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 2020-12-18 14:50 的文章

林泉别府“偶像制造”青春剧,爱情不再是唯一

  青春剧中,奔跑、白衬衣、校园、单车、爱情、友情、校服、天台、成长等是常见元素。

  《匆匆那年》所带起的国产青春剧创作风潮并没有匆匆而过,绵延了7年到现在也未见消退。但是在行业内部,变化一直在悄悄发生:从数量上的“大爆炸”到品质追求更上一层楼,从跟风IP改编+小鲜肉的“成功模式”到在原创剧本上下功夫,从打着各种噱头谈恋爱到认真尝试拓宽青春剧的边界……国产青春剧为什么成为了现在的模样,未来又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年轻导演会更适合执导青春剧吗?新京报记者带着这些问题,采访了制作过多部高分青春剧的小糖人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朱振华、《最好的我们》《棋魂》的导演刘畅、《风犬少年的天空》的导演张一白、新世代年轻人聚集的B站COO李旎等业内人士。

 

  青春剧为什么会迎来爆发?

  网络时代年轻观众获得了内容选择权

  之前只有电视台播剧的时代,遥控器更多地掌握在父母、长辈手里,剧集创作会针对这些观众。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和视频平台的发展,年轻观众获得了选择自己想看的内容的权利和便利。像青春剧这种面向年轻人的作品越来越多。

  《匆匆那年》是朱振华创立“小糖人”后做的第一个项目,他回忆该剧筹备期间,恰好是网络视频平台逐渐成为主流媒体的时间段。在此之前网剧给人的印象就是粗制滥造,那时起平台开始尝试制作大规模、精品化的类型剧。“要选符合视频平台年轻受众口味的题材,视野自然而然往青春剧上面走;其次要找到传统电视剧较少涉及的品类。”

  《匆匆那年》用新人出演,这样成本能控制在视频平台可承受的范围内。以当时的市场环境,新人新面孔的剧因为缺乏收视保障,很难卖给电视台,而视频平台却可以靠反复点播获得长尾收益,给这类创新的小成本剧集提供了成长的机会。“《匆匆那年》的确成为了国产青春剧的一个分水岭,之前青春剧数量少,之后大批涌现。它是应运而生的。”

  导演刘畅从《最好的我们》(2016)开始和青春剧结缘,此后执导的《独家记忆》(2019)《棋魂》(2020),也都是青春题材。他认为国产青春剧从《匆匆那年》开始的繁荣,是由于视频网站崛起和网剧的兴起,吸引和增加了一波新的观众。

  类型剧更适合年轻导演拍?

  找到创作者与题材的契合点才更重要

  张一白从不觉得年纪大了就不适合拍青春剧。在他看来,青春可以拍得甜宠纯情,也可以把自己的人生经历融入到当下年轻人的生活中,拍得沉重而有哲理,“取决于创作的当下,你是什么样的心境,和你对人生有怎样的理解。”

  张一白从不觉得年纪大了就不适合拍青春剧。在他看来,青春可以拍得甜宠纯情,也可以把自己的人生经历融入到当下年轻人的生活中,拍得沉重而有哲理,“取决于创作的当下,你是什么样的心境,你对人生有怎样的理解。”

  年轻人拍、年轻人演、年轻人看,这似乎是青春剧顺理成章的逻辑。统计数据也显示,年轻导演是近年来国产青春剧的主力军,他们创作出好作品的几率更大。85后导演刘畅说,青春剧之所以一直吸引他拍,是因为他自己的直接经验比较多。他觉得,青春剧的确更适合年轻创作者来拍。“我目前拍到第四部,短时间内对青春的表达已经到极限了,关于年轻人的话题没有太多想讲的了。”

  论拍青春剧,张一白是目前唯一能与年轻人争锋的老导演。《将爱》播出22年之后,57岁的张一白重回剧集领域,执导青春剧《风犬少年的天空》在B站独播。3.8亿播放量、400.4万弹幕、274.7万追剧的数字表达了年轻观众对它的“顶级”喜爱,8.1的评分说明它在相对挑剔的文艺青年群体也赢得了认可。

  朱振华认为年轻导演拍青春剧有利也有弊。年轻导演缺少经验,但对青春的理解更鲜活。制片人要平衡利弊,找到创作者与题材的契合点。“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导演的兴趣点和能共情的地方要跟作品有巨大的交集。没有兴趣强行拍,出来就是个行活儿。”

  IP改编是青春剧必由之路吗?

  原著小说很重要,但故事本身更关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