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财经 2022-05-10 09:05 的文章

郭林气功新疆青年直播电商现状调查:带货主播短缺

原标题:新疆青年直播电商现状调查:带货主播短缺

  手机直播支架正对着一张严重磨损掉漆的长条桌,金丝玉、和田玉、海蓝宝石、碧玺……一块块大小不一的原石在小别克快手网络直播间次第登场。镜头外,即使是深夜,也聚集着排队送货的牧民和玉石老板。

  这其中就有新疆阿勒泰地区福海县阔乡的牧民杰肯。放牧之余,他在戈壁和河坝里捡拾金丝玉,每月在小别克玉石直播间的平均卖货收入达1.5万元。

  32岁的哈萨克族“石农”加尼别克·赛力克是新疆小别克金丝玉直播团队的负责人,团队营收方式靠收取快手平台的5%带货提成,由于没有中间商赚差价,团队的名气越来越大,如今已有2500多个石农为直播间提供原石。

  直播电商成为新疆经济增长新引擎,和小别克团队一样的青年从业者占据主力军。新疆数字经济研究院、新疆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陈兵带领团队调研完成的《新疆直播电商发展调研报告(2021)》(以下简称“调研报告”)指出,2021年9-11月新疆直播带货主播的直播GMV(商品交易总额)突破17亿元,其中抖音平台直播GMV约3亿元,快手平台直播GMV约14亿元。

  与此同时,新疆直播电商中亦存在“人”“货”“场”的难题,直播带货人才匮乏,缺少集中公开的供应链平台,部分直播基地空置未能有效运用。

  带货主播短缺

  3月24日17时,在华凌珠宝玉石城4楼,玉海之家玉石店已经关闭了竹帘和防盗门,开始了网上直播带货。璋娟玉器店门口贴着“招主播”的告示,老板张庆娟正为找不到合适的直播带货主播发愁。“我要开店运营,还要开两个号直播,根本忙不过来,但是合适的主播太难找了。”张庆娟说。

  数据显示,2021年9-11月,快手、抖音平台直播GMV超过10万元的新疆直播带货主播的GMV排名前3的地州市分别是乌鲁木齐市、和田地区、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从品类看,珠宝配饰品类直播GMV远高于其他产品品类,其次是食品、美妆个护、家居用品等。

  新疆华凌快手电商直播基地是新疆唯一的快手产业带电商直播运营中心,基地主要帮助商家入驻、进行主播孵化以及提供商品供应链、店铺代运营、营销培训、短视频内容策划、直播服务等,目前已培育和打造出多名优质商家,包括玉美人菲菲、小别克金丝玉、新疆范洋、赵军出塞等。

  该基地负责人李中勖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新疆直播电商起步较晚,即使在西北地区,新疆带货主播的总体数量也处于较低水平,人才短缺成为新疆直播电商发展的突出问题。

  在新疆,培育一名合格直播带货主播并不容易。

  每天12点至14点、19点至22点,是和田地区洛浦县洛蓝古丽团队维吾尔族女主播小美、大努和小努的直播时间,小美擅长民族舞蹈,小努精于产品推介,普通话最标准的大努是淘宝直播间的红人,拥有一大批“回头客”粉丝。

  可在两年前,女主播们却是另一番模样。

  小努本名努热曼古丽·吐尔逊,2020年4月27日,这个刚刚毕业于职业高中的圆脸女孩开启了直播首秀,培训内容在镜头前全部忘光,她害羞得不敢说话,也不好意思笑,连自我介绍都讲不出来。

  评论区打出一连串的质疑:“你为啥不笑?”“怎么不说话?”“像木头人!”

  那时,36岁的郭润泽下决心辞去西安的工作,在洛浦县扎下根来,培育洛蓝古丽直播团队,第一次试水直播的4个维吾尔族女孩,面对镜头有的两眼发呆,有的紧张得哭了。

  评论区的留言让小努心里很难受。下播以后,她对着镜子练习微笑,上网搜索学习新疆红枣、核桃等农产品的特点,研究网红主播的话术,两周后才能在镜头前正常说话。

  最难的是普通话关,因为音调不标准,语速又快,粉丝听不懂小努的话,小努下载了学习普通话软件,利用中午时间跟读;小美则自考了和田电大的汉语言学,经过系统学习,她的发音越来越标准。

  在郭润泽带领的西安专业运营团队的培育下,洛蓝古丽直播团队进步飞快,2021年连续3个月闯入抖音平台小吃零食类带货榜单前列。

  在乌鲁木齐市融合北路,有一家集电商直播、电商学院、创业孵化、供应链等服务于一体的电商产业园,名为阿拉丁。该园综合部经理刘蕊说,目前遇到最大的问题还是专业人员缺乏,数据分析师、专业主播、电商运营人员等电商高端人才引进难度较大,虽然疆内很多院校有电商专业,但校内所学内容脱离市场需要,希望能够和学校建立实习基地合作关系,根据电商平台需要进行订单式培训,以市场实操结合理论学习的方式,培训学以致用的专业电商专业人员。

  为了培育更多优秀主播,阿拉丁电商产业园还在成都建立了直播培训基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