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科技 2021-06-26 16:11 的文章

齐楚燕赵皆降服 在线将改变 To B 的下一个十年_软件

“崔老师,光驱是什么?”

在一次给刚入职的小朋友做培训的时候,一个小朋友歪着头问我。

我突然一下意识到一个时代结束了。当我们还在倚老卖老,津津有味地讲述 IT 的过往和历程时,他们已然是在听故事了。

突然发现身边的许多工具和事物已经或者正在消失殆尽。97年出生的小朋友们并不能理解,拿一大堆软盘或者拿一张光盘安装软件的情景,在他们的认知里安装 APP 不就是在应用市场里点一下安装吗?

没有经历,没有感知,也就只能是听故事了。

在感慨时代变迁的同时,我开始思考 To B 在当下地时代背景下会走向何方。应该会走向一个纯线上的时代。

01 人的在线

前段时间看 GGV 的一篇文章,里面有一组数据,中国处在18-34之间的人口是2亿人,美国是8000万,这群人正是我们当时说的千禧一代。而这群人正在崛起成为主力人群。

我们回想一下,2000年出生的小伙伴,当他们懂事时也正是2005-2006年,那时中国正经历了第一次互联网泡沫之后的繁荣,web2.0 正在席卷中国。电脑也从奢侈品全面进入到家庭成为了“必配”,互联网也进入了家庭。

他们经历了完整的 PC 互联网时代和正在进行的移动互联网时代。

他们不能理解光驱、软驱也在情理之中。他们经历了 QQ、微博、微信,是纯线上的用户群体。也自然养成了线上的消费习惯,网购、外卖……

他们的线上习惯会延续到 To B 的选择上吗?我想会的。因为他们对世界的认知就是线上的,对To B 而言在他们的字典里并没有套装软件的概念,首选一定是线上的工具的系统。身处在 To B 行业的中心人们,可能还会对行业的前世今生了如指掌,如数家珍,但是对用户而言,能够解决业务问题就好,选择自己能够认知的事务应该是最短路径。

关于人,我拿到了三组数据,一组是新一线城市相对一线城市的平均流动率、就业均衡指数和CIER指数

得出的结论其实是在大家的意料之中的,一线城市和新一线城市会产生巨大的虹吸效应,下沉市场也将进入无就业机会和无人才的恶性循环当中

超级城市或者超级中心的形成,会将人才全部吸引到三个重要的区域,北京、长三角和珠三角。

02 正在消失的软件(IT)

这是三四年前,我的一个演讲的主题。To C 的在线化使得人过于依赖网络,这也成为了人们的一种生活方式。2011年后,中国 To B 领域的在线化进程加快,正在构建一张 To B 在线的网络。而在网络中的个体,也逐渐被在线化,只是有的人意识到了,有的人并没有完全意识到而已。

早前微软的CEO纳德拉曾说过,未来的企业都是软件企业。那在当下这个说法应该迭代成为,未来的企业都是数字企业,或者更准确的说是都是实时在线的企业。

很多人看着发展缓慢的 To B 愤其不争,网络正在改变着软件的形态,如果把现在的 To B 领域简单地分为企业软件、企业服务和交易平台,显然有些机械了。不论是软件、服务还是交易都无法割裂开去看待,早就融为了一体,就像水和电一样,已经成为生活中的一部分。

甚至,也很难清晰地界定 To C 和 To B ,就像大家思考的“淘宝到底是不是一个 SaaS 平台”,如果说不是,他又符合SaaS的特征;如果说是,他的主体又是为 C 端服务。而且你无法简单地说他是软件、交易还是服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