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财经 2022-11-03 09:44 的文章

天偿星愿告别背夫:“高原孤岛”墨脱迎来新生活

新华社拉萨电(记者林建杨、吕秋平)在一条连马都不愿前行的崎岖山路上,一位背夫身背一台洗衣机,翻过海拔4600多米的垭口,一步一步地走向位于喜马拉雅山脉南麓的家。多年前一部纪录片中的镜头,定格了位于中国西藏自治区“高原孤岛”——林芝市墨脱县的一代背夫的形象。

藏在大山里的墨脱,自古交通阻塞,物资奇缺。背夫和马帮曾是墨脱通往外界的主要交通运输方式。全县上下需要的重要物资,从盐巴到粮食、从药品到课本,只能靠人背马驮。

但在过去的近十年中,背夫们逐渐从艰辛前行的山路中消失,如今已找不到他们的身影。这得益于当地飞速进步的基础设施建设,也得益于产业振兴、民生改善的发展成果。

背夫向往好日子

出生于1974年的门巴族汉子单增江措来自墨脱县墨脱镇墨脱村,是三兄弟里的老大。因为家里生活条件差,他12岁就开始做背夫,没上过一天学。

由于没通公路,成群结队的背夫们需要翻越雪山,沿着羊肠小道走上四五天才能抵达距墨脱最近的城镇——米林县派镇(曾被称为“派区”)。路上,他们或者借宿村民搭的帐篷,或者睡在石头缝里。

在派镇,单增江措第一次见到宽阔的马路,第一次见到汽车、摩托车,第一次见到电视机。这与墨脱完全是两个世界。

“当时我们的家乡什么都没有,连电都没有。”他回忆说。

单增江措曾为当地供销社背过日用百货,为建筑工地背过水泥、钢筋,重量由最初的一次60多斤增加至最多200斤。

他还曾把香肠、香烟和除草剂等背回墨脱零售。在派镇卖7元钱一斤的香肠,背回家就可以卖25元一斤。

单增江措用做背夫和零售货品攒下来的钱,先后买了水力发电机、收录机、电视机和洗衣机,并一一背回家。这台发电机直到后来当地水电站投入运营才退出历史舞台。

“虽然当背夫很辛苦,但我希望我家人也能像外面的人们一样,用上家用电器,过上好日子。”单增江措说。

公路带来新希望

因为交通不便,当地去市里读书的孩子只能跟大人一样跋涉数日去学校,得了重病的病人也只能用担架抬着或者肩扛的方式送往大医院。

现年59岁的墨脱县背崩乡背崩村村民向嘎至今记得,1986年,墨脱有人突发重疾,他和另外10多位背夫轮流背着病人去林芝市区就医。

“他的体重大概170斤以上,我只有120斤。每个人背半个小时左右,然后换人。但有一段路,我背了两个小时。”向嘎笑着说。

墨脱县人民医院副院长加央说,那时候当地医疗条件十分有限,突发重疾者或意外重伤者只能简单处理后,转到林芝的大医院救治。由于转运时间长,曾有重伤者不幸在途中去世。

他说,由于长期负重,墨脱的不少男性居民患上了强直性脊柱炎和膝关节病。

从20世纪60年代起,政府多次投资修建通往墨脱的公路。但因地质结构复杂,自然灾害频发等因素,公路屡建屡毁。

2013年10月31日,全长117公里的墨脱公路终于贯通运营。墨脱结束了不通公路的历史,车辆和农用机械得以进入,孩子们可以乘车上学,病人也可以坐车去大医院,墨脱县人民医院还配备了救护车,肩挑背扛的时代成为历史。

加央说,随着交通的改善,医院引进了CT机等大型设备,现在市里大医院能做的检查基本都能在墨脱县完成,医疗条件大幅改善。

“2013年以前,医院门诊一天也就接待10来个病人。去年,我们的门诊量已经超过3万人次。”加央说。

墨脱公路通车的第二年,大量建筑材料涌入墨脱,当地安居房建设正式启动。随后的几年,墨脱群众搬进新居,大部分建房费用由政府承担。

墨脱县委书记魏长旗说,公路的开通极大方便了墨脱人民的出行,保障了当地民生和建设需要的物资,充足的物资供应还平抑了物价,提升了老百姓的生活水平。

扛起振兴新重任

去年5月,第二条通往墨脱县的交通要道——派墨公路全线贯通。待派墨公路通车运营后,林芝市区至墨脱县的公路里程将由原来的346公里缩至180公里,通行时间缩短8小时左右。目前,墨脱县8个乡镇、46个行政村实现全部通车。

“墨脱曾被称为‘高原孤岛’,有人曾用四个字评价墨脱:穷、难、苦、旧。俗话说,要致富先修路。交通对墨脱人来说非常重要,也是墨脱人感触最深的一点。”魏长旗说。

他说,背夫是墨脱特定历史环境下的一个特殊职业,它的消失是社会进步的表现。“但是背夫们吃苦耐劳、穷则思变的进取精神,会一直伴随墨脱的乡村振兴之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