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军事 2021-08-22 09:10 的文章

南山集团宋作文被抓 我军作战旅歼20首次曝光 部署对日对台一线部队(图)

这支地处对日对台一线,正在朝着战斗力新高峰迈进的部队,在这样的时刻公开展示祖国交给他们的最先进的战机,确实令人振奋。我们相信,今天的官宣换装只是一个开始;期待他们能在未来传来更多的好消息,再分享更多关于他们在峥嵘岁月里的故事。

作者署名: 扬基帧察站

自打这个公众号创立没多久,第一次提及歼-20开始,我们就无数次提及前身为空3师9团的东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这支今天作为全军首支装备歼-20的航空兵旅,换装后首度公开亮相的英雄部队。

1950年10月5日,空3师的前身“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第三驱逐旅”(代号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大西洋部队”)正式成立,同年11月更名为下辖空7团和空9团的空3师,并开始接装米格-15歼击机。历经一年的集训备战,空3师先后于1951年10月-1952年1月、1952年5月-1953年1月参战,7团和9团都取得了辉煌战果,总战绩位列志愿军空军之冠。

在志愿军空军6个荣立集体一等功单位的单位中,就包括空3师7团3大队7中队“赵宝桐中队”、9团1大队“王海大队”、2大队和9团3大队9中队这4个。图为击落击伤敌机29架的“王海大队”

1952年9月,战功赫赫的空3师成为全军首支换装米格-15比斯的部队。战后,空3师从东北移防转场东南沿海各场站,使用米格-15比斯再次取得了多个战果。1957年,空3师紧随空1师等单位之后换装国产56式歼击机(歼-5),“空1师优先换装国产战机、空3师优先换装引进战机”的说法,可以说最早起源于此。

这个说法的有利佐证很快就来了,1962年,空军进口的11架米格-21在由11航校试飞后交付空3师9团,不仅使得“王海大队”成为空军战备值班部队中率先跨入M2时代的佼佼者,还使得9团就此恰好跳过了米格-19/歼-6的时代——全军极少数从没使用过歼-6的歼击航空兵部队。

在那个“歼-6万岁”的年代,歼-6基本就是中国战斗机的代名词

凭借着这些人民空军当时的顶级装备,9团的米格-21小分队从1964年开始,多次前往云南、广西一线边境参与打击美帝无人侦察机的轮战。到1968年3月15日,9团先后击落6架无人侦察机,这一战绩同样位居空军之首。也是在这段时间内,9团获得了一批由112厂生产的歼-7,完成了全面换装。

由于这次引进米格-21的数量远不如之前多,只能优先保证9团装备新机,而7团和9团的装备差距也就是从这一时期开始逐渐拉大

等到1979年南下参战时,空军为了补充这支当时全军战斗力最强的歼-7部队,特意从132厂刚刚生产出来的一批歼-7Ⅰ当中挑选了4架,由“王海大队”副大队长江文兴等4名飞行员接收,火速转场到南宁与大部队会合。这就使得当时9团呈现出苏制米格-21、112厂生产的歼-7基本型和132厂的歼-7Ⅰ混装的局面。

可见13048号和13049号机的减速伞舱上移到垂尾根部,这是歼-7Ⅰ相对歼-7原型机的重要识别特征

该团以此阵容,由战斗英雄,时任师长张滋带队参加了对越自卫反击战。尽管没有真正爆发空战,但这支战功赫赫、长期在中越边境轮战、在越南战争期间曾多次掩护越军飞机前往我方一侧机场备降的部队,在中国空军曾经的“徒弟”,此刻的敌人——越南空军中也有着很大的名气。

平心而论,在与美海空军的殊死较量中飞速成长起来的越南空军,此时已经是刚刚从“文革”中初步恢复的我军不能小视的对手,能让越军最终没有动用空中力量,9团的作用功不可没。就在战斗结束后不久,全面提升了火力、动力和弹射系统工作可靠性等的歼-7Ⅱ定型投产,9团再次紧随1团之后换装新机;而在1984年国庆35周年阅兵中,这两支部队还组成了混编编队共同受阅,也是一段佳话。

受阅的空1师1团歼-7Ⅱ,9团的歼-7Ⅱ可能在后排里。在同样接续换装新机的“20时代”,这样的佳话还能否有机会延续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