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军事 2022-05-18 09:10 的文章

广州军区中将被免 前有美国后有越印 中国应如何突破围堵

2018年12月29日,由金砖国家智库合作中方理事会和中国人民大学主办、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承办的“新时代的中国与世界”金砖国家智库合作中方理事会年会暨首届万寿国际形势研讨会在北京召开。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隆国强出席并发表演讲。本文根据发言速录整理而成。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隆国强(资料图/视觉中国)

到了岁末年初,循惯例,大家都会给新的经济形势做个展望。

刚才闭幕的经济工作会议,在表述国际经济形势的时候,用了“此时国际环境复杂严峻”这样的描述。复杂在哪儿,严峻在哪儿?新闻公报里并没有展开讨论。

展望来年的经济形势,我认为,可能有几个基本特点:

2019年经济形势展望

第一,增长放缓。很多研究机构都做了综合研判,IMF预测明年全球的经济增长速度会从今年的3.9%降到明年的3.7%,略有回落,应该说还是不错的。

第二,格局分化。不同的经济体增长状况差别很大,美国今年的状况非常好,虽然来年会有所回落,但应该说经济状况其实还是不错的,除非它真的像一些机构预测的一样发生了金融危机。但是有些新兴经济体确实是增长乏力,既有内部的原因,也有外部的原因——全球大宗商品、初期商品价格的回落,给很多依赖初期商品出口的经济体造成了很大影响;价格回落后,出口收入减少,它的汇率贬值压力也很大。

第三,风险因素在增加。尽管总体来看2018年的增长情况还不错,但风险也在积累,有几方面特别需要关注:

1、全球债务性风险在上升。

有机构统计,现在积累的债务总额已经是2008年爆发金融危机时的两倍。当然,经济增长的情况下,分母也大了,但债务增长比分母增长要快得多。所以,在不同的国家可能存在着不同的风险,高负债、高杠杆的风险都存在着,包括我们自己也在其中。

2、美国这样的高股价蕴含的风险。

至12月27日,累计12月份美国股市下降的幅度超过2008年爆发金融危机最大的一个月下降的幅度,接近15%。大家很担心。有些金融机构预测美国2019年爆发危机的概率是60%,到2020年爆发风险的概率就更高,这都是需要我们高度关注的。在这种状况下,美联储一加息,特朗普就很不满,公开指责12月19日加息的决策。并且从2015年开始,联储已经连续十次加息。

3、因为美联储回归正常货币政策的决策,或者说美国货币政策的调整,它有很强的溢出效应,不仅是美国的股市闻声回落,美国一加息以后,美国资产变得更有吸引力了。所以,资金跨境流动,更多的钱会从其他国家流到美国去。

纽交所(资料图/视觉中国)

前不久我去了三个发展中国家看了看,有些发展中国家确实压力很大,前几年铺的摊子比较大,搞基础设施建设,搞外债,但国际收支本来就有压力。

其中某一个国家,出口额是200亿美元,进口额高达500多亿美元,逆差300亿。它有很多劳工在外面,侨汇收入100多亿美元,整个国际收支还差100多亿美元。对中国这么大的经济体来说,100多亿美元不算什么;但对这些小经济体而言,100多亿美元是难以承受的巨大压力。所以,这些小经济体将面临着汇率贬值的压力。汇率一贬值,它进口品价格一上涨就会导致通货膨胀;同时,前期借的外债到了还债期,现在没有外汇去偿还。

所以,大家可以想象一下,这个压力是很大的。对我们自己来说,我们的企业走出去,去承揽工程、对外投资、出口开展贸易合作,也是要高度关注这些新兴经济体的国际收支风险的。那些企业在那里搞工程承包,挣了钱却汇不出去,因为它会有很多的临时管制措施。所以,它的第三个风险是溢出效应带来的,即新兴经济体国际收支的风险。

4、美国贸易政策的风险。

2017年开始,美国和很多国家发生了贸易冲突。当然,影响最大的,毫无疑问是中美贸易冲突,这是最大的经济体(美国)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最大的贸易体(中国)和第二大贸易体(美国)之间的冲突。这排序虽然分一二,但都是一回事。它的影响不仅仅在于中美双边贸易,对全球生产价值链稳定安全运行都是非常深远的。

美国贸易政策除了加税打贸易战,逼别人开放市场,进行贸易结构性改革之外,他在试图重构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美国在“退群”,但大家一定要看到它在“退群”的同时,在推动现有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向对它更有利的方向进行调整。“退群”放在长一点的时间看,叫“先破后立”——退不是目的,威胁退出WTO也是要逼着WTO去改革;退出NAFTA,导致重谈了美加墨的自贸协定。所以,退群只是手段,目的是重构一个美国认为对它更加有利的全球治理体系。

所以,从国际经济形势来看,确实就像中央说的,短期来说是复杂、严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