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国际 2021-07-01 09:02 的文章

北京青年里的手机一座特殊的“银色别墅”(海外学子寻访革命前辈的红色足迹·第四站:莫斯科)

 
 
 

在中共六大会址常设展览馆内,一张老照片记录了当年莫斯科郊区五一村的中共六大会址。

 
 

根据当年与会代表回忆复原的中共六大会场:大会主席台的上方悬挂着用中俄文书写的“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的红色横幅。

 
 

作者在中共六大会址常设展览馆门口。

 

在一个风和日丽、阳光灿烂的夏日周末,我们莫斯科大学的留俄学生一行,特来距莫斯科郊外西南方向约40公里五一村帕尔科瓦亚大街18号,参观中共六大会址常设展览馆。

这是一栋黄白相间、颜色素雅、风格别致的3层欧式小楼,在阳光的照耀下,古朴的白墙显得耀眼夺目,像是一座“银色别墅”。别墅外面,泉流潆回,林木参天,郁郁葱葱。

进入展览馆一楼大厅,第一眼看见的是竖立在大厅正面的中国共产党党旗。穿过一个普通的白色小拱门,我们来到了展厅的第一部分,在展览馆副馆长李守义先生的讲解下,我们了解到中共从一大到五大期间的历史以及几次党代表大会的重要意义。展厅的第二部分的陈设区放置着当年中共六大与会代表和共产国际工作人员在参会期间的手稿真迹和决议案等珍贵档案资料,以及中共六大代表前往莫斯科参加大会的路线图、会址建筑原貌老照片,还有中共六大召开的历史细节介绍等。通过这些照片、历史文献资料和讲解,我们深刻地认识到了当年革命斗争环境的残酷。这些革命先烈忠于信仰,忠于革命的高尚情怀也令我们十分动容。

在参观了中共六大陈列之后,李守义带领我们来到展览馆的二楼,这里是根据当年与会代表回忆复原的中共六大会场:大会主席台的上方悬挂着用中俄文书写的“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的红色横幅,主席台的长桌上铺着雪白的桌布,带有俄语按键的旧打字机放置在木桌上,老式的棕色木制条凳……革命先辈当年开会的场景似乎又浮现在我们面前。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二楼还保留了一段原址墙没有修复,李守义解释说是为了让今天的人们感受历史的沧桑和修复工程的艰巨。在三层阁楼,恢复了中共六大代表曾居住的两间卧室,天花板上的俄式吊灯、古朴的木质高床、写字桌和墙上的俄式油画,这些具有浓郁俄罗斯特色的装饰元素充满着历史韵味。

1928年,国民党反动派白色恐怖严重摧残,加之中共党内“左”倾盲动主义影响,中国革命陷入低潮,迫切需要召开一次党的全国代表大会,集中全党智慧认清革命形势,总结经验教训,明确新时期革命的性质和任务,解决好中国革命征途中的一系列复杂问题。但由于全国各地笼罩在白色恐怖的阴影之下,难以找到一个安全的开会地点。恰逢共产国际决定1928年春夏之交在莫斯科召开几次国际会议,希望中共派代表参加。经多方考虑,中共中央希望把中共六大会址定在苏联境内,并向共产国际提出申请。因此,从1928年4月开始,出席中共六大的代表分期分批从国内各地秘密出发,踏上了一条险象环生的旅途,最终他们历经艰险,到达了中共六大召开的地方——莫斯科郊外的这座“银色别墅”。

怀揣中国革命火种的140多名中共代表,冒着生命危险穿越国境,一路艰辛奔向万里之外的莫斯科,1928年6月18日,中共六大开幕。大会通过了关于政治、军事、组织、苏维埃政权等问题的决议以及经过修改的《中国共产党党章》等多份重要文件。

在这座“银色别墅”中,中共代表们就党的建设和中国革命等一系列问题召开了24天会议,这是自中共一大会议以来召开时间最久的党代会。为了保障安全,代表们隐匿真实姓名,都以编号相称。这也是中共全国代表大会历史上唯一一次与会者使用编号的大会。

由展览中我们知道,共产国际代表布哈林作了《中国革命与中国共产党的任务》的报告,瞿秋白作了政治报告,周恩来作了组织报告和军事报告等。

中共六大科学分析了中国社会的性质,把工作中心转到从事长期的艰苦的群众工作,确定以争取群众作为党的首要任务,把“左”倾作为主要危险来反对。这是党的工作方针的一次重要转变,中共六大在党的建设和发展、在中国革命和中国人民解放事业征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毛泽东也曾肯定了中共六大在中国革命史上的历史功绩:“中国革命运动,从此就有了正确的理论基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