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科技 2021-06-17 09:41 的文章

lameboy载人航天:逐梦空间站时代,“神十二”箭在弦

  6月9日,神舟十二号载人飞船与长征二号F遥十二运载火箭组合体转运至发射区。新华社发(汪江波摄)

  天和核心舱发射只是新的开始,这仅仅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天和核心舱要在轨进行关键技术的多项验证,验证过后还要在轨评估才能进行组装建造。

  ——杨宏 航天科技集团五院载人航天工程空间站系统总设计师、天和核心舱责任总设计师

  此刻,神舟十二号载人飞船与长征二号F遥十二运载火箭组合体正静静矗立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按计划,它即将再次出征,执行载人飞行任务,把3名航天员送到中国空间站天和核心舱。

  4月29日,空间站天和核心舱发射成功,中国空间站在轨组装建造全面展开。作为我国载人航天工程空间站建造阶段的首颗航天器,天和核心舱的升空意味着中国人在太空有了一个“家”。

  从1992年9月21日立项至今,11艘神舟飞船、天宫一号目标飞行器、天宫二号空间实验室、天舟一号货运飞船、空间站天和核心舱、天舟二号货运飞船……中国载人航天事业自力更生、攻坚克难,逐一攻克载人航天各项关键技术,终于迈入空间站时代。

  “神五”升空,中国人圆千年飞天梦

  载人航天工程,是我国航天史上系统组成最庞大、技术最复杂的跨世纪国家重点工程。

  1992年9月21日,中央审议批准开展我国载人航天工程(代号921工程)研制,并明确了我国载人航天“三步走”的发展战略。第一步,发射载人飞船,建成初步配套的试验性载人飞船工程,开展空间应用实验;第二步,突破载人飞船和空间飞行器的交会对接技术,发射空间实验室,解决有一定规模的、短期有人照料的空间应用问题;第三步,建造空间站,解决有较大规模的、长期有人照料的空间应用问题。

  1999年11月20日,神舟一号飞船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载人航天发射场,由长征二号F运载火箭发射入轨;11月21日,神舟一号飞船返回舱成功着陆在内蒙古四子王旗预定区域。

  这是载人航天工程的首次飞行试验,考核了运载火箭的性能和可靠性,验证了飞船的关键技术和系统设计的正确性,以及包括发射场、测控通信、着陆场等地面设施设备在内的整个工程大系统间的协调性。

  2003年10月15日,中国航天员杨利伟搭乘神舟五号飞船由长征二号F运载火箭发射入轨;在轨飞行21小时,于10月16日安全返回,胜利实现了“成功发射、精确测控、正常运行、安全返回”的任务目标。千年飞天梦圆,我国成为世界上第3个独立掌握载人航天技术的国家。

  中国飞天第一人杨利伟至今记得,他代表祖国出征的那一天。

  飞船预计在早上9点整发射,进舱时间是6点15分。当时钟指向早上6点时,离进舱还有15分钟,十几分钟的时间,对杨利伟来说却无比漫长。

  当时,他已经身在高度超过50米的发射平台上,平台相当狭窄,没有其他工作可做,现场除他之外还有3个人:一位教员、一位工程师和一位医生。几个人默默无语,只听见塔架发出的机械声。火箭已经加注完毕,有足足430吨的燃料,相当于一个巨型炸弹,而这4个人就是站在炸弹顶端的人。

  远处,几台摄像机对着他们,气氛有些凝滞,大家都很紧张。这时,其中一位工作人员为了缓和气氛,提议说给杨利伟讲个笑话,可是谁都讲不出来。

  过了一会儿,负责关舱门的工程师开口了,他问杨利伟:“知不知道当年给苏联航天员加加林关舱门的工程师现在在干什么?”

  杨利伟答:“还真不知道。”

  工程师说:“他现在成了俄罗斯航天博物馆的馆长。”

  6时15分,杨利伟接到了进舱命令。

  进舱之后,他用了十几分钟完成接收飞船程序,并把确认单交给工程师。

  关舱门前,工程师对杨利伟说:“利伟,明天见。”

  杨利伟微笑着答:“馆长,咱们明天见。”

  几句简短的问答背后是无声的默契和信任。杨利伟成功返航后,在欢迎仪式上又见到了这位工程师,他们笑着拥抱,共同庆祝中国首次载人飞行的圆满成功。杨利伟对工程师说:“咱们又见面了,馆长。”

  这位工程师后来一直被杨利伟称为“馆长”。

  接续奋斗,载人航天一步一脚印

  时间来到2005年10月12日,费俊龙、聂海胜2名航天员搭乘神舟六号飞船由长征二号F运载火箭发射入轨。10月16日,神舟六号飞船返回舱安全返回。那次任务实现了“成功发射、正常飞行、安全返回、航天员健康出舱”的任务目标,突破掌握了载人飞船“多人多天”在轨飞行关键技术,积累了人在太空较长时间驻留的宝贵经验,进一步提高了工程全系统的可靠性和安全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