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国内 2021-12-11 10:07 的文章

尚敬作品全过程人民民主是更高更切实的民主

  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总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生动实践,对人民民主的性质、内涵、目的、特色、评价主体和评价标准进行了深邃思考和系统阐释,创造性地提出了全过程人民民主的重大理念,明确民主是要用来解决人民需要解决的问题的。邓小平同志曾指出:“我们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是要在经济上赶上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在政治上创造比资本主义国家的民主更高更切实的民主”。相较于资本主义民主,全过程人民民主具有道义高度和中国特色,是更高更切实的民主。

  中国式民主是全体规模上的人民民主,不是“金主”主导的精英民主

  毛泽东同志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中指出,有了人民的国家,人民才有可能在全国范围内和全体规模上,用民主的方法,教育自己和改造自己。全过程人民民主是人民广泛参与的、真正的人民当家作主。尽管美西方宣扬他们早已进入了大众民主阶段,但他们的大众民主仅局限于选举与公投环节,大众根本没有当家作主的地位,不过是政治精英的竞选工具和脱责工具。

  民主之所以被作为竞选工具,是因为他们认为,古典的民主理论或者人民主权的理想,在现代社会是行不通的。因为大多数选民是精英之外的普通公民,在政治生活中是被动、冷漠的,没有理性。民主不是人民的统治,而是政治精英的统治。因此,美西方的民主实际上仍然是精英民主,大众被限定在选民的地位。民主之所以被作为脱责工具,是因为美西方经常搞公投,一些政治人物往往为了选票而公投、为了推卸责任而公投,而精英或政治人物背后是“金主”即资本的支配。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和国会选举,选举总支出高达140亿美元。其中,许多来自大富豪、大企业和特殊利益集团的捐款。政治人物当选后,势必会利用公共资源回报这些“金主”。

  中国式民主是全过程的民主参与,不是仅仅体现在票决环节

  全过程人民民主是全链条、全方位、全覆盖的民主。不仅有完整的制度程序,而且有完整的参与实践,能够确保党和国家在决策、执行、监督、落实各个环节都能听到人民的声音。这就实现了过程民主和成果民主、程序民主和实质民主、直接民主和间接民主、人民民主和国家意志相统一。

  在美西方,大众的民主参与局限于竞选和公投的票决环节。在竞选中,人民只有在投票时被唤醒、投票后就进入休眠期;只有竞选时聆听天花乱坠的口号,竞选后就毫无发言权;只有拉票时受宠,选举后就被冷落。在公投中,往往是政治人物怕担责任,靠公民投票的简单多数帮其做选择。比如英国的脱欧公投,就是当时的领导人为了竞选而做出的轻率之举。大众缺乏全过程的民主参与,仅在票决环节受到宣传鼓动而参与投票。有时政治人物为影响投票,甚至煽动民粹主义为其所用,这就使得投票具有盲目性和非理性。

  中国式民主是为人民谋幸福的民主,不是福利承诺拍卖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民主不是装饰品,不是用来做摆设的,而是要用来解决人民需要解决的问题的。”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是中国共产党的初心和使命。全过程人民民主的制度安排、出发点和落脚点都是为人民谋幸福。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既是价值追求,又是战略目标。前些年,美国杜克大学学者史天健在中国进行过实证调查,其基本结论是,多数中国人谈论的民主是指政府在作决策的时候,时刻想着人民的利益,征求和听取人民的意见,政府应该为人民服务。这种认识与我们所处的发展阶段有一定关系,也说明民主的基础是实现人民利益。中国人讲民主,既讲政治上的民主,又讲经济上的民主。为人民谋幸福,解决人民的民生福祉问题,在全过程人民民主的一系列制度安排中,在人民广泛的民主参与实践中,体现得很充分,是真实的、具体的、一贯的。美西方讲民主,不会讲经济上的民主,而把民主主要限定在政治领域,在政治领域又把民主主要限定在票决环节。

  对此,可以从全民医疗保险的案例来作比较。中国在生产力水平低下的条件下,就有覆盖城乡的公费医疗和合作医疗,现在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医疗保障体系。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中国的公共卫生服务功能和成效更是举世瞩目。再看美国建立全民医保制度,从西奥多·罗斯福算起,历时近百年,到奥巴马任期内的2010年才得以勉强通过。由于奥巴马继任者的不同政见,医保法案执行中还出现过曲折。有人说,西方的领导人竞选是福利拍卖会。准确地说,应该是福利承诺拍卖会,因为他们在竞选时向选民承诺的福利支票,有的做得到,有的做不到,或者多数做不到。

  中国式民主是共识性民主,不是族群撕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