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科技 2020-10-18 17:24 的文章

发动机爆缸2020年,机器人已不是幻想 但它还没有“以假乱真”的野心

  在诸多科幻作品中,2020年代表着那个遥远的、一切皆有可能的未来:汽车可以在天上飞,人的意识可以在互联网中遨游,到处都是情商智商均在线的机器人,虚拟和现实缠绕在一起……

  2020年已经悄然而至。它与科幻作品中的2020似乎不大相同。

  不过,无论是在幻想,还是现实中,人工智能都已经成为社会重要的支撑技术之一。

  读懂人心的机器人? 目前他们还不懂何为人心

  2020年,38岁的机器人心理学家苏珊·卡尔文,被机器人赫比骗了。

  赫比告诉她,她悄悄喜欢着的那个人——米尔顿·阿希,也爱她。一向矜持的学者苏珊,在这个消息面前,变回了一个小女孩。

  赫比,是机器人公司莫名其妙造出的一台能读懂人心的机器人。公司的专家们始终不明白,究竟是哪道工序出了错,让赫比有了这项多余的能力。

  但是,赫比依然严格遵循着“机器人三定律”——机器人不得伤害人。

  他不伤害人,于是他撒谎。他投其所好地对人们的提问做出回答,只是为了避免伤害人的感情。

  这个故事发生在阿西莫夫的科幻小说集《我,机器人》中。注意,小说写于上世纪四五十年代。

  遗憾,也庆幸,我们现在还无法拥有赫比先生。

  读懂人心?不好意思,机器人不知道何为人心。它们确实能和人类插科打诨地聊上几句,偶尔也会阴差阳错地聊到你心坎上。但这背后,是语料库,是算法,是概率。

  我们至今还造不出善解人意的机器人。

  如今,人工智能会下围棋,能打王者荣耀,成绩也都还不错。但从学习效率的角度来讲,实在算不上高。

  举个例子,人只需要在驾校学习十几到几十个小时,就能开车上路;开上个五六年,就成了“老司机”。机器虽然可以不眠不休,但它要花十万甚至上百万个小时才能习得一项技能。更要命的是,机器很难举一反三,融会贯通。每一项科目,对它来说,都是全新。所谓“数学学得好,物理不会差”这种事情,在机器身上是不存在的。

  研究者也提出了很多人工智能的前进方向,比如自监督学习、无标签数据训练等。人们也在期待新的超越深度神经网络的机器学习技术。毕竟,直到现在,深度神经网络依然是个黑箱。人们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常常也有种苏珊面对赫比的无力感——你究竟哪里出了错?

  阿西莫夫最为著名的是他的“机器人三定律”。在这一点上,我们的2020年跟上了科幻作家思想的步伐,人工智能带来的伦理问题已经开始叩问社会管理体系。但解决这些问题,没法靠抽象的定律,还得靠具体的共识和措施。

  用脑机接口控制机甲? 连马斯克都没说要这么干

  2020年,一头怪兽出现在阿拉斯加海域。

  它是来自外星球的巨型怪物。环太平洋地区海底深处的缺口,成为外星球入侵地球的通道。

  其实,为了抵御巨兽,人类一直在做准备。他们组建了机甲战队。这些巨大的机械士兵,由两名脑部神经网络互相连接的操纵者进行操作。机甲,成为士兵身体的延伸;而钢铁巨兽,因为人的操控,也有了智能。

  怪兽和机甲战士一打起来,那动静之大,简直是天地为之变色。不过,外星人似乎智商不太高,总派怪兽来“肉搏”;人类显然棋高一着,“不止于大”,还有着不俗的机械、电子工程和软硬件技术。

  这样的硬核战争发生在电影《环太平洋》中。电影上映于2013年。

  要让机甲也身手矫健、反应迅速,人类大脑就要与机甲直接连接。我中有你,你中有我。

  这一技术我们也有,叫脑机接口。

  曾有专家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目前脑机接口技术已经进入第三阶段。第一阶段是科学幻想阶段,第二阶段是科学论证阶段,第三阶段主要聚焦用什么技术路径来实现脑机接口技术,也就是所谓的“技术爆发期”。

  脑机接口可大致分为两种:侵入式和非侵入式。前者是在大脑中植入电极或者芯片;后者则是用电极从头皮上采集电信号。

  还好,我们并不需要面对外星人派来的巨型怪兽,也就不用造出机甲战队来打架。脑机接口技术目前主要用于医疗。

  但和科幻作品中的描述相比,现实可用的脑机接口技术,实在太过“小儿科”。毕竟,侵入式的脑机接口,存在感染风险,还会让使用者频繁忍受重新植入的痛苦;而非侵入式的脑机接口,操作起来麻烦,还并不精准。一个非常影响“用户体验”的问题是,脑机之间的信息传输速率会让习惯上网冲浪的你仿佛回到农耕时代,感叹一句“车马邮件都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