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科技 2021-08-22 09:56 的文章

女为妆狂 共享办公押宝未来模式与盈利是关键

原标题:共享办公押宝未来模式与盈利是关键

美国第二大独角兽、共享办公鼻祖WeWork上市遭遇波折,再次将“表面风光”的共享办公行业拉回到现实中。

乘着共享经济的东风,国内的共享办公行业在2017年前经历了一段高光时刻。进入2018年后,行业开始调整,共享办公企业进入并购重组阶段。在这期间,资金与经营问题一直笼罩在行业上空。今年初,国内几家共享办公企业相继调整管理层,陆续有玩家传出上市计划,行业似乎看到了方向。

但随着WeWork撤回招股书延迟上市,共享办公行业再次陷入焦虑与质疑声中。业绩亏损、模式单一成为外界的关注焦点,如今“泡沫”逐渐被挤出的共享办公行业还有故事可讲吗?共享办公行业未来如何调整?移动办公能否成为趋势?

  上市潮?氪空间做好“随时上市准备”

8月中旬,WeWork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招股书,计划筹资10亿美元。这个消息给已平静多时的共享办公行业打了一剂兴奋剂。然而,一盆冷水很快泼下来。当地时间9月30日,WeWork发声明称,将撤回招股说明书,推迟IPO计划。

WeWork为何要撤回招股书?10月15日,熟悉WeWork的业内人士薇薇(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触发该事件的原因有多方面,首先是目前全球经济环境的问题;其次,美国一二级市场对科技股,特别是独角兽公司的支持度在下降;第三,可能是投资者对于WeWork公司模式的忧虑,包括它是不是成功的商业模式。

有消息称,目前WeWork全球不增加新项目,中国区所有项目全部暂停,亚太区管理层也将调整。对此,薇薇说,“目前WeWork中国的会员正常办公,一些项目正常运行。不过,若与去年的发展速度相比,今年肯定会有所调整。”

今年以来,不少共享办公企业都放出了上市计划。年初就有消息称,优客工场欲今年在纳斯达克上市,估值有望达30亿美元。当时优客工场表示,不予置评。但有知情人士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优客工场)是在准备上市的,但是时间和地点还没有明确。”

国内另一家知名共享办公企业——氪空间的创始人兼董事长刘成城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因为WeWork是行业扛旗玩家,如果它上市进展顺利的话,对行业可能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但目前老大哥走得不太好,优客工场应该压力不小。现在这个时候,行业讲故事的机会没有了。”

刘成城认为,上市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企业估值确实比较高了,虽然可能还在亏损,但讲的是一个未来还能倍数增长的故事。它需要继续融资,以更广阔的未来前景做支撑,否则投资人肯定不会继续投资。“我理解WeWork和优客工场可能属于这一类情况。”

“另外一种是比较稳健的做法,用营收利润上市,相对来讲故事的成分要少一点,当然这个营收利润未来也得增长。”刘成城表示,“如果市场特别好,我认为企业都希望用第一种方式,但在目前市场情况下,我们要做好第二种准备。”

国庆前夕,36氪媒体业务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招股说明书,那么氪空间是否有上市时间表?刘成城告诉新京报记者,“我们要做好随时可以启动上市的准备。”

  盈利难题:扩张将亏损,不扩张丢市场

提交招股书后的短短一个半月里,业绩亏损的WeWork经历了投资者对公司估值,以及管理层生活作风的质疑。上市前,公司估值为420亿-470亿美元,然而公司巨亏现状,以及一系列负面消息,导致WeWork估值已在百亿美元徘徊。

2019年上半年,WeWork收入约为15亿美元,去年同期为7.6亿美元;净亏损达9亿美元,去年同期为7.2亿美元。2019年上半年,WeWork的总支出约为29亿美元,其中租金成本超过12亿美元,去年同期为6亿美元;报告期内,WeWork的代理费用、人员管理费用等也在持续上涨。

业内人士向新京报记者表示,WeWork前期融资时,利润情况还是不错,后来为保证融到钱,扩张速度有点过猛,导致利润锐减甚至亏损。薇薇告诉记者,“前期的扩张是行业形势所迫,如果不去扩张覆盖,那块区域就是对手的了,这也是行业玩家面临的现状。”

互联网观察家丁道师认为,共享办公本身盈利是没有问题的,哪怕撇开“共享”这两个字,就叫办公室出租,也不难盈利。只是过去几年行业快速扩张无序发展,导致不停烧钱,没有盈利。

共享办公企业要扩张,就要面对房租上涨、前期投入多、投资回报周期长、空置率高等问题。“最开始我们的好几个项目都是从二房东手里拿的房,其实利润空间就已经很小了。”思微共享办公创始人端木杨曾对媒体表示,临近租约到期或者是中途的时候,房东不愿意降价,甚至还会涨价,“这样的话这个账就算不过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