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 2022-05-19 09:14 的文章

石家庄方北印刷厂《恰似故人归》纪云禾失忆了吗?纪云禾什么时候恢复记忆

《与君初相识》第二部是《恰似故人归》,在第二部中纪云禾被复活,但是失忆了,这是怎么回事,下面一起来看看。

原著中林昊青复活纪云禾 纪云禾失忆

湖水太透彻,以至于这么一点光亮已经足以将她容貌看清,还有她脸颊上,被那蓝色“冰块”一同包裹起来的“珍珠”。

林昊青蹲下身,再次以手中长剑刺向那蓝色“冰块”,剑尖所到之处,“冰块”裂开,林昊青未停止用力,一直死死的往那下方刺去,直到他感受到自己的剑尖刺破所有包裹纪云禾身体的“冰块”,触到她的腹部,再一剑扎下,剑尖微微一顿,似刺入了什么东西里面。

他一咬牙,手臂用力,将剑尖猛地拔出。随着剑离开纪云禾的身体,那蓝色“冰块”似有愈合能力一样,再次封上所有的缝隙,不让纪云禾的身体接触到任何周围的水。

林昊青将剑收回,此时,在他的剑尖之上,凝着一颗黑色的圆形物什,好似一颗结在纪云禾身体里面的丹药。林昊青将那丹药收好,也负了剑,准备离去,但眼角余光,再次瞥见了纪云禾沉静的脸上,那颗因一点微光,就闪出足够耀目光华的珍珠……

从他的角度看去,这样的纪云禾好似永远都躺在湖底哭泣一样。纪云禾喜欢哭吗?从小到大,认真算来,一次也没见过。是个心极硬的。她应当是不喜欢哭的……林昊青微微默了下来。

……

又是一年春花开。杏花林间一个女童嬉笑着,左右奔走,一会儿在地上拔根草,一会儿在树上摘朵花。女童双瞳漆黑,笑声爽朗,只是头上冒出的两个黑色的耳朵显示了她并非普通的人类。她脖子上挂着的一颗银色珍珠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更将她的笑容衬得明媚几分。

“阿纪。”一个女声在杏林另一头传来,一袭蓝衣的女子缓步而来。小女童笑嘻嘻的一头扑在女子身上,咧嘴笑着,仰头看她,女子戳了一下女童的眉心,“怎么是个这么闹腾的性子?以前可不这样。”

“思语姐姐,你和师父总说以前以前,我以前到底是什么样?”思语默了默,随即道,“你以前比现在瘦多了。”“思语姐姐嫌我吃得多?”“我可不敢嫌你。”思语将阿纪的手牵了,带她从杏花林间走过,一直走到杏林深处,那里有一个破旧的院子。思语带着阿纪推门进去,里面院子不大,正好有两个房间,院中有一颗杏花树,飘下来的花瓣落在院中石桌之上。

桌下,白衣蓝裳的男子正皱着眉头在看书,一边看,一边口中念念有词,全然未查外面的两人已经回来了,直到阿纪跑到他的面前,往他膝盖上一趴,脑袋顶掉了他手里的书,阿纪将手中草编的花环递到他面前。

“师父!你看,我给你叠的花环!”

林昊青看着趴在自己膝盖上的小女孩,怔愣了片刻,被锁在记忆深处的画面倏尔浮现。他已经记不得是多少年前了,在他尚且不是如今模样的时候,面前的这人,也如面前这样,对他笑得灿烂。林昊青收了手,将阿纪手中的花环接过。

“好看吗?”“好看。”林昊青转头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思语。思语颔首,恭敬道,“留意了,无人跟来。”林昊青这才点头:“饿了吧,吃饭了。”一顿饭,阿纪吃了五十个林昊青的量,桌边的饭桶没一会儿便被掏了个空。吃完一整桶饭,她似还有些肚子饿,思语便将自己碗里的饭都给了阿纪。她将肚子吃了个浑圆,这边一吃完,马上打了个哈欠,揉着眼睛道:“师父我困了。”

“去屋里睡会儿吧。”阿纪便自己回了房间,连门都没关,在那简易的床上一头倒下,登时呼呼大睡了去。而神奇的是,便在她睡着不久后,她那吃得浑圆的肚子便开始慢慢的消了下去,没消一点,她的头发便也长长了一点,翻身的时候,刚还合身的衣服,这一会儿时间便已经露出了手腕脚腕来。

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思语道:“从内丹化妖形,才十来天,睡一觉便蹿个头,这样下去,屋子怕是装不了她了。” 林昊青笑笑:“长到她原来的个头,便不会再长了。”林昊青重新拿起了书,“而今国师府和北境都欲拿我,带她出去且小心些。”

“是。”思语答后,顿了顿。林昊青看她:“怎么了?”“属下只是不明白……”思语奇怪道,“当时……纪云禾身躯刚刚断气之时,主上明明知晓解救之法,却为何没有救她?而后又大费周折,将她再从湖底带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