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财经 2022-04-05 09:13 的文章

随便摸求包养从一件衣服看纺织业如何攀登价值链上游

传送带联动多个楼层,工人与智能设备高效协作,染色车间内成套装备全封闭、静悄悄运转……走进申洲国际宁波工厂,满眼尽是繁忙景象。

无论纺织业圈内,或是制造业大类中,申洲国际都是“另类”的存在:服装代工厂如何做到这么高利润?制造业车间靠什么留住数万年轻人?如何让别人眼中的“夕阳产业”攀登价值链上游?

净利润率达到20%的纺织代工厂

宁波市北仑区甬江路上,一块两米多高、砖红底色的企业门墙略显陈旧,这是每天产出约85万件成衣的申洲国际宁波工厂。算上安徽安庆、浙江衢州以及越南、柬埔寨等地工厂,申洲国际每天产出约200万件成衣。

它为优衣库、耐克、阿迪达斯、彪马等服装品牌代工,全年营收规模超过200亿元,并且连续多年净利润率达到20%。这颠覆了业内外认知:一家服装代工企业,怎么能有这么高利润?

“决定利润的是供求关系。”申洲国际集团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马建荣说。他从13岁当纺织厂学徒,到执掌企业持续壮大,40多年来见证了我国纺织业不断攀登价值链上游。

说到企业核心竞争力,马建荣并不避讳。他说,全球服装市场“快时尚”趋势中,申洲国际的供货能力具有绝对优势。尤其在全球疫情背景下,这种能力就是附加值。

所谓供货能力,可以简化为两个字:一是“快”,业内交货周期超过3个月,申洲国际仅需45天,最快可在15天内;二是“稳”,通过纵向一体化生产、全球化布局,企业能更好应对供应链与贸易环境的不确定性。

马建荣介绍,2005年上市以来,企业过半的利润用于引进和研发设备,目前正投资数十亿元进行数字化改革。此外,在2008年企业就开启全球化布局,稳固全产业链,提高抗风险能力。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浙江服装外贸企业数以千计,制造一件衣服的毛利率长期徘徊在10%到20%之间,净利润率则往往不足10%。随着近年产业转型、进一步集中,我国纺织业在全球价值链中不断攀向上游,申洲国际就是其中典型。

为年轻人提供稳定而体面的工作

“我在厂里上班十年了,不用犯愁年后去哪里打工。”今年28岁、来自云南昭通的车间工人罗吉仙,熟练地处理着智能设备传送来的面料。今年春节,她和厂里80%以上的员工一样,选择留在宁波过年,支持企业防疫、赶订单。

申洲国际执行董事、副总经理陈芝芬说,企业在全球有9万多名车间工人,其中国内员工来自14个省区市,但每年的流失率不到3%,远低于制造业及同行业平均数据。

一些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业工厂纳闷,申洲国际靠什么留住数万员工?如何让年轻人愿意留在车间?

“制造业与年轻人并不冲突。”在申洲国际工作31年、从制衣工做到副总经理的陈芝芬坦言,年轻人不能被贴上“浮躁”的标签,他们也向往稳定而体面的工作。

投入上亿元打造员工食堂,每年包300多辆大巴车跨省接送员工,格外关照外地员工……在申洲国际,“把员工排在第一位”是传承至今的发展理念,落实在经营管理的每个角落。

到申洲国际之前,来自安徽阜阳的赵金龙在多家工厂上过班,但没有一家超过半年。他最终在宁波工厂稳定下来,已经工作4年多。

“因为在这里有归属感。”赵金龙想起,今年1月初,厂里出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千名员工因此被隔离,其间公司为集中隔离员工提供每天500元特别补贴,为居家隔离员工提供每天250元特别补贴,员工感觉很温暖。

“做好一件衣服,已经蛮不错了”

工业用水在全封闭管道内流转,6万吨污水处理系统、1万吨中水回用系统日夜运行……2020年至今,申洲国际再次投入5500万元升级工艺,完成后排放COD浓度控制在50mg/L以下,每天中水回用量达1.8万吨,年节约水资源540万吨。

曾有一段时间,纺织业被认为是污染压力大、利润空间窄、前景黯淡的“夕阳产业”“低端产业”。

在业内看来,申洲国际有许多轻松的跨行业、赚快钱的机会。比如以低利率融资数百亿元,再转手出去赚差价,或者投资做房地产、金融。事实上,申洲国际不但没有跨行业投资,甚至连自身品牌也不做,专注深耕制造环节。

“做好一件衣服,已经蛮不错了。”被问及为何只做代工,马建荣坦言,这份专注力来自创业者的守业情怀,更来自对产业的理性看好:制衣是有庞大市场的刚需产业,确实有不少纺织企业因污染被关停并转,或因成本高而难以为继,但这往往是企业发展方式遇到瓶颈、缺乏竞争力,而不是产业本身出了问题。

他告诉记者,早在2000年,申洲国际刚从负债转为盈利,就决定将3000万元利润用于建设污水处理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