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财经 2021-06-06 16:23 的文章

六疯邪侠转发邮件、刷鱼缸……他们为何还要在大厂实习?

原标题:转发邮件、刷鱼缸……他们为何还要在大厂实习?

  又一次,程佳被关在宿舍门外。

  不到半年,她已经十几次“晚归”,每次都不得不叫醒不耐烦的宿管阿姨。临近毕业,她不是出去聚餐,或者唱K到忘记时间,而是从一家互联网公司实习下班后,能赶上的只剩末班地铁——这条北京运营到最晚的地铁线路之一,到达学校附近车站的时间接近零点。

  从大二暑假开始,程佳就几乎没有中断过实习,她投出过上百份简历。眼下这家“互联网大厂”是她的第六家实习单位,为了这次机会,她经历了3轮面试。现在,再坚持一个月实习就要结束。如果顺利,这将是她简历上最具分量的一笔。

  这段经历甚至会影响她的求职。智联招聘发布的《2020年秋季大学生就业报告》显示,企业更偏爱有实习经验的应聘者,75.4%的受访企业表示将候选人实习经历视为加分项。

  对正在准备求职的大学生来说,如果把学历看作一个“不可变量”,那么实习就可能是弹性最大、最重要的“变量”,甚至可以成为在就业市场上逆袭的“硬通货”。

  实习越重要,高“含金量”实习岗位的进入门槛越高。如今,“985”“211”高校已经不再意味着万能门票,“一周到岗4天”“抗压能力强”“有相关实习经历”逐渐成为标配。

  一家投行机构在实习生招聘启事上明确要求,候选人必须是“头部985高校”或者“QS前200大学”的在校生,能够“接受17小时工作制”,“尽量一周七天到”,实习时间需要“连续半年以上”。

  程佳庆幸自己觉醒得足够早:就业激烈竞争的起点不是毕业招聘,而是实习。

  1

  上大学前,程佳期待大学的课余生活“有听不完的讲座、参加不完的社团活动,没课的早上可以睡到自然醒”。但这些最终很少发生,相反,“这届毕业生比较难”之类的文章总是出现在她手机上,尽管她清楚,这大多是制造出来的焦虑。

  决定开始实习,是因为她“觉得必须做些什么,让自己心安”。

  她的第一份实习是在一家老牌国营出版社,算是专业对口。她负责维护更新出版社的官方微信,每天推送一篇稿子就是全部的工作内容。

  办公室里的老师大多是父母辈。“与其说他们是我的‘老师’,不如说他们更像我的‘叔叔阿姨’。”程佳笑着说。

  比起工作,老师们似乎更关心她的生活问题,“谈恋爱了吗?”“以后打不打算留在北京?”虽然也有问题会让程佳觉得尴尬,但她从未怀疑过对方的真诚与善意。

  她说在这段实习里,自己几乎没有感受过压力,老师们每天下午5点准时下班,中午有午休时间。她经常看到,下午2点到4点,有些老师会到楼下打太极拳。

  在很多方面,程佳的第一段实习都称得上顺利、舒心。但是两个半月后,她选择了离开。她确信,这不是自己想要的工作,“虽然轻松,但是太没劲,一点也不热血”。

  从这一点看,中南大学的屈然显然更“幸运”。因为朋友推荐,她第一份“正经实习”就进入了当下最“热血”的行业之一——互联网,2019年,大三的她成为大厂的一名人力资源实习生。

  和程佳一样,屈然也很早就决定了大学毕业后,把就业作为首选。她经常在社交App上刷到各种“大厂实习日志”,现代感十足的办公环境、温馨的休息区、丰富的文创产品,还有“一个月都尝不过来”的餐食,都是常见的内容。这些图片被精心拼在一起,加上滤镜,再晒上最重要道具——工牌,或者拍上一段vlog,看起来这样的“大厂实习生活”既高端又时尚,很难不让人向往。

  “就是看到别人去大厂实习,很眼红。”当时在她看来,“大厂实习生”就像一种光环,它不仅意味着身份、能力,或者一段只属于少数人的体验,更重要的是,很多时候,它是一块金字招牌,足以让人在求职时领先一步。

  梅晓天常年专注实习资讯,在微博拥有130多万粉丝,“每天都有上百个在校生来咨询实习,或者求职的问题。”

  近些年,他感受到了一个明显变化,“可能之前没那么多人去实习,所以只要是一所好大学的在校生,找实习会是件很容易的事。现在,即便是清北的学生,有时也会遇到困难。”

  从他的经验来看,毕业后想进“好一点的公司”,最好要有3份以上的相关实习经历。如果实习单位是小公司,或者完全不对口,“相当于没有”。

  “现在几乎所有的实习都要求至少要3个月以上,每周工作日到岗时间也要求得越来越长,在校生想要刷3段实习经历,不翘课很难做到。”梅晓天说,“尤其是二三线城市的学生,如果再是竞争激烈的文科专业,的确需要作出取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