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国际 2022-04-20 10:16 的文章

赛尔号天幕火龙美国是“人权伪道士”,而不是“人权卫士”

【特别关注·俄乌局势学者谈】

自2月底俄乌冲突以来,已有465万乌克兰难民逃往境外,演变成二战后欧洲最大的难民危机。在各方压力下,这场冲突的始作俑者美国承诺最多接收10万名乌难民,但整个3月份通过难民安置计划仅安置了12名。这与美国持续通过武器输送、金融制裁、操纵舆论等手段对俄乌冲突拱火浇油,形成鲜明对比。说到底,美国口头上关心乌克兰人权,实际上还是妄图通过维持“可控混乱”来谋取霸权私利。

这是美国的一贯手段,世人并不陌生。近年来,美国高举“人权”旗帜,对国际事务说三道四,口口声声宣称要维护国际人权,甘当“人权卫士”。不过回顾美国对外政策和国内治理方面的所作所为,其对于人权的侵犯或损害比比皆是,更像是国际人权“伪道士”。

一是滥用武力导致一些国家民众生活困顿、颠沛流离。冷战结束以来,美国是对外军事干预行动最为频繁的国家。美国凭借自己的霸权优势,不断进行国际干预,黩武主义屡屡酿造人权灾难。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曾在演讲中指出,美国在242年的建国历史中仅有16年没有打仗,堪称“世界历史上最好战的国家”。回顾21世纪的头20年,美国处在持续的战争当中,包括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叙利亚战争及也门战争等。美国政府发动的战争大多是单边主义行动,未能获得联合国的授权,在一定程度上可视为非法军事行动。这些战争不仅造成了相关国家大量平民伤亡,更导致这些国家由于战乱而经济下滑、社会动荡,产生了数百万的难民,至于因为战乱引发经济困难,导致营养不良等基本人权难以保障的人数,更是不计其数。

美国在阿富汗的军事行动累计导致包括3万多平民在内的17.4万人死亡,受伤人数超过6万。持续的战争与动荡导致阿富汗近三分之一人口沦为难民,350万阿富汗人因冲突而流离失所。伊拉克战争造成超过20万平民死亡,约250万人沦为难民。叙利亚战争造成超过4万名平民死亡,660万人逃离家园。这一系列触目惊心的数据背后,美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今,在俄乌冲突问题上,美国虽然没有直接动用武力,但挑拨离间、火上浇油,导致俄乌冲突升级,进而引发大量难民,美国实在是难辞其咎。没有和平安宁,哪有人权保障,这个道理美国压根不想去听。美国自我标榜“人权卫士”,甚至以此作为军事干预的理由,因此造成的直接和间接的人权伤害可谓罄竹难书。

二是单边制裁凸显强权政治,祸及他国民众。美国不仅经常采取军事干预行动,还频繁使用单边制裁。美国利用自己的金融霸权、国际动员能力等优势,通过长臂管辖、联合盟国等多种方式,对许多国家进行单边制裁。委内瑞拉、伊朗、古巴等国就深受其害。在美洲地区,美国为了维护在自己后院“说一不二”的霸权地位,对与其政治制度不同或价值观念相异的国家大加挞伐。美国对委内瑞拉进行持续多年的制裁,导致该国经济衰退、政局动荡、普通民众的基本人权保障深受冲击。美国对古巴长达60余年的经济、商业和金融封锁,是对全体古巴人民人权的大规模、系统性公然侵犯。在中东地区,美国言而无信,单方面退出伊朗核协议,转而就对伊朗实施单边制裁。这不仅违背了国际承诺,还增添不少人权伤害。对于依赖能源产业的伊朗而言,美国对伊朗能源出口的制裁势必会影响伊朗的国计民生。如今,美国又对俄罗斯实施极为严厉的制裁,涉及金融制裁、贸易制裁、政治制裁等诸多方面,给俄罗斯国内民众的生活造成诸多不便和困难。毫无疑问,美国的单边制裁无助于国家间分歧的管控和国际冲突的解决,只会把痛苦传递给相关国家的民众,导致这些国家的基本人权保障下降。美国口口声声宣称要维护人权,殊不知美国这些强权政治极为明显的霸道做法,却是在对一些受其单边制裁的国家造成实实在在的损害。

三是不断推卸国际责任,破坏国际合作与全球治理。作为当今世界实力最为强大的国家,美国理应在维护国际和平、促进世界发展方面发挥大国作用,体现大国担当。然而,近年来,美国对外政策自私自利,甚至是损人利己,其典型代表就是“美国优先”,对国际制度是合则用之、不合则弃。美国曾退出《巴黎气候协定》、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全球移民协议》、世界卫生组织,甚至频频对国际刑事法院发出威胁,干扰国际机构的正常运转。美国在国际抗疫合作中大搞疫情政治,多次胁迫世卫组织,干扰拖累全球抗疫合作。凡此种种,都显示了美国的国际责任意识下降,对国际合作的热情减少,对全球治理的破坏性增加,更是导致国际秩序的衰退。当前全球性事务不断增加,国际合作特别是大国协调至关重要,美国理应扛起国际合作的大旗,为世界和平与发展发挥应有的大国责任。不过事实却是,美国近年来屡次三番推卸国际责任,热衷大国博弈,成为现有国际秩序的修正主义国家,由此带来的系统性影响极为强烈,在保障国际社会的基本人权方面缺乏作为,甚至起到了负面作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