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军事 2022-04-26 10:06 的文章

田中角荣传 双座型歼20长啥样:机体不会扩大翼下或加装武器舱

歼-20双座型上的后座飞行员将不再是飞行教官,而是武器系统官,或者雷达拦截官,也可以是电子战操作官,不管称呼如何都能从中看出前后座两名飞行员在作战任务上的专业分工。这种分工将大幅提高歼-20在执行复杂对地打击和电子战支援任务时的作战效率,甚至在空战中,飞机上多出的一双眼睛也能大幅提高机组的态势感知能力。

近日网传歼-20双座型将于2019年问世,引发广大军迷无限遐想,因为如果此事成真,歼-20将成为全球现有四种五代机(歼-20、F-22、F-35、苏-57)中唯一具有双座派生型的。

自1981年6月18日F-117“夜鹰”原型机首飞以来,隐身战斗机就形成了一个约定俗成的设计特点,那就是只有单座型而不会研发生产双座同型教练机。对于F-117来说,这是因为受到了当时计算机对隐身外形解算能力的限制,如研发双座型势必要重新结算一遍隐身外形,牵一发而动全身,其工作量不啻于重新研制一遍飞机。

但对于F-117这种为了隐身而严重牺牲飞行性能的战斗机来说,由于其线传飞控的操纵特性与传统战斗机存在较大区别,所以飞行模拟器在新飞行员换装训练中并不能完全取代双座同型教练机,这也是该机唯一作战部队——第49战斗机联队只接受经验丰富的老飞行员的根本原因。

F-22“猛禽”的情况则有所不一样了。1991年洛克希德公司的YF-22验证机在先进战术战斗机(ATF)竞标中获胜之后,该机进入F-22工程制造与发展(EMD)阶段,被授予研制7架F-22A单座型和2架F-22B双座型的初始合同。但由于冷战结束导致美国空军军费被大幅裁剪,迫使F-22B双座型研制在1996年7月被无限期拖延,最后被彻底取消,集中资金研发F-22A单座型。

最终和F-117一样,美国空军同样决定在F-22的飞行员换装训练上采用地面模拟器,好在此时已经出现了全浸入式360度视景环境,具有极高的训练真实度,所以这一方案得到了普遍认可,最终导致F-22A战斗机学员在放单飞之前需要完成大量的地面飞行模拟器训练。

在F-117和F-22两种隐身战斗机摸着石头过河的前提下,联合打击战斗机(JSF)项目在进入验证机竞争试飞前就决定了只研制单座型,最终导致F-35A/B/C三种型号都为单座型。F-35时代的模拟器技术有了进一步发展,战斗机航电在头盔显示器的加持下也具有更直观的人机界面,进一步降低了飞行员换装难度,技术进步最终使同型双座战斗机成为历史,完全没有研制必要。

那么歼-20为什么还要发展双座型呢?这是因为双座型不是被用于培训新飞行员,而是对于歼-20扩展任务能力至关重要。2018年6月,歼-20总师杨伟在接受央视采访时曾表示歼-20只是一个开端,它所带来的变化和创新、发展还在不断显现:“我们会对歼-20进行系列化发展,使得它有更多的方面,独特的能力。”总师的这番发言可能就包括研制歼-20双座型。

歼-20双座型上的后座飞行员将不再是飞行教官,而是武器系统官,或者雷达拦截官,也可以是电子战操作官,不管称呼如何都能从中看出前后座两名飞行员在作战任务上的专业分工。这种分工将大幅提高歼-20在执行复杂对地打击和电子战支援任务时的作战效率,甚至在空战中,飞机上多出的一双眼睛也能大幅提高机组的态势感知能力。

不过歼-20双座型除了座舱改进外在其他设计上应该不会有重大变化,尤其不会出现网传的弹舱扩大,这是因为弹舱正上方是S型进气道,两侧是格斗弹弹舱,后方是发动机舱,尺寸早已被定型无法进一步扩展了。为了在空地任务中挂载大型精确制导弹药或者在电子战任务中挂载干扰吊舱,歼-20双座型很可能会和洛克希德当年预研的FB-22一样,采用翼下保形武器舱的方式。但歼-20双座型凭借先天的大内油优势,在气动外形不做重大改变的情况下就能以实现优秀的航程/载荷能力,这是FB-22所望尘莫及的优势。(作者:阿姆斯壮)

《出鞘》完整内容请关注新浪军事官方微信抢先查看(查看详情请搜索微信公众号:sinamilnews),《出鞘》每天在新浪军事官方微信完整首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