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科技 2022-03-15 09:41 的文章

关露萍 甲骨文裁员背后的中年程序员

“当时收到邮件就猜到可能会裁员。”陶杰解释道,早在4月份,部分自媒体就发布了甲骨文中国将会裁员约1600人的消息,甚至明确了“官宣”的时间为5月7日。“当时觉得传言不可信,最主要的就是因为规模太大了,感觉不太现实。”

很快,靴子落地,甲骨文中国裁员的“传言”变成了现实。在全员大会上,甲骨文亚太区人力资源主管声称,甲骨文正在进行全球性的业务结构调整,导致一部分人要离开岗位。据多家媒体报道,甲骨文将裁撤中国区研发中心(CDC),整个CDC约1600人,首批确认裁员约900余人,其中超过500人来自北京研发中心,目前销售等岗位依然保留,但不排除下一步的持续裁员可能。有消息称,第二批裁员将在7月进行。

作为一名云计算团队的技术人员,陶杰一度以为自己足够安全。但直到被HR约谈,陶杰才意识到一直被自己忽略的事实:在一场无差别裁员中,没有人会幸免。

5月12日,甲骨文大厦外新增的通知。 熊大志/摄

“等着被裁员”的觉悟

对陶杰而言,甲骨文是有“光环”的。

作为全球TOP2的软件公司,甲骨文为遍及145个国家的用户提供数据库、工具、应用软件及相关的咨询、支持和培训服务。公司于1989年正式进入中国市场,2002年该公司在深圳建立第一家研发中心,随后在北京、上海、苏州、南京相继成立研发中心。2013年,甲骨文已超越IBM,成为继微软之后全球第二大软件公司。目前,甲骨文在中国有14家分公司、5个研发中心,约近5000名员工。研发中心负责云开发、Linux、Oracle Spatial、虚拟化技术、服务器技术和应用开发等。

从某种程度上讲,甲骨文在中国的发展,离不开政府行为的支持。在2004年版本的《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中,外资研发中心正式被列为鼓励类项目(第12款11条)。各地方政府更是以其为荣,大力支持跨国公司在本地设立研发中心,并在土地、基础设施建设、税收、资金支持等多方面开出了各种优惠条件。同一时间,微软、IBM、惠普等企业均先后在中国设立研发中心。

2017年11月,在民营企业敲了7年代码之后,陶杰搬进了中国程序员密度最高的区域之一后厂村,在甲骨文大厦里拥有了新的格子间。陶杰从事的云计算业务,不仅是甲骨文致力于转型的新方向,也代表着整个行业发展的大趋势。进入甲骨文工作,陶杰一度以为,自己迎来了职业生涯的高光时刻。

改变发生在2018年。10月,大洋彼端的甲骨文创始人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在公开场合发表了一些对中国不太友好的言论”。铺天盖地的新闻让陶杰和同事们忽然意识到,“他完全不在乎中国市场”。陶杰的内心隐隐有了一些担忧。

事实上,从营收上讲,中国的营收在甲骨文的总营收中占比很小,在亚洲区域甚至比不上日本。而在研发分工上,甲骨文中国研发中心承担的并非是核心、基础性业务,更多是应用的本地化,相对边缘。

4月初,“甲骨文中国研发中心将彻底关闭”的消息开始在TheLayoff上流传,甚至给出了具体的“官宣时间”。TheLayoff是一个以分享公司裁员信息为主的美国论坛。

“应该涉及的范围很小或者还没开始,”在和同事的交流中,陶杰心怀侥幸。“外企的人都有一个觉悟,就是说等着被裁员。”在陶杰看来,公司裁员其实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某块业务前景不明或者主要负责的高层离职,都有可能导致整个业务线被砍掉。有些部门已经半年都没有新任务了,很明显是会被裁掉的。

据外媒CRN报道,美国加州监管文件披露,甲骨文将在该州永久裁员352人,裁员将从5月21日开始,包括255名甲骨文红木城(Redwood City)总部员工和97名圣克拉拉(Santa Clara)办公室员工。

“大部分与我交谈的人都在等待他们的遣散费,因为我们都知道它即将到来,只是不知道具体的时间。”在TheLayoff上,有甲骨文公司的员工如此表示。

“我们不一样,我们上线了很多新业务,是最忙的一个部门了。”对即将到来的裁员,陶杰一度信心十足。

  5月10日,中关村软件园甲骨文专场招聘会现场,有招聘团队打出了“接受团队整体平移”的口号。图片来自网络

“高端产业回流欧美,低端产业流失到东南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