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财经 2020-10-28 14:28 的文章

丁月卉煤制油气“战略储备”项目全线亏损(记者调查)

 

  宁煤煤制油
  资料图片

 

  “开发煤制油,对于填补供油体系空白意义重大。但随着产业环境变化,原油市场面临结构性过剩,来自石油化工的竞争加剧,一批成本较高、竞争力较弱的煤制油化工企业,将遭遇生存危机。”

  “经过10余年攻关,煤制天然气行业已总体掌握成套技术,并能够提供可复制、可推广的天然气补充供应方案。但目前,煤制气面临全行业亏损,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困难,长此以往难以为继。”

  在稍早前举行的“2020(第九届)中国国际煤化工发展论坛”上,国家能源投资集团总经理助理张继明、中国大唐集团副总经理张传江先后发言,直指煤制油、煤制气行业面临的严峻生存现状。值得一提的是,两位发言者所在的企业分别是我国煤制油、煤制气行业的典型代表,均承担着各自领域的国家级示范项目建设任务。

  作为国家能源战略技术储备和产能储备,煤制油、煤制气肩负保障国家能源安全重任。但面对当下的发展困境,投入巨资建成的项目不得不转产其他产品,部分已获批项目也不得不放缓建设节奏,有的甚至已经处于停建状态。多位专家强调,若没了项目支撑,煤制油、煤制气的“战略储备”功能将大打折扣,最终将危及国家能源安全。

  “作为首个国家级煤制气示范,项目投产近10年仍未盈利。为了活下去,不得不联产甲醇、乙二醇等其他产品” 

  业内普遍认为,适度发展煤制油、煤制气产业,既能推进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又能增强国家能源安全战略技术储备和产能储备。在此背景下,国家能源局于2017年印发《煤炭深加工产业示范“十三五”规划》(下称《规划》),明确了“十三五”期间新建、储备项目名单。《2020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进一步要求,“有序推进国家规划内的内蒙古、新疆、陕西、贵州等地区煤制油气示范项目建设”。

  但据记者了解,行业实际进展与规划有很大差距:目前全国已建成煤制油项目9套、产能921万吨/年,煤制气项目4套、产能51.05亿立方米/年,均远低于《规划》制定的“十三五”末总产能分别达到1288万吨/年、251亿立方米/年以上的目标。

  “特别是煤制气项目,规划的5个新建项目都没有按计划建设。其中,苏新能源和丰、北控鄂尔多斯项目虽已获得核准,但建设已近乎停滞;山西大同项目已完成环评批复,但尚未上报核准申请;安徽淮南项目仍在推进前期工作;新疆伊犁项目的部分产能已被企业调出规划。”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除了新建项目,在役项目的现状同样堪忧。石化联合会煤化工专委会统计数据显示,截至9月底,煤制油、煤制气产业的主营业务分别亏损39亿元、12.1亿元。多位业内人士进一步向记者证实,由于产品市场竞争力差,很多项目不得不将部分油气产能转产联产。

  “大唐克旗项目作为首个国家级煤制气示范,项目投产近10年仍未盈利。为了活下去,不得不联产甲醇、乙二醇等其他产品。”上述知情人士透露。

  另一煤制气企业代表——新疆庆华集团副总经理杨立先称,庆华项目核准产能55亿立方米/年,早在2013年底,一期13.75亿立方米就已建成投产。“但二期至今也没有动工,目前正在调整方案,尝试将煤制气与烯烃相结合。虽说‘牺牲’了一部分天然气产能,但起码能缓解经营压力。”

  张继明表示,在低油价、供应宽松及石化产业竞争加剧等背景下,采用原有产品方案的煤制油项目面临“投产即亏损”的境遇,在役项目也需尽快提升产品质量。“除了油品,还可向高端合成材料、含氧化合物等领域延伸。”

  “项目转产联产,实质上就失去了搞煤制油气的意义。技术好不容易通了,装置不能废掉,否则储备的意义何在?”

  石油和化学工业规划院党委副书记白颐表示,在研究“十四五”规划编制期间,多位专家关注到煤制油气企业“另寻出路”的现象,并因此提出“如何才能让煤制油气项目稳定作为‘战略储备’生存下去”的关键问题。

  白颐称,从技术层面看,煤制油气已经取得较大突破,工业化程度较好。“但要真正发挥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作用,光有技术、没有产能是不行的。项目转产联产,实质上就失去了搞煤制油气的意义。技术好不容易通了,装置不能废掉,否则储备的意义何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