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科技 2020-10-17 06:19 的文章

鑫泉方酒电竞陪练,正逐渐成为一份“正经工作”

  10月31日的S10冠亚军决赛将在已阶段性交付使用的浦东足球场进行。本报记者 张海峰 摄

  两个月前,22岁的“不与”(网名)拿到中国电子竞技陪练师中级证书。比起每月七八千元的稳定收入,他坦言这份证书给了他更大动力,“官方认定提升了这份职业的存在感和认同度,感觉它越来越像一份我可以坚持下去的工作”。

  “不与”的感慨,是中国电竞行业从无序走向有序、从稚嫩走向成熟的一个生动写照。

  当电竞陪练开始变得体面

  “就是陪人打电竞练级……”“这也能赚钱?”去年,当“不与”向家人描述他的新工作时,得到了意料之中的“反响”。家人对“陪练”这个词闻所未闻,更别说把他和正儿八经的工作联系起来。

  每天,“不与”会准时登录“和平精英”游戏,日均上线8至10小时,每周根据情况给自己放一天假;他父母看到儿子有了一份稳定且不错的收入,也放下了心。

  “比心”陪练平台是中国电竞陪练行业的“老大”,六年来已聚集起超4500万用户以及近600万“陪练大神”(行业俗称)。据平台统计,2019年,全职陪练师的平均月收入大概在7800元左右。对于“不与”所在的宁夏银川,这样的收入算得上体面。

  “比心”的《六周年数据报告》显示,2020年上半年新增游戏“陪练大神”中,三四五线城市占比增至48%、超过95万人,游戏陪练这一新兴职业正逐渐成为小城市年轻人的热门职业。

  “陪练大神”中,更大一部分是兼职者和体验者。女孩小忧去年随家人移民美国西雅图,刚到一个陌生的环境感觉孤单,想在线上找人一起玩电竞;在日本留学的小芊把“陪练”作为自己主要的打工渠道,“我王者段位是88星,陪练定价为19元/局,一局差不多10到15分钟,一个月可以赚到6000多元,现在不需要外出打工了”;“做陪练相对比较自由,每天下班后接三四个小时,周末上线时间多一点,一单10至16元,一周收入在700至1200元。”在大连一家IT公司做项目经理的小懒说。

  事实上,作为电竞产业中的一环,陪练平台已覆盖上游到下游,既满足玩家娱乐的需求,也提供工作机会,甚至为其中的佼佼者打通晋升职业赛的渠道。“比心”不定期组织国内顶尖职业战队的选手与玩家切磋互动。2020年,该平台与国内17支电竞职业战队达成合作,共建电竞青训体系,已有草根电竞玩家通过平台被俱乐部发现,成为职业选手。

  陪练职业群体走向标准化

  本月25日,2020英雄联盟S10全球总决赛在上海拉开大幕。受新冠疫情冲击,绝大多数线下电竞赛事处于停摆状态,全球最具含金量、规模最大的电竞赛事S10能够如期举办,源于我国疫情防控向好,也得益于上海这一中国电竞中心的决心——这里聚集了全国80%以上的电竞企业、俱乐部、战队和直播平台,产业链的完善让上海成为大型电竞赛事举办的首选地;做大之余,上海的电竞环境正朝着专业化、规范化发展。

  作为电竞行业新势力的陪练平台就是一个缩影。2017年—2018年,“比心”等多家陪练平台先后获得融资,业内人士认为,已达百亿规模的电竞陪练市场,未来将有机会占据电竞产业生态中15%至20%的市场份额;电竞陪练行业,正逐渐成为上海建设全球电竞之都的产业生态链中十分关键的一环,促进产业结构趋向完整,提供源源不断的电竞人才供给。

  陪练平台的盈利模式并不复杂——电竞玩家和“陪练大神”通过平台达成线上订单交易,平台抽取订单交易额的一部分(通常是10%至20%)作为收入。但从业者深知,陪练行业的可持续发展,关键是要尽快走向标准化和规范化。

  去年,“比心”参与起草的《中国电子竞技陪练师标准》发布,将电竞陪练师分为初级、中级、高级三个等级,明确电子竞技陪练师在职业概况、工作要求等方面的规范,“电竞陪练师技能认定平台”也随之投用。通过平台完成技术理论知识和实际操作能力考核,一个个“陪练大神”获得“电子竞技陪练师”官方职业技能认证。

  据统计,截至今年6月30日,已有超过5万人通过各渠道预约报名,超过1.5万人完成各环节考核,拿到初级电竞陪练师资质证书。而要想取得中级和高级认证,还需在行业中不断磨砺才能达到。

  行业标准化的原动力,是提升从业门槛,优化行业水准。多位资深“陪练大神”说,他们从这张证书看到的,是陪练职业群体素质的整体提升,和这个新兴职业向好的趋势。记者 姚勤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