经宣布非洲猪瘟疫苗即将进入临床试验阶段,这预示着非洲猪瘟终将会收敛至可控的范围内。到时猪肉价格会随之回落,我们也不会一直陷入吃肉难的窘境。

但是,非洲猪瘟并不是肉类市场面临的唯一挑战。我们的肉类供应链,正面临一场更大的危机。而造成这场危机的,就是我们习以为常的抗生素。

抗生素危机

抗生素的发现,将人类从细菌感染疾病的泥潭中解救了出来。不计其数的病人因抗生素而得救,延续了生命。

正因为见效快、疗效好,抗生素的使用已经过于泛滥,越来越多的研究已经对这一行为发出了警告。大量人类疾病中出现的抗生素抵抗、耐药菌株正让抗生素联合治疗失效,医院中也已有超级细菌出现。

抗生素杀灭细菌的过程,相当于人为介入,给细菌进行了一次自然选择。那些因基因突变获得抗性的菌株存活下来,开始扩大种群,并向周围的细菌转移抗性基因。目前,科学界认为抗生素抵抗之所以转移得如此之快,主要依赖接合和转导两种方式,这样可以让细菌快速交换抵抗基因。

图片来源:Science

不过,我们或许想不到,包括抗生素在内的抗菌剂有73%是用于家畜和家禽的,而正是这些动物一直在给人类供给肉源。绝大部分动物用的抗生素与人类是相同的,并且饲养动物中的抗生素使用量从本世纪开始就一直在升高,这一现象与我们对肉类的需求激增是离不开的。

从2000年至今,随着中低收入国家的经济水平不断提升,居民对肉类蛋白的需求大幅增加,非洲、亚洲和南美的需求分别增长了68%、64%和40%。以猪肉为例,中国目前饲养的家猪约占全球的一半,猪肉年产出量已经从上世纪60年代的150万吨,升至近些年的5400万吨。

中国产出着全世界一半以上的猪肉量

许多地区养殖场不断扩张,卫生管理却一直处于落后状态,为了保证动物不患病就只能增加抗生素的使用量。因此,在如此数量庞大且稳定的肉类供应链背后,是抗生素一直在保驾护航。

养殖动物出现抗生素抵抗

大规模的抗生素投入,保证了肉类从农场源源不断地走向餐桌,但是最新发表在《科学》上的研究指出,家畜养殖业已经开始大面积、高比例地出现抗菌剂抵抗现象(AMR),这意味着细菌、病毒、寄生虫和真菌正在对许多药物产生耐药性。

目前,全球仅有哥伦比亚一个国家会向大众公开动物中有关AMR的监控数据。可想而知,我们对抗生素抵抗状况几乎是完全不知情的。尽管世界卫生组织在2017年就已经提出减少在动物中使用抗生素的倡议,但至今仍然没有合理的结论来告诉我们,动物中AMR已经严重到什么程度了。而在那些缺乏严格管控的中低收入国家,抗生素在动物中的滥用更加严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