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国际 2020-09-02 10:25 的文章

安妮宝贝最新作品走进卢浮宫

 

  右图:胜利女神像。
  下图:卢浮宫外景。
  影像中国

 

  盛夏,巴黎,塞纳河右岸,阳光下的玻璃金字塔闪闪发光。这个由近800块玻璃组成的金字塔是卢浮宫的入口,排着长长队伍的人们从这里进入明亮宽阔的接待大厅,去往德农馆、黎塞留馆或叙利馆,徜徉在世界艺术文化中,与过往文明对话,感受愉悦充盈的审美体验。在这里,人类的文明被高度浓缩,每一件作品都是一个故事,都反映一个时代。

  发展变迁

  卢浮宫最初是因保卫城市所建的一座城堡,后来法国王室将其作为皇宫。1204年,为了守卫巴黎,当时的法国国王腓力二世修建了一座通向塞纳河的城堡,取名卢浮宫。从为战争建立起的城堡,到后世被作为皇宫,几乎每一位卢浮宫的“主人”都在这里留下了自己的印记。

  例如,法国国王弗朗索瓦一世于16世纪中叶重修了宫殿,并收藏了包括《蒙娜丽莎》在内的当时意大利著名艺术家的作品,为卢浮宫增添了浓厚的艺术气息。亨利四世用13年时间建造了卢浮宫大画廊。艺术狂热爱好者路易十四不仅买下了当时法国最好的艺术品,将收藏数量从150件扩充到2000多件,还在建筑师勒沃和画家勒布朗的帮助下,重新装饰了金碧辉煌的阿波罗画廊,使卢浮宫更加富丽堂皇。

  1789年法国大革命爆发后,这座皇宫慢慢转化为一个博物馆。1793年8月10日,卢浮宫变身为中央艺术博物馆,正式对公众开放,连接卢浮宫和杜伊勒里宫的大画廊也第一次迎来了法国普通民众。曾经只有国王和贵族才能欣赏的艺术作品,变成了大众也能欣赏到的艺术文化财产。卢浮宫从一座帝王的皇宫,变成了人民的博物院,成为世界上最早的现代博物馆之一,为后世许多国家博物馆的建立和管理提供了参考和借鉴。

  1799年,拿破仑成为法兰西共和国第一执政。4年后他将卢浮宫中央艺术博物馆的招牌换成了拿破仑博物馆,并把当时欧洲其他国家一些最好的艺术品“搬”了进去,卢浮宫因此成为19世纪初欧洲辉煌的艺术中心。滑铁卢战败后,5000多件靠征服掠夺的艺术品陆续归还欧洲各国。

  随后的200年间,卢浮宫历经变迁。1981年,法国政府开始实施“大卢浮宫计划”,改建这座古老的建筑,美籍华裔建筑师贝聿铭的金字塔方案中标。长达8年的施工不仅解决了卢浮宫入口狭窄,让人容易晕头转向的难题,同时增加了一倍的展览空间,令其真正成为一座现代化的博物馆、艺术爱好者的殿堂。

  艺术课堂

  7月6日,因疫情防控闭门3个多月后,卢浮宫恢复开放。虽然并未开放所有展厅,但大批艺术爱好者仍欢欣雀跃,第一时间奔赴这场等待已久的“约会”。尽管与往年夏天每天4000至1万人的客流量相比略显冷清,但在卢浮宫“镇馆之宝”面前,游人依然如织。

  在德农馆二楼中间的一个大厅中,《蒙娜丽莎》被玻璃罩保护着镶在墙内,想要近距离一睹真容的人们仍然排着长队。《蒙娜丽莎》是卢浮宫的“镇馆三宝”之一,也是参观者必看的艺术品之一。蒙娜丽莎仿佛已经成了卢浮宫的形象代言人,似笑非笑,亦幻亦真,无论从哪个方向看过去似乎都在注视着你。

  在叙利馆底层古希腊雕像厅,卢浮宫另一件“镇馆之宝”——《米洛的维纳斯》(又称《断臂维纳斯》)雕像高贵优雅、挺拔优美,展示出女性特有的曲线美,再加上其谜团般的身世,使全世界为之着迷。而在德农馆,卢浮宫第三件“镇馆之宝”——创作于公元前2世纪的《胜利女神》展翅欲飞,衣裙迎风飘扬,看着她仿佛能感受到2000多年前爱琴海强劲的海风,充满着一往无前的勇气和魄力。

  卢浮宫是一个藏品的海洋,上万件艺术藏品分别在不同的展馆中展出。卢浮宫有198个展览大厅,仅绘画馆便有35个展厅,在一天时间内欣赏全部的展品几无可能。因此,卢浮宫专门根据历史时期、艺术类型或特定艺术主题为参观者贴心规划了不同专题参观路线,使其可以直奔主题,节省时间。

  这里是跨越时空界限的历史课堂。在《拿破仑一世加冕大典》这幅作品前,经常会见到一群学生席地而坐,听老师讲述1804年拿破仑在巴黎圣母院举行国王加冕仪式的历史。这样的作品已经成为人们了解和学习历史的生动素材。卢浮宫也是研习艺术史的大课堂。一代代艺术家与前人对话,摸索出自己的风格,马奈、塞尚、罗丹、毕加索都是如此。徐悲鸿、林风眠、傅雷等一批中国优秀艺术家们也曾花大量时间在卢浮宫观摩作品。

  这里让人接受美的洗礼,寻得精神共振。人们在琳琅满目的典藏中窥得创造的意义,体会艺术作品呈现出的美。

  常看常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