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财经 2020-08-25 10:01 的文章

程洪峰第三批药品集采开标拟中选药品平均降价53%

8月20日,采购规模达数百亿元的第三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在上海开标,并产生拟中选结果。本次采购共有189家企业参加,产生拟中选企业125家,拟中选药品品规191个,平均降价53%,最高降幅95%。

涉及糖尿病、高血压等大品种

本次采购共纳入56个品种,品种数量接近前两批之和,涉及糖尿病、高血压、心血管、抗感染、肿瘤等疾病用药。一些临床用量较大的品种如二甲双胍备受关注,44家药企参与了该品种投标。最终,55种药品的191个品规中选。

从第三批开始,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常态化运行,集采规则、政策体系、工作机制已基本定型,并进一步巩固和完善。与第二批集采相比,第三批采购规则仅做微调优化,最大可中选企业数量从原来的6家,进一步增加到8家。阿莫西林、头孢地尼、头孢克洛、克拉霉素等抗生素和注射剂品种的约定采购量相对其他品种缩减,以控制临床抗菌类药物使用,推动药品合理使用。同时,品规更多,更加能满足人们的用药习惯。

此次集中采购坚持“国家组织、联盟采购、平台操作”的总体思路和工作机制;坚持带量采购、招采合一、确保使用;坚持高质量标准,第三批集采仍将通过质量一致性评价作为仿制药入围的条件。

当天,开标现场济济一堂,参加企业数量多达180多家,超过前两批参与的数量。多家原研药企业积极参与集采,给出了降幅较大的有效报价,最终3款原研药入围,降幅最大的超过90%,受到人们关注。本土仿制药企业参与度非常高,一些产品申报企业数量创新高,如二甲双胍、卡托普利、孟鲁司特钠等,参加报价的企业多达七八家,甚至几十家。拟中选率也较高,三分之二的申报企业入围。

原研药企业诺华制药有关负责人介绍,企业有2个产品参与投标,一个是高血压药物纈沙坦,商品名代文,一个是糖尿病药物维格列汀口服常释剂型。虽然没有入围拟中选名单,但企业积极应标,在有效的申报价范围内报出价格。

挤出虚高水分,质量有保证

二甲双胍、卡托普利是竞争激烈的两大品种,在大量厂家报价后,最低价达到每片1分4厘、5厘钱。很多人会问,低至1分钱的价格是否过低?质量有没有保证?

实际上,1分钱不是我们买药用的价格,而是每片/粒的价格,是药品用于申报竞价时的最小制剂统计单位,以方便比价。买药时的价格是一盒或一瓶,有几片、几十片等各种规格,总价是几元钱、几十元钱不等。由于参与集采的药品要求是原研药或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这意味着国家药监部门已对这些药品进行了质量认证,即使价格降低,质量监管要求也不可能降低。

记者对比集采文件给出的二甲双呱、卡托普利限价最高有效申报价,大部分都在每片2分钱、3分钱左右,价格也不高。根据规则,最高有效申报价采用的是市场平均价格,国家组织的药品集采确保了中选药品的市场份额,在这种情况下,药价再降低一部分,减掉不需要开展的销售环节成本,完全可以靠规模效益实现薄利多销。

而关于质量的问题,记者了解到,参与集采的药品均通过了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很多拟中选产品在国外进行过质量认证,给自己的产品贴注质量过硬的标签,并在国外市场销售,占据较大的市场份额,有些产品价格甚至低于国内中选价格。

齐鲁制药在此次集采中8个品种入围名单,涉及肿瘤、心血管系统等治疗用药。目前,齐鲁已经有38个通过一致性评价的药品,是通过一致性评价产品最多的厂家。此前,齐鲁已有一些药品在国外销售,占据较大的市场份额。

齐鲁制药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齐鲁很早就明确,迎接仿制药微利时代的到来。因为仿制药不同于创新药,没有研发成本,所以价格较低,但药效、安全性均已确认。在此前两轮集采中,齐鲁均有产品中选,产品完成量均超过约定用量,得到了患者的认可。

值得注意的是,在集采中收益较大的厂家往往是产品过评数量较多的大厂家,它们规模较大,品种较多,同时往往手握原料药,并有多个创新药品、首仿药品,综合实力较强。在此前的集采中也有产品中选,反响不错。

北大药学院教授史录文认为,我国上市药品都是按严格的程序生产,尤其老产品经过千锤百炼,通过仿制药一致性评价,质量完全可靠可控。同时,在临床上也要合理用药,确保患者用药安全。

仿制药价廉物美,替代原研药效应明显

在拟中选名单中,大部分原研药因报价过高未中选,被国内仿制药取代。

由于这些仿制药有一致性评价的质量认证,但价格很低,有些药品价格仅为原研药的百分之几,业内将这种现象称为仿制药替代。