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国际 2022-03-31 09:21 的文章

神兵特战队冬奥故事向世界传递信心和力量

 

  2月11日,北京2022年冬奥会短道速滑项目男子5000米接力半决赛在首都体育馆举行。图为加拿大队队员查尔斯·哈梅林(右二)在比赛中。
  新华社发

 
 

  2月12日,北京2022年冬奥会女子钢架雪车比赛在国家雪车雪橇中心举行。图为获得季军的荷兰选手金伯莉·博斯在赛后致意。
  新华社发

 
 

  2月7日,北京2022年冬奥会高山滑雪男子滑降项目比赛在延庆国家高山滑雪中心举行。图为获得亚军的法国选手约翰·克拉雷在赛后庆祝。
  新华社发

 
 

  2月9日,北京2022年冬奥会自由式滑雪男子大跳台比赛在北京首钢滑雪大跳台举行。图为挪威选手伯克·鲁德在比赛中。
  新华社发

 

  北京冬奥会精彩纷呈,运动员们努力拼搏,挑战极限,不断超越自我,演绎着一个又一个动人的冬奥故事,向世界传递“一起向未来”的信心和力量

  

  挪威自由式滑雪运动员伯克·鲁德——

  因为热爱  梦想成真

  本报记者  陈尚文

  首钢滑雪大跳台“雪飞天”见证了冬奥会新增项目自由式滑雪男子大跳台金牌的产生。2月9日,挪威选手伯克·鲁德凭借出色的前两跳提前锁定冠军。鲁德在赛后坦言:“在我十三四岁的时候,就开始梦想成为滑雪奥运冠军。如今梦想成真,我感到十分骄傲。”

  在北京冬奥会上,无论是资格赛还是决赛,这位20岁出头的小伙子看起来都很放松,总是面带微笑。“这种感觉就像与滑雪相恋。”鲁德说,最初选择滑雪就是因为热爱,“这份热爱,让我时常忘了训练的辛苦和比赛的压力”。

  鲁德的职业生涯并非一帆风顺。在2016年利勒哈默尔冬青奥会上获得自由式滑雪坡面技巧障碍金牌后,他满怀希望能够有机会参加冬奥会,但因为资历的缘故,未能入选2018年平昌冬奥会挪威代表团。

  之后的赛季,鲁德没有灰心,而是积极参加更多比赛。2020年7月,父亲查出癌症,让鲁德备受打击。“那是我一生中非常艰难的一段时间。”鲁德回忆说,面对父亲的病情他感到有些无助,他选择更多地陪伴在父亲和家人身边。遗憾的是,鲁德的父亲还是在2021年4月离开了人世。

  在北京冬奥会上夺冠后,面对镜头,鲁德举起手臂,近距离展示了一个金色手链。这是父亲送他的礼物。“父亲总是鼓励我,无论怎样都要勇敢地追求自己的梦想,做自己想做的事。他从不在乎我的比赛结果,只在乎我是否快乐。”鲁德相信如果父亲看到他获得冬奥冠军,一定会为此而骄傲。

  对鲁德来说,首钢滑雪大跳台并不陌生。2019年,他就曾在首钢滑雪大跳台举行的“沸雪”自由式滑雪大跳台比赛中获得冠军。在这里再次夺冠,让鲁德感叹,“这个滑雪场地细腻流畅,从高高的出发台上看到的风景令人享受。”他说,“雪飞天”成为世界上首个永久性保留和使用的滑雪大跳台场馆,将是滑雪运动员和体育爱好者的福音。

  2022年北京冬奥会上,挪威以16金8银13铜的成绩,位列金牌榜和奖牌榜第一位。挪威参加冬奥会的运动员不足百人,整体实力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挪威具备开展冰雪运动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其国土超过1/3位于北极圈内,很多地方一年中近一半时间是冬天。此外,在鲁德看来,更为重要的是,挪威人有爱好体育运动的传统。很多人童年的快乐来自在冰天雪地中的尽情玩耍,父母往往是孩子的第一任教练。据估算,挪威全国有1万余家体育俱乐部,为儿童接受体育运动启蒙和全民广泛参与冰雪运动提供了良好的设施条件。超过90%的挪威儿童和青年定期参加体育活动,专业的体育运动员从中脱颖而出。

  挪威的儿童和青少年体育教育不设置奖牌,也禁止给未满13岁的孩子排名打分。“孩子们运动的目的不在于竞争和取胜。”挪威冬奥代表团团长托尔·奥弗莱博表示,人们在运动中感受快乐,积极融入社会,参加运动的目的不是一定要成为职业运动员。

  

  法国高山滑雪运动员约翰·克拉雷——

  奋力拼搏  终有收获

  本报记者  杨  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