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财经 2021-07-07 16:08 的文章

纸镇是什么制造业招工难、用工荒现象在部分地区凸显如何解决?

原标题:制造业招工难、用工荒现象在部分地区凸显 如何解决?

  近期,江苏、湖南等部分地区制造业企业“招工难”“用工荒”问题再次凸显,引发了舆论高度关注。这些地区制造业企业为何频现“用工荒”?怎样有效破冰、成功突围?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实现制造业领域高质量就业,有哪些路径?

  “招工难”“用工荒”现象在部分地区凸显,引发关注。究其原因,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战略政策室主任、研究员盛朝迅认为,“人才供给与产业需求结构性矛盾突出、零工经济和服务业发展的虹吸效应显现、就业市场出现结构性错配、农民工增量显著下降”等因素是症结所在。

  如何解决好制造业企业“用工荒”问题?记者近日采访了江苏、湖南两地部分制造业企业、相关就业群体以及专家学者,试图从他们的回答中寻找答案。

  “引不来”“留不住”问题凸显

  记者走访调研江苏、湖南部分企业发现,我国制造业人力资源存在“供求不适配”的现实情况。

  “现在制造业企业招工难是普遍现象。”长期在中山从事制造业工人代招工作的何飞透露,“制造业企业工资不高,工资受行业整体利润水平限制无法开得很高,大部分工厂管理严、工作累,造成长期缺工。”

  记者在苏州某外资制药企业了解到,该企业操作工税前月薪仅有4000元至4500元,扣除五险一金后,员工到手月薪仅为3000多元,很难负担城市生活的日常开支和房租。他们应聘时,普遍会问询企业“是否经常加班”“相关福利待遇”等问题。

  而在苏州当地人看来,“就目前物价水平而言,税后到手月收入不低于5000元较为合适”。苏州某民营金属制造业企业负责人也认同该说法,“工厂工人能接受的工资水平是税后4000元至4500元”。

  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提供的数据显示,在江苏955家制造业企业中,46.5%的企业反映招工存在困难。江苏久正光电股份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向记者反映,由于该企业的无尘车间管理严格,一线员工工资较低,因此招工很有难度。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制造业规模以上企业就业人员年均工资为70494元,仅为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就业人员年均工资的44.01%,且低于规模以上企业75229元的平均工资水平。

  除薪金水平不高外,制造业人才晋升通道过窄、成长激励不明显,人才跳槽现象屡见不鲜,许多制造业企业陷入“招来人却留不住人”的尴尬境地。此外,就业观念的转变和薪酬期望的提高也降低了制造业对人才的吸引力。

  从就业人员的角度看,不少劳动者对于到制造业企业工作缺乏兴趣和认同感。“年轻人现在确实不愿意到制造业企业工作。相比在工厂上班,一些年轻人更愿意加入美容美发行业,他们大多对到工厂上班缺乏身份认同。”湖南梦想烟花有限公司董事长贺建武告诉记者。

  “过去在工厂上班是件极为光荣的事情,现在不少人认为到工厂上班‘没有前途’。刚毕业的学生群体同样也不愿意进厂。”贺建武说。

  即便招来人,也很难留住。“年轻人普遍认为到工厂做事是不得已的选择、没有办法的办法,一旦有更好的就业机会就会选择离职。此外,‘90后’‘00后’的就业观念和以前完全不同,不少人希望选择较为自由、没有压力的工作岗位。企业管理过严、压力太大,甚至食宿条件不够好,都会成为他们离职的理由。”何飞说。

  不只是招人难,在制造业企业看来,“用工成本居高不下”也是个难题。来自江苏的调查数据显示,随着城乡统筹发展,人们生活水平逐步提升,东部地区对外来务工人员的吸引力下降,同时务工人员对薪酬期望“水涨船高”,使得“用工成本高”成为企业用工中的首要突出问题,认同率达55.8%。

  “招工难”“用工荒”症结在哪

  为什么这么难?制造业企业的这些用工难题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在采访中,记者也发现了一些端倪。

  近年来,制造业从业人员向服务行业转移现象凸显。“生活服务行业对技能要求相对较低,如快递、外卖和网约车等平台从业门槛不高,工资水平却相对更高,有些行业工作时间自由度也非常高,容易吸引中青年劳动力加入。”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教授刘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记者在苏州采访了几位网约车司机,他们告诉记者,到手收入月均在6000元左右,与在制造业企业工作相比收入更高,他们更愿意从事服务业。有数据显示,2020年大专以上学历的外卖骑手占比超过25%,而大专以上学历的制造业一线工人占比不足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