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科技 2021-09-08 16:00 的文章

xoy1 繁荣与泡沫背后 AI独角兽的IPO“野望”

听新闻

新浪科技 杨雪梅 韩大鹏

市场都在等待一家真正的AI公司上市。

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中国诞生了14家估值达到或超过10亿美元的人工智能(AI)公司,总价值达到405亿美元。

如今,行业将目光聚焦在落地应用、AI技术进入商用阶段,而头部的公司不再只是融资,开始谋求上市。

这一年,商汤、依图、云从、寒武纪均传出过科创版上市传闻;云知声在7月初已经和中金公司签订了上市辅导协议,拟在科创板上市;同月,优必选完成招股说明书的主要编写。

有人说,AI公司已经聚焦在使用场景中,正解决实际问题;另有观点认为,多数公司对AI的理解过度泛化,还处于“盲人摸象”阶段……

一边是繁荣一边是泡沫,IPO是否是AI独角兽们的最优选择?进入2020年,AI公司的“上市潮”真将来临吗?

首股之争:急套现VS求发展?

今年8月25日,旷视科技向香港证券交易所提交了招股书,正式打响第一枪。同时,中国AI公司的生意经开始逐渐呈现在了外界面前。

外界认为,如果旷视此次赴港IPO,则是首家上市的完全以技术为核心的创业公司,即真正意义上的AI第一股。

为何大家如此期盼?这一问题的回应呈现出两派声音。

一派认为,目前AI公司缺乏落地应用,导致赚钱能力不足。

北京一AI公司高管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坦言,包括CV四小龙在内,其实运营收入压力都很大,“很多公司难以维持,资本是要看到回报的,所以大家都在等待第一股,口子一开,一些公司就会跟风上市,很多投资人就能套现”。

另一派则认为,上市将让更多的企业看到人工智能的前景。

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云从科技联合创始人姚志强提到,AI第一股上市之后的走向会代表的一部分人对AI行业的看法;另一方面也会带动更多的企业看到人工智能有更多的机会。

一直以来,大多以技术研发为核心的行业都面临烧钱的问题,AI更是如此。

以旷视为例,根据其招股书,在研发投入上,自2016年至2018年,三年期间,旷视此项开支接近9亿元。而2019年上半年研发开支达到4.68亿元,占公司上半年总收入49.4%。

面对如此巨大的资金投入需求,资本成了关键的推动力。这也是行业玩家们站上资本市场风口的原因之一。

姚志强认为,上市只是一个公司发展的阶段而不是目的,有利的地方在于可以有更多的资本去推动产业发展,但这同时也带来挑战,“在战略方向与业务开拓上需要更公开透明的沟通。”

值得注意的是,受大环境、行业发展等原因影响,AI领域的投资热度也在锐减。

根据IT桔子统计数据显示,AI投资热度在2019年Q2再创新低,仅完成30起融资,同比下降45.5%,融资总金额50亿元,不足去年四成,AI领域投融资逐渐恢复理性。

姚志强表示,在具体行业具体场景下,领先企业的领先优势会越来越明显,如果新进入的企业还是踏入同样或者类似的场景,那就可能很难获得资本的关注。“于资本、于技术、于赛道,当你领先,你就越来越领先。”

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也曾提到,如果说两年前人工智能投资还集中于底层技术投资,现如今投资人更关注创业团队对于场景的理解和把控能力。“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随着算法、大数据、芯片等技术的标准化程度越来越高,只有解决垂直行业痛点的公司,才有机会成为伟大的公司。”

泡沫之患:期望期VS失望期?

然而在成为伟大的公司之前,很多企业往往很难靠自身盈利能力捱过市场迭代。

据北京经信委白皮书的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5月,全球AI公司共4040家,但是拿到融资的仅有1237家,仅占总数的三成,且大部分都处于A轮阶段。

近一年半过后,这1237家AI创业公司又还剩多少?

住百家创始人张亨德曾揭示过互联网领域的投融资规律:“根据数据,创业公司中从A轮到B轮之间有60%多的公司会挂掉,B轮到C轮差不多接近70%的公司都挂掉了,A轮到C轮其实会死亡88%”。若以此计算,近千家AI创业公司可能已经“阵亡”。

对于“活下来”的企业而言,上市则意味着企业要经历一个去泡沫化的过程。

那么何谓泡沫?

“多数都是‘伪’”,另一位AI创业公司高管回答得直截了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