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科技 2021-11-25 09:08 的文章

经营巫毒餐厅 收敛的云栖,多面的达摩

宇多田

今年的云栖大会“收敛”了不少,这是我两天来瞎逛完的第一感觉。

当然,这不是说大会不火了。毕竟依然能把主论坛门票炒到2000块以上,是中国顶级科技盛会才有的待遇。

再譬如,新零售论坛依然火爆到限制入馆人数。因为晚到了一会儿,就不得不在门口排半小时队,才能获得在墙角跟一群工程师挤一挤凑合着听的权利。

耗时半小时,才进场

但是,与两年前云栖小镇涌入12万参观者,E馆F馆塞满各类企业展台,甚至主办方不得不在室外搭起一个个白色棚子才能安顿好各类公司的空前规模相比,今年的云栖“清减”了。

“的确缩了,非常明显,” 一位曾来过四次云栖大会,自称从事零售行业的大叔告诉我,前几年他打车隔很远就要下来徒步走进会场,因为“就两公里路,但你可能要在车里坐上半天”,

“但是今年路上一下子觉得空了不少。E馆F馆都撤了,外部公司的展台少了好多。”

另一位随公司第三年来云栖做技术展示的小姐姐表示,过去在这里租展位来秀肌肉的公司很多其实已经倒闭,这种变化很大程度上与大环境有关。

连出租车司机师傅都说今年清闲了不少

除了规模上的“收”,更明显的其实是技术落地姿态上的“敛”。

每年,云栖大会都会换一个主题,很多创造出来的新名词也会被阿里带火,即便本质含义并无太大差异。

阿里CEO张勇今年畅聊的“数字经济”,仍然可以被理解“数据+技术所创造的价值”——

让一个部门,一所企业,乃至一个行业的所有数据真正被各种技术驱动起来,并能够从需求端到生产端合理且自由地“流动”,进而让各个业务环节产生最大价值。

然而,与过去几届出现微妙差异的,是阿里业务执行端上的“侧重点”正在发生变化:

原来更倾向于猛闯各个行业深处的阿里,似乎开始吹响“守城之号”——夯实地基,垒高墙门,借藩国部分兵力获得交锋之机。

这就是所谓的“敛”。

本次,城市大脑、工业大脑并无太多新案例被展出,衢州与萧山等案例都曾在前年去年进行过重点介绍;斑马与车厂的合作也没有最新进展;新零售也不再被设为云栖的重点话题(尽管依然受参观者欢迎,此概念已深入人心)。

而另一方面,“更容易打通、采集到数据并发挥技术能力”的相关2B与2C业务被推到舞台中央。

在C展馆,尽管最显眼的仍然是“达摩院”的三字招牌,但是占地面积最大的阿里业务展台,都与“AIOT”(人工智能物联网)战略密切相关。

AIOT,简单理解,就是不仅能把所有设备连接起来,还能让各个设备变得更聪明——这显然符合让数据打通并流动起来的战略目标。

那么这里面就有两个关键要素,智能设备与连接方式。

智能音箱“天猫精灵”,可以被视为阿里这几年来大众知晓度最高,市场推广最猛的消费级硬件产品。

而这一次云栖,作为阿里AIOT业务导向下的重要设备端一环,它的地位也让人感受到有了进一步升级。

推出天猫精灵等消费级硬件产品的人工智能实验室展台是最显眼且最吸引人流的展台之一

不过,天猫精灵背后人工智能实验室(AI Labs)在去年推出的面向企业客户的“太空蛋”等服务机器人系列,虽然出现在展台,但并没有更新任何消息。

这两台服务机器人去年就已展出过,今年相关团队并未亮相

如果在展台转一圈你会发现,不仅仅是智能音箱,以语音助手形式进入汽车,包括前端接入(天猫精灵与宝马的合作),打包成智能座舱与后端车载智能硬件(阿里斑马),都是当下人工智能等技术更好进行商业落地的输出形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