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社会 2020-10-11 09:52 的文章

宋姗姗康熙来了用手中的相机把抗疫现场讲给读者

原标题: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个人、《湖北日报》记者柯皓用手中的相机把抗疫现场“讲”给读者

“这份荣誉不只属于我,更属于湖北日报社每一位参加抗疫报道的编辑记者。”得知获得“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个人”称号,《湖北日报》记者柯皓十分高兴、备受鼓舞。9月6日晚,柯皓在接受《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采访时说:“这份荣誉是对之前工作的肯定和鼓励,也是对未来工作的鞭策,我将和同事们一起继续努力工作,牢记党的新闻舆论工作职责和使命,做好新时代的记录者和传播者。”

2月3日,《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关于柯皓的报道《四进隔离病房 用影像记录真情》在一版刊发后,有读者表示:“传播影响很大!我看了也流泪。”也有媒体人留言:“为我们更多记者敢于冲到防控最前沿增强了信心与动力。”

时隔7个多月再次接受采访,柯皓说:“现在的心情和那时是完全不一样的。”如今的武汉早已恢复了往日的热闹,特别是这几天迎来开学季,学生们的笑声又在校园里回荡;已经推行了一个月的“惠游湖北”活动,吸引了全国各地的游客,省内很多景点都人气爆棚。柯皓的报道重点也转向了决战决胜脱贫奔小康。“一切都恢复了正常,我们在路上,朝着既定的目标继续奋斗。”

震惊,险些将相机摔落

疫情期间,为了用影像讲述疫情,工作至转钟是柯皓每日常态。如1月24日,晚上11点拍隧道封闭,凌晨1点回酒店;1月25日,晚上11点去天河机场拍首批送达的海外物资到凌晨3点;2月1日,拍摄金银潭医院3名重症患者病愈出院……有时,柯皓还需要通宵工作,包括采访拍摄通宵接送医护人员的司机志愿者、方舱医院里深夜守护病人的医护人员等。

拍摄中,柯皓经历了许多难忘的瞬间。在武汉金银潭医院采访院长张定宇时,由于对方一直在忙碌,他和同事等待了近9个小时;当听到张定宇是一名渐冻症患者时,他震惊得险些将手中的相机摔落。在武汉市肺科医院,该院ICU主任胡明在接受采访时突然接到电话,泣不成声,原来他的好兄弟、某院ICU医生感染新冠肺炎。

“胡明哽咽泪崩,那一刻其实我的眼眶也热了。我拍下了整个过程,然后在网上发布了一条名为《哭泣的医生》的短视频,播放量达1.46亿次,无数网友给医护人员点赞。”柯皓说,“以胡明为代表的医护人员一直战斗在救援一线,但是这一刻的泪崩,体现了人性最真实的一面。”

让柯皓印象深刻的,还有方舱医院里的“读书哥”。2月5日,武汉市首个方舱医院江汉方舱医院启用,柯皓和首批医生一同进入。“护士们都忙着帮病人搬行李、找床位、登记信息,现场当时还比较混乱。我在拍摄中看到有一位年轻人,当大家还在忙着收拾行李的时候,他已经躺在床上并拿出一本书安静地阅读,一旁经过的护士看到后向他竖起了大拇指。”柯皓立即抓拍下这个瞬间。

后来在方舱医院里,柯皓还碰到了“考研哥”等许多人和事。他认为,这些在疫情下的普通人,向大家传递出的是信心和希望。

记录,更近更真更多细节

为了采访拍摄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柯皓10多次进入隔离病房、ICU。“每次进隔离病房都需要和医护人员一样武装自己。”柯皓回忆,穿上防护服后,眼罩里都是雾气,基本上看不清,工作起来也很费劲。然而进去的次数多了,他也摸索出了一些“小诀窍”,比如在护目镜和眼罩上涂上洗手液再擦干,就会清晰很多。

在隔离病房里,柯皓直接和确诊患者面对面;在ICU里,医生们在他的镜头前进行人工心肺手术。“每次进入红区,我都要克服心理障碍,冷静思考,进行拍摄。”柯皓说,医院不是抗击疫情的全部战场,但却是重要的核心现场,所以一定要进去。作为一名专业的摄影记者,只有当自己拿着相机走进了现场,走得更近,才能拍摄到最核心的画面。

说起疫情期间的拍摄,柯皓有许多业务上的经验。像在医院里,穿着防护服戴着面罩可能给取景带来不便,需要把从光学取景器构图的习惯改为使用背屏预览;在病房和手术室里,需要注意抓细节,通过控制曝光,利用光影和巧妙的构图来突出氛围和医护人员的神情;在街头,特别要注意记录人们的状态,以及特殊时期人们做出的改变。

据不完全统计,疫情发生后的前两个月内,柯皓拍摄了6万余张图片,在《人民日报》《中国日报》等中央级、省级媒体发表图文报道近百幅(篇),短视频60余条。他用镜头告诉人们更多的真实信息,从而减少恐慌,传递疫情中震撼的、感动的、美好的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