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国际 2020-10-17 21:35 的文章

虎兄豹妹大变局大流疫叠加下的世界格局与中国担当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是近百年来人类遭遇的规模最大、影响范围最广的全球性大流疫,新冠肺炎疫情已经成为21世纪影响全球重大事件之一,疫情的扩散和蔓延对世界格局和国际秩序造成全方位的冲击和影响,面对百年大变局和百年大流疫的叠加冲击,世界格局和国际秩序将会发生怎样深刻复杂的调整与变化?中国又该如何应对?

由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主管主办的当代世界出版社2020年9月出版的《百年大变局遇上百年大流疫》一书,对上述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做出了中国学者的解读,发出了中国学者的声音。该书由中联部研究室主任栾建章主编,汇集了张蕴岭、高飞、胡必亮、陈凤英、张宇燕、唐永胜、孟祥青、周琪、郑永年、黄平、王逸舟、金灿荣、达巍、赵可金、朱锋、于洪君、王义桅、屠新泉、程曼丽、陈须隆等20余位中国著名学者的理性观察与深刻洞见。《百年大变局遇上百年大流疫》一书论证严密,逻辑清晰,紧紧围绕疫情背景下世界格局与中国角色的研究主线,按照从“全球化的变与不变”“世界格局的调整与重塑”“世纪大考下的此消与彼长”“崛起中国的角色与担当”四个方面,对大变局大流疫叠加下的世界格局与中国角色担当进行了全方位的论述和多角度的研究,提出了建设性的思路和建议,对我们观察后疫情时代的百年大变局,探讨其背后的主要动因,以及分析展望其前景走向提供了一份全面且丰满的“思考指南”。

《百年大变局遇上百年大流疫》一书

大变局大流疫叠加下“全球化的变与不变”

该书学者既立足于疫情全球扩散当下的观察,又着眼于全球化未来方向的思考,对全球化的蜕变与发展的新特点新趋势进行了敏锐洞察和深刻分析。在疫情冲击下,全球化正在改变,反全球化力量从过去的的反全球化思潮、逆全球化政策开始发展为“去全球化行动”。人们过去数十年熟悉的全球化已不复存在,全球化遭遇暂时“退潮”,“逆全球化”“去全球化”将成为一段时期“新常态”。全球化无法逆转,也不会终结,全球化发展的大趋势不会发生根本性改变,只是从短期来看,全球化发展将表现出一些阶段性新变化。疫情毕竟会过去,但世界还要发展,在新的条件下全球化的方向将得到重塑,它不是回到过去,而是面向未来,世界不会退回到各自为政的所谓“部落主义时代”。全球化未来的关键,在于国际社会能否建立与全球化进程相匹配的全球性制度安排,这也是完善全球治理的未来方向。

大变局大流疫叠加下“世界格局的调整与重塑”

该书学者以“新冠肺炎疫情对世界变局的冲击与影响”为切入点,以宏阔的大视野大视角为广大读者呈现出大变局大流疫叠加下的世界格局景象。大流疫构成了大变局进程中始料未及的重大事变,也是大变局灵敏的检测剂和高效的推进剂,但从总体和长远看,并未从本质上改变世界格局的演进方向,而是加快加剧了现有“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演化速率。大流疫催化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令大变局全面展开,又诱发了新的变局,从而加快了大变局从量变到质变的转变。“新冠病毒大流行将永远改变世界秩序”,国际体系进入深度变迁期,权力扩散趋势进一步强化,大流疫更将动摇美国霸权并打造多极新格局,极大地助推了地缘格局的加速重塑。大流疫深度冲击影响了大变局,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两大特征,即“东升西降”“新(兴)升老(牌)降”和全球化趋势并没有发生根本性变化。国际体系已经进入超载状态,大国关系须超越冲突对抗的历史老路,现有的秩序规范已难以为世界的和平与繁荣提供有效的和必要的保障,全球治理将更依赖广泛的国际共识,围绕国际制度安排将展开激烈博弈,国家治理体系改革创新将成为国际竞争的制高点。

大变局大流疫叠加下“世纪大考的此消与彼长

该书学者对大变局大流疫给世界的政治、经济、社会、安全、外交等全方位冲击和影响进行了精细的梳理与深刻的研判,全面展现了世界现状和发展趋势。大流疫对世界经济的打击是全面深重的,世界经济严重衰退已成定局,世界经济的原有区域排位的格局将会历史性的重写,世界经济的版图很可能出现新的重新组合。世界范围内的政治与社会思潮开始进入新激荡期,政治极化与民粹主义交相呼应,社会矛盾冲突激化,注重国家全面干预的新国家主义将会显著上升,各国政治的“内视化”趋势将会日趋显著。大流疫加剧了大国关系的竞争与冲突,“中进美退”“中升西降”,大国战略博弈明显加剧,中美两国关系开始真正走到了何去何从的十字路口。各种区域与全球治理体制出现了“边缘化”的趋势,多数地区安全热点问题被搁置,世界政治的“碎片化”正在成为现实。大流疫凸显了总体国家安全观的重要性,国家安全思想需要与时俱进,当前应当特别重视非传统安全、全球共同安全及安全威胁的叠加放大效应。

大变局大流疫叠加下“崛起中国的角色与担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