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国际 2022-01-03 10:10 的文章

graviboard日本“白毛女”:用足尖讲述中国故事

资料图片。

她个子高、脚形好,生来就是跳舞的苗子。

她又是一位极有远见和魄力的艺术家,60多年前就把中国的红色经典搬上日本舞台,在一衣带水的东邻燃起了日中友好的火苗,代代薪火相传。

13岁那年,她如愿成为日本剧场最年轻的芭蕾舞者,17岁成为舞团首席。在演出中,她结识了日本大学建筑系高材生清水正夫。清水正夫送给她一个小包,并成为她一辈子的“铁粉”。1947年,两人成婚,次年共同创办以松山树子的姓氏命名的松山芭蕾舞团。

松山芭蕾舞团以开展国际文化交流活动为特色,松山树子则是首位扮演芭蕾舞剧《白毛女》女主角喜儿的日本舞蹈家。一次偶然的机会,夫妻俩观看了中国电影《白毛女》,深受感动,萌生了将这一故事改编成芭蕾舞剧的想法。他们致信中国戏剧家协会,请求他们提供相关资料。

1953年底,松山夫妇收到回信,信中附了歌剧版《白毛女》的剧本、乐谱和舞台剧照。在此后的舞剧创作过程中,松山树子为主角喜儿设计了银白色的服装,亲自出演喜儿。1955年一个寒冷的冬日,芭蕾舞剧《白毛女》在日本东京首演,受苦人寻求解放的主题令很多观众感同身受,演员谢幕时掌声经久不息,有人甚至被感动落泪,“再来一个”的喊声此起彼伏。

同年10月,松山树子受邀来华进行艺术交流。在天安门城楼观看阅兵时,松山树子热泪盈眶,她想:这或许是因为自己演过白毛女,通过这个故事,她和中国紧密地连接在一起了。周恩来总理接见她时,亲切地称她为日本“白毛女”,还把中国歌剧和电影“白毛女”的扮演者王昆、田华介绍给松山树子。由周总理“导演”的这一幕,让三位“白毛女”一见如故,结下深厚的友情。在中国“白毛女”的帮助下,松山树子把芭蕾舞剧《白毛女》做了大幅修改,精益求精。

当时,中日尚未恢复邦交,但松山树子坚信,日中这两个邻国决不会永远被隔绝。1958年,她超越民族情感和特殊时期的历史局限,不顾日本国内的非难和阻力,率芭蕾舞团一行46人先后到访北京、上海、重庆、武汉等地巡演《白毛女》,每到一地都引起轰动。观众彻夜排队买票,现场座无虚席。

感染力的背后,既有中国故事的力量,也有松山芭蕾舞团对艺术的高要求。舞团成员经常骄傲地说:“演出时请看最旁边那个演员,他一定像主角一样情绪饱满,当所有人的眼睛都像中间那位一样明亮,当所有人都像一个人那样燃烧,表演能不动人吗?”

此后60余年,松山芭蕾舞团两代艺术家(第二代喜儿扮演者为松山树子的儿媳森下洋子)先后16次来华演出《白毛女》,以精湛的舞技、深刻的人物刻画和准确的情感表达,感染了无数观众,用芭蕾搭建起一座日中民间友好交流的桥梁。无论两国关系出现冰雪摧残还是柳暗花明,松山芭蕾舞团都始终不渝地为日中友好做着自己的努力。

每当中日关系陷入低谷时,松山芭蕾舞团经常勇敢地站出来,举起友好大旗。2016年,森下洋子带着团里的年轻人来到延安,去鲁迅艺术学院寻找《白毛女》的根。她说:“只有理解延安精神,才能理解中国革命;只有理解中国革命,才能理解《白毛女》,才能把这种精神的力量传给观众,也传给年轻人。”

多次来华公演的松山芭蕾舞团,受到多位中国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1964年10月1日,清水正夫夫妇受邀登上天安门城楼,第一次见到了毛主席。后来,毛主席观看了松山芭蕾舞团演出的《白毛女》。松山树子回忆,毛主席曾说“你们是老前辈”,因为上海舞蹈学校在其之后也将《白毛女》改编成芭蕾舞剧。毛主席还说,艺术要尊重传统,但贵在创新,更要面向大众。舞团至今保存着当年周总理赠送的演出服和道具,森下洋子正式演出时总会穿上这身演出服。舞团排练厅的后方,高高悬挂着中日两国国旗。

2008年5月,清水正夫手拄拐杖,率全体团员来到中国驻日本大使馆,沉痛悼念汶川地震遇难者,并向灾区捐款。一个多月后,他因病逝世,享年87岁。

2020年2月,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于中华大地,松山芭蕾舞团捐出一批消毒水和口罩,还通过视频发来问候。舞团团员们齐声高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同声呐喊:“我们爱中国!武汉加油!中国加油!人类加油!”这令许多中国人感受到了邻国友人的真情。

一衣带水,风月同天。一声“加油”是日本友人在抗击疫情的非常时期对中国发自内心的支持,也是“一带一路”上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写照。舞团方面表示:“恰是在这种危机时刻,更需要艺术团体挺身而出,用芭蕾向更多人传递希望和梦想……”正如郭沫若在1958年为其题词中所说:“艺术是超越国境的,特别是舞蹈,更脱离语言纯粹诉诸形象,也可以说是人类共同的语言。”他们用艺术这一人类共同语言,在“一带一路”上架起了一座超越国界的文化桥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