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国际 2020-08-23 10:34 的文章

阿瑟隆在哪外交部:美国没资格要求安理会恢复对伊制裁

一、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将于8月24日出席澜沧江—湄公河合作第三次领导人会议。李克强总理将同澜湄合作共同主席国老挝总理通伦共同主持会议,柬埔寨首相洪森、缅甸总统温敏、泰国总理巴育、越南总理阮春福将出席。会议将通过视频方式举行。

二、为纪念两国陆地边界划界20周年和勘界立碑10周年,中越双方将于8月23日在中越边界举行活动。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和越南副总理兼外交部长范平明将共同出席。

总台央视记者:你刚才发布了李克强总理出席澜湄合作第三次领导人会议的消息。中方如何评价当前澜湄合作发展?对此次会议有何期待?

赵立坚:中国同湄公河国家是好邻居、好伙伴、好兄弟。澜湄合作是由六国共商、共建、共享的新型次区域合作机制。该机制启动4年多来发展迅速,机制建设日益完善,合作领域持续拓展,发展动力不断增强,给六国人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益。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六国守望相助,互施援手,有效遏制了疫情蔓延,为东亚乃至国际抗疫斗争作出了积极贡献。同时,六国克服疫情影响,务实合作持续蓬勃发展,为各国复工复产和区域经济复苏提供了助力。

本次会议原拟于今年初在老挝万象举行,受疫情影响推迟。各方一致认为,有必要以灵活方式尽快举行会议,结合当前新形势,及时为澜湄合作提供战略指引。中方对会议高度重视,李克强总理将同各国领导人一道,梳理合作成果,总结合作经验,全面规划未来合作蓝图,特别是水资源、互联互通、公共卫生等重点领域合作,增进流域各国人民福祉,促进地区和平稳定与繁荣。

环球时报记者:8月20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向本月安理会轮值主席致函,正式要求启动安理会第2231号决议规定的“快速恢复制裁”机制,并宣称30天内安理会将恢复以往全部对伊制裁措施。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赵立坚:中方注意到美方致函。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已表明中方立场。我们多次强调,美国单方面退出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已放弃作为全面协议参与国的权利,没有要求启动“快速恢复制裁”机制的资格。全面协议参与方和绝大多数安理会成员都认为,美方要求不具任何法律基础,“快速恢复制裁”机制并未启动。据我了解,包括中国、俄罗斯、英国、法国、德国、伊朗等有关各方已致函安理会主席,英法德三国外长也发表声明,对美方举动表明反对态度。

美国要求安理会恢复对伊制裁,完全是出于实现自身政治目的的政治操弄。美国背信弃义,退群毁约,损害多边主义和安理会权威,破坏国际核不扩散体系。美方推动决议也好、向安理会致函也罢,都不能为上述行径披上合法外衣。8月14日,安理会就美国提出的延长对伊武器禁运决议草案进行表决,13个安理会成员明确不支持这份决议草案,美国仅得到1票支持,被空前孤立。这充分说明,美方单边立场同国际社会的广泛共识背道而驰,美方破坏全面协议的企图不可能得逞。我们敦促美方不要再一意孤行,冒天下之大不韪,否则必然再次碰壁。

解决伊核问题靠的是平等对话和坦诚协商,从来不是制裁施压甚至军事威胁。中方始终愿从维护全面协议和安理会决议权威、维护国际核不扩散体系、维护地区和平稳定出发,同有关各方一道,共同找到妥善解决办法,推动伊核问题政治外交解决进程。

塔斯社记者:据美国新闻网站Axios报道,美总统军控事务高级特使比林斯利表示,美方在有关中国参与军控谈判问题上的立场有所改变,美方已放弃要求中国加入当前的军控谈判,现在的目标是先同俄方就新START条约延期达成一致,之后再向中国施压,要求中方加入新一轮谈判,最终达成新军控协议。请问中方有何评论?

赵立坚:中方无意参加所谓的“中美俄三边军控谈判”,这一立场是明确和一贯的。新START条约是美俄间仅存的重要双边核裁军安排,条约的存续不仅事关美俄战略安全,还关系到全球战略稳定。中方支持美俄就新START条约保持对话,推动条约顺利延期,促进国际和平与安全。

同时,作为一项原则,拥有最大核武库的国家有义务按照国际社会的共识,切实履行核裁军特殊、优先责任,进一步大幅削减核武库,为其他核武器国家参加多边核裁军谈判创造条件。

中新社记者:据报道,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中国在全球各地建立600个“人才招聘站”,并将目标锁定美国及其他发达国家的顶尖技术人才。中国军方也通过上述网络招募人员。报道还称,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务院为这项研究提供了部分资金。中方对此有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