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军事 2021-07-10 09:24 的文章

赛尔号加鲁德 美国裁军大使攻击中国发展反卫星武器 中方驳斥

4张俄米格31战机挂反卫星导弹试飞var MaskLayer205={ch:"mil",sid:"205",aid:"67565",cid:"8",url:"http://slide.mil.news.sina.com.cn/k/slide_8_205_67565.html",isPV:true}

在日内瓦裁军谈判会议8月14日全会关于“防止外空军备竞赛”的专题讨论中,美国裁军大使发言攻击抹黑中国军力发展及外空政策,反复指责中国发展、试验反卫星武器,并声称中俄外空条约草案刻意回避反卫星武器问题。联合国裁研所西方专家予以附和,贬毁中俄草案,称该草案缺乏有效核查措施,并片面宣扬西方外空主张。针对上述论调,李松大使做长篇即席发言予以驳斥。

主席先生:

首先,我对美国大使对中国国防政策和国防建设的无理指责表示坚决反对,我们决不接受这样的指责。自今年1月重新回到裁谈会工作以来,我已多次全面阐述中国的国防政策和军控政策。我愿重申,中国一贯奉行防御性的国防政策,致力于和平利用外空,积极倡导和推动国际社会就防止外空武器化和外空军备竞赛问题立即开展工作,致力于达成防止外空武器化和外空军备竞赛的国际法律文书。中方上述政策、主张和举措充分表明,中国从来没有利用武力或武器系统谋求外空霸权的战略或规划。

中国和国际社会广大成员国之所以如此重视外空问题,长期不懈地坚持主张裁谈会谈判缔结防止外空武器化和外空军备竞赛的国际法律文书,一方面是因为外空技术迅猛发展,外空安全事关国际社会每一个成员的正当安全利益,以及各国更广泛的经济社会发展利益。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美国奉行谋求外空霸权战略。作为世界上军事实力最强的超级大国,美国怎么看待外空,想在外空干什么,有什么样的战略规划,在发展何种军事能力,特别是威胁其他国家空间资产的能力,最为引人注目。可以说,美国在外空的一举一动都具有全球性影响。我无需在此重复美国的外空战略,因为大家有很多资源、很多机会能够从这个国家反复申明的,特别是本届政府进一步强化的外空军事化战略中加以了解,其中包括建立外空部队和外空司令部,凡此种种的诸多举措。我想借此机会问一下我们这位联合国裁研所的专家,裁研所是否也在关注这方面的动向?作为专业性的外空专家,你们对美国的外空战略和外空武器计划的危害性如何解读?你们做不做这方面的研究?!

在不久前美国担任裁谈会主席主持的全会上,我曾在发言中指出,中国不是美国,中国也不会成为美国,中国更不会采取美国的核战略。这句话同样适用于外空问题。中国永远不会像美国那样,将外空视为自己的疆域,将所有其他国家的外空活动都视为对自己的威胁,或以此为借口推进本国外空霸权战略。我想问美国大使两个问题。首先,他刚才在指责中方时所提及的试验活动或所谓武器发展规划,美国是否做过?有没有这样的规划?长期以来,无论是冷战期间的军备竞赛还是冷战结束后的这些年,这样的活动或规划美国做过多少?!第二,刚才我所描述的这样一个谋求外空霸权的、军事实力最强的、对外空安全构成最大威胁的国家,如果不是美国,而是另外一个国家,从多边军控的角度来讲,美国会提出什么样的答案加以应对?!

中国特命全权裁军事务大使李松 图源: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代表团官网

主席先生,

我想强调,中国之所以积极主张防止外空武器化和外空军备竞赛,并与俄罗斯共同在裁谈会提出相关条约草案,针对的就是谋求外空霸权的战略和规划。我们提出的联大决议草案每次都获得压倒性多数支持,这充分反映了国际社会的强烈关切和呼声。关于中俄提出的外空条约草案,中方作为共提国之一,当然知道它不是灵丹妙药,不可能一劳永逸地全面解决与外空相关的所有问题。我们理解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的关切和思路,我只能说中俄所提案文有其自身的独特逻辑。我们欢迎裁谈会各方共同参与讨论并提出意见建议。美方曾经在裁谈会提出工作文件质疑中俄草案,中俄也以工作文件的形式全面回应了美方关切。我们将美方上述做法以及今天美国大使发言中对中俄草案的评论,视为美方有意愿参与对该草案的讨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